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開啟小鈴鐺通知
檢舉內容
釀影評|《靠譜歌王》:只有我記得的寶藏

2019/07/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靠譜歌王》是丹尼.鮑伊和李察.寇蒂斯聯手的新作,描述一名不得志的創作歌手,碰上了一個奇蹟。那晚,全球大停電 12 秒,許多東西都消失了,它們從沒發生過,例如綠洲合唱團、可口可樂、哈利波特,以及,也從沒有過披頭四。
當主角馬利克發現一夜間,披頭四從歷史上消失,困惑的他開始彈唱披頭四的作品(得很用力把歌詞記回來),先在家鄉小鎮表演,因為獲紅髮艾德喜愛,有了站上更大舞台的機會。馬利克爆紅,人人著迷地傳唱這些歌曲──全是披頭四作品。
表面上看來,《靠譜歌王》是個關於「拿別人作品爆紅失去原本純樸生活與舊愛回歸初心」的載滿人生警句的溫馨作品。但《靠譜歌王》的創意,其實還可以激發不同的思考:
1.「好作品」就一定會成功嗎?
電影中,乏人問津的馬利克,轉而表演披頭四作品,一度讓好友眼睛為之一亮,但在小鎮演出時,其實未曾引起注意。是大明星紅髮艾德把馬利克帶到全球巡迴當暖場,才受觀眾注意,又在會後的即興創作,引起經紀人注意。而這名被電影描繪得市儈的大牌經紀人,是真正將馬利克捧成巨星的。就像《樂來越愛你》中,艾瑪.史東的角色努力多年仍只能在小貓兩三隻的社區劇場,是某一天台下坐了王牌劇場人,才讓她一躍成全球巨星。
創作,當然有絕對好壞,但從釐清「曲高和寡的好」和「(這個時空)可以大紅的好」,到抓住後者,到將之帶到會喜愛的人們面前,整個過程是極龐大的學問。
當我們感覺自己與全世界一同擁抱著某作品時,這些作品其實比想像中更脆弱,一整路過來,只要一個環節失能,它就可能「從來沒有存在過」。從這個角度重新看「披頭四從沒有存在」,不再是荒誕的狂想,這是宇宙裡機率非常大的一個選項。如同此刻,有很多、很多你原本會深愛的事物,不曾也將無法被渡進你的世界,它們是對你而言不存在的東西。
2. 莫札特與薩里耶利(Salieri):
關於這兩人的微妙關係,在米洛斯.福曼的電影《阿瑪迪斯》裡有生動的描述。薩里耶利把莫札特看為眼中釘,不惜動用關係只為了讓莫札特失寵;然而那不是單純的眼紅,薩里耶利比任何人都看得出莫札特的超凡天才,薩里耶利的惡行或許更可看為某種對上帝的抗議,「為什麼祢沒給我這樣的才華?」──表面上最大的敵人,竟是世界上唯一的知音,這段關係成為耐人尋味的悖論。
當馬利克與紅髮艾德即興創作較勁,紅髮艾德聽了馬利克拿出來的披頭四作品時,說了一句「你是莫札特,我是薩里耶利」。儘管劇情裡艾德是慷慨地讓出光環,但電影仍拋出了有意思的思考:創作者或許渴望作為莫札特,但你也有你的薩里耶利嗎?若天分無法被正確度量,擁有了,又怎麼樣呢?當人們無法分辨「好」與「最好」,創作者面對「其實不懂你有多厲害」的樂迷,是怎樣的心情呢?
陳潔曜
陳潔曜和其他 9 人喜歡這篇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以曦
黃以曦
159追蹤者
64內容數
影評人,作家,著有《離席:為什麼看電影》《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尤里西斯的狗》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