一三五、你的設限可能有誤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我發病後幾年,我開始想著,可能這一輩子就一個人過了。結婚對我和另一個人來說太沉重。傳宗接代更是我很害怕的難關,因為我連自己都顧不好了,怎麼去照顧一個家庭。

有些事就是如此讓人摸不著頭緒,生病前我有一位固定交往的對象,他遲遲沒有向我求婚。反而是我生病幾年後身邊的異性朋友,有些是原本的舊相識、有些是新朋友,當他們一個、兩個、三個都在知道我病情的狀況下還提出進入婚姻的想法,讓我非常詫異。回想起那陣子,我常常在家門口上演跳車的戲碼。不是真的特技表演,是很害怕對方說出一些我招架不住的話,所以趕快開車門逃離。

其中有一位讓我印象最為深刻,他雖然沒跟我求婚,但行徑嚇壞我了。由於是朋友希望我能跟他見一面,我們就只是出去吃個飯,他問我在家都喜歡做些什麼?我跟他說了我很喜歡閱讀,等他開車送我回家後,車停路口,不斷說他想去我家看看我的書,我一直說改天吧,因為當時我一個人住,怎麼可能讓一個只見一面的人進家門?接著我迅速開車門跳車離開了。後續當然我沒繼續跟這個人連繫,也是從那一次開始,我發現其實我內心還是想要有個家、有個可以停靠的地方。

因著如此,我開始正視結婚的可能性。我也開始跟想跟我在一起的人說明我的情況。或許我的外在條件都有加到分。但是當提起病情後,我也察覺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越是跟我疾病有接觸經驗的人越是退怯。其中一位是在台大擔任藥師,另一位他的母親是自殺身亡,所以在我揭露了自身的狀況後,我才明白,他們要面對的不是我,而是他們心中的陰影。

所以我不再設限,終於懂了每個人的生命議題不同、害怕的事情也不一樣,過去我誤會了要自己一肩扛起重擔,其實不然,也有很多人知曉後仍舊願意與我同行一段的愛情。我想告訴在病中的每個人,不要覺得生了病就不可以怎麼樣、不應該怎麼樣。可不可以、應不應該中間可能摻雜我們對人性的誤解。你只要試著去建構自己所想要的生活、盡情勾勒所盼望的畫面,然後接納一切發生在身上的事情,終究會有股力量成就心中的圓滿。

140會員
257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