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去算命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至今,我總共算過三次命。

第一次是2022年,也是我人生初次接觸紫微斗數的一年,因為同事相揪,雖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鬼玩意兒,但因為愛哭愛對路,於是兩千塊就義氣相挺,灑脫的揮霍出去了~

在此之前,我只聽過人類圖與星座,而且還只有太陽星座。

所以原則上,第一次的論命經驗,就是好玩成分100%。

那次我們一行四人相約在珍珠奶茶很貴很有名的那間店叫什麼來著...喔對了,是春水堂...

為什麼約在那兒呢?因為老師是個保險業務員,兼職命理師XD,所以沒有什麼很正式的論命據點。

那麼,第一位老師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男),印象中穿的有點仙風道骨,可能這樣比較有命理師的感覺(是說,我以後比較想要穿比基尼論命)。

或者開間酒吧論命館,夜間限定,但不只限定論命(?)

咳、好,拍謝離題了。

總之,大體上的記憶就是老師本人頗年輕,也是有點幽默幽默的,跟印象中的古風論命師完全不一樣。

我們每個人輪番上陣聽著老師的講解,具體都講了些什麼,其實也忘的差不多了,印象最深刻的是關於我爸跟感情這兩件事。

就是講到大概什麼時間點我爸會離開,還有感情會容易有第三人(乾)

於是,化忌在父母宮的我,就開始緊張了(至於感情就讓他去吧~記得拿錢就好XD)。

這件事變成了我開始學命理學最初始的源頭

只能說戳到我最大的痛處了吧,畢竟無怨無悔對我這麼好的男人,此生應該是不會有第二人。

因為不願意相信、也不想相信老師講的是真的,所以我想要自己學會看,我想去否定,我不想被老師說的話主導然後過得戰戰兢兢。

或者說,這種抗拒源自於恐懼,如果我可以自己親自學習並且去了解,那麼我就有可能透過自已的消化與頓悟與之和解。

如果事件終究有高機率發生的機會,我可能必須學會的是在到來之前,把握能夠與家人相處的珍貴時間(當然任何重要的關係都是)。

若我從此時此刻就開始實踐這件事,那老師究竟算的準與不準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已經盡力去做我能做到的,沒有愧對,沒有後悔。

還好老師說的時間雖不遠,但也不會太早,所以我現在才有餘裕邊學邊在這邊寫寫點文章。

無論如何我都很感謝這位老師,對我人生起了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關鍵點,雖然他本人很可能早就忘了我是誰,也忘記對我說過什麼話,更別說我一開始根本就是玩樂心態100%。

你要說這是偶然嗎?

當已經有點命理學基礎的我,回過頭來看,我會跟你說,配合著我的命盤,它就是高機率會發生的事件罷了。

就算老師只是在畫唬爛,那也是劇本的安排,亦即蝴蝶效應,世間的大小事都是環環相扣的囉。

不這樣,我要怎麼轉入下一個大運,繼續下個十年截然不同的劇本呢(菸)

然後...沒有然後,我愛睏了,下回再繼續,大家晚安XDD


人類所知有限,但想像力無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