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一直在尋求更強大的武器——「神經毒劑」就是一個例子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恐怖分子一直在尋求更強大的武器,就算是毒氣也不例外。金正男遇刺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金正男是北韓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哥哥,無法登上權位的他似乎也感受到了危機。君王為鞏固自身權力殺害自己手足、親信的例子,在歷史上層出不窮。金正男流亡海外時為了從馬來西亞入境澳門,曾前往吉隆坡機場,他站在報到櫃台時被兩名女性從後方襲擊,以手摩擦他的臉部,事件就這樣發生了。雖然金正男立刻感到不適,迅速去洗了臉,但一定是有什麼東西跑進眼睛了。不舒服的感覺逐漸變成嚴重刺痛,之後他被送往醫務室,但那種痛感是在機場無法處理的,於是在愈來愈巨大的痛楚下,金正男在送醫途中宣告不治。

raw-image


  這是較近期發生的事件,又與北韓有關,因此獲得了媒體的大肆報導。2017 年2月,金正男在吉隆坡機場被有機磷化合物劇毒之一的VX神經毒劑毒害身亡。VX神經毒劑和我們目前介紹過的伊拉克化學武器、奧姆真理教的沙林毒氣是同系列的劇毒,然而殺傷力更強,可說是只在電影裡才能見到的物質。換言之,要是暴露在這種物質下,從藥理學角度來說會過度刺激副交感神經,最終使人喪命。

 

  但為什麼那兩位摸了金正男臉的女子會平安無事呢?雖然有許多種解釋,但最大的差別是那兩位女子是以手碰到劇毒物質,而金正男則是臉部直接接觸。我們的身體覆蓋著厚厚的皮膚,無論如何是一個受到皮膚保護的獨立空間,外面的物質很難進入這個空間。但人在睜開眼的瞬間,就失去了皮膚的保護,準備接受由外而來的物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會覺得眼睛刺痛,也應該經常清洗眼部的理由之一。當然金正男清洗眼睛的速度也不亞於兩位女子出手的速度,但那已是超過致死量的VX神經毒劑透過眼睛進入他體內之後的事了。

 

  根據報導,金正男某種程度上已經預想到自己會遭受這種形式的毒害。他死後隨身物品中被發現攜帶了毒氣的緊急解毒劑,也就是前面提過的阿托品。不過為時已晚,醫療團隊同樣也緊急注射了阿托品,但他最終還是命喪黃泉。

 

阿列克謝.納瓦尼中毒事件 

  恐怖分子一直在尋求更強大的武器,就算是VX神經毒劑也不例外。雖然VX神經毒劑已經是非常危險的劇毒,但人類依舊研究出了更強烈的毒藥。據逃亡海外的科學家表示,俄羅斯曾頻繁進行這類研究,而他們把這種毒藥稱為「諾維喬克」(novichok)。諾維喬克在1980年代開發出來,暗中被偷偷使用著。而諾維喬克在2020年引發了再次使世界變得紛紛擾擾的事件:俄羅斯的在野黨大老,同時也是弗拉迪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 政敵的阿列克謝. 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中毒事件。

 

  納瓦尼預定在2020年8月20日搭乘俄羅斯的國內線班機由托木斯克(Tomsk)飛往莫斯科。雖然是國內線,但因為俄羅斯領土廣闊,仍然需要三小時左右,屬於相較長距離的航線。不過在飛機起飛的同時,納瓦尼便感到不適,開始嘔吐,接著很快便昏厥失去意識。那時飛機才剛離地十分鐘而已。因為飛機還要再過2小時50分才能著陸,所以這很明顯就是一場死亡飛行。

 

  但無論如何,緊急狀況還是有需要依循的程序。機長先向乘客告知目前發生緊急狀況,然後急急忙忙在最近的鄂木斯克(Omsk)機場降落。接著便將納瓦尼交給待命的急診團隊。

 

  失去意識的納瓦尼被緊急送往鄂木斯克的醫院,但那已經是在他昏迷的兩小時之後。他當時的症狀留有詳細的紀錄,簡單來說就是大量出汗且呼吸不穩,需要透過呼吸器才能維持呼吸。還有心跳過慢也是問題之一,而他的瞳孔也對光沒有反應,體溫只有攝氏34度。

 

  這是典型自律神經紊亂時的症狀,嚴格來說是副交感神經過度活躍的狀態。他中毒了。他的家人聽聞消息連忙趕來,表示不能讓納瓦尼在俄羅斯中心的醫院接受治療,他們四處打聽德國醫療團隊。幸好有德國的醫療團隊願意接手,於是到那時都還仰賴呼吸器延續生命的納瓦尼終於被轉送至德國,開始接受治療。那是他昏迷的31小時之後。

 

  最初使用的解毒劑是雙復磷(obidoxime),它跟前面提到在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中有很大貢獻的解毒劑——解磷定是類似的物質。1995年的日本和2020年的德國所使用的藥物都很類似。只不過納瓦尼有得到稍微更妥善的治療。首先經過血液檢查後發現使用雙復磷等農藥解毒劑意義不大,因此又使用了阿托品。他們持續觀察病人的病況,在十天內持續給予阿托品,最後納瓦尼的意識終於恢復了。隨著體溫上升,醫師便開了泰諾(Tylenol)等退燒藥,並追加麻醉止痛劑的處方,以減輕他的痛感。

 

  在這之後納瓦尼迅速恢復了健康。納瓦尼知道自己中毒後保住了性命,於是同意授權將此事件的相關資訊以論文發表。站在德國醫療團隊的立場,自然很感謝納瓦尼同意公開醫療資訊,而納瓦尼對於救了自己的德國醫療團隊也非常感謝。不過,未來還是存在諾維喬克中毒的可能性,除了納瓦尼自己以外,其他人也可能受到諾維喬克的威脅,所以留下諾維喬克解毒劑的相關資訊是聰明的選擇。

 

  2020年12月22日,當人們還在新冠肺炎和聖誕節連假之間煩惱的時候,知名國際學術期刊《刺胳針》(Lancet)公開了標題為〈諾維喬克神經毒劑中毒〉(Novichok Nerve Agent Poisoning)的短論文。在這篇獲納瓦尼同意公開的論文中,詳細記錄了44歲的男性患者(納瓦尼)在當年8月因諾維喬克毒劑中毒後的症狀和治療過程。這種高階資訊對於在相關領域開課的我而言,也是彌足珍貴的資料。2022年6月,目前的納瓦尼已經回到俄羅斯,正因各式嫌疑入獄當中。不過他一直到最近都在進行反烏克蘭戰爭的相關運動。——摘自臉譜出版《戰爭與藥物》


76會員
346內容數
離開地面,是永恆的現代性,理當有文學來捕捉人類心靈最躍動的一面。 --詹偉雄×臉譜出版 山岳文學書系 meters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