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釀專題|《駭人怪物》:誰才是害人/駭人怪物?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駐韓美軍科學家命令下屬將廢棄甲醛倒入漢江銷毀,多年後,漢江出現神秘巨型生物⋯⋯;強斗和他的父親以及女兒賢書在漢江河畔經營小雜貨店,賢書的叔叔南一畢業後苦尋不著工作,成天借酒澆愁,她的姑姑南珠則是韓國射箭團體一員,多次獲獎,但老是與金牌無緣;某日,漢江裡的生物爬上岸,突然對圍觀群眾展開攻擊,造成無數死傷;強斗在逃難過程,眼睜睜看著女兒賢書遭怪物擄走;韓國政府即刻派軍警封鎖漢江,宣稱怪物帶有跟 SARS 相同病毒,隔離所有接觸過怪物的群眾;強斗以為女兒已死,卻在某天晚上接到賢書的求救電話,表示自己被困在巨大地下水道中;為拯救賢書,強斗一家逃出管制區,希望能找到怪物巢穴⋯⋯
我永遠忘不了多年前第一次觀賞奉俊昊導演的《駭人怪物》時的震撼心情(從此成為導演影迷)。單就技術面來看,《駭人怪物》展現韓國電影工業的進步,除了剪輯、攝影、配樂都有高水準表現外,影片做出(當年)亞洲電影少見且具備說服力的動畫怪物角色,更是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一部電影要能打動人心,除了技術面盡力做到高標準外,更重要的還是劇本的廣度與深度。
觀賞《駭人怪物》過程,想起李安導演在一次演講中聊起他對台灣電影的想法,他說:「格局不是說歷史要多宏觀,不是要拍漢武帝、成吉思汗、賽德克巴萊,才叫恢宏格局,而是電影要小、要精準,才能做得好。」《駭人怪物》當然不算小格局作品,但跟《哥吉拉》或《變形金剛》等好萊塢大片相比,它的動作場面確實要陽春許多。《駭人怪物》當年在韓國創下票房紀錄,全球各大影評網站也紛紛給予好評,想來,這部作品之所以能受到肯定並在怪獸災難類型電影佔有一席之地,歸功於奉俊昊導演在老套的類型片套路中,玩出有別於其他創作者的觀點。
劇本的密度
《駭人怪物》片中每個角色的對白與舉止反應都有意義,都能對劇情的發展造成影響,例如強斗時常處於狀況外的精神狀態,南一學生時期曾多次參與遊行示威追求韓國民主化,南珠的射箭技術一流、卻因為太過小心而多次錯失金牌等,這些細節都在影片關鍵時刻帶來或振奮或錯愕的結果(有效地增添戲劇效果)。
SARS 恐慌
2002 ~ 2003 年亞洲爆發 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不斷攀升的感染與死亡數字與媒體日夜報導,都讓走過 SARS 年代的群眾對病毒感到不安及無力感;2006 年上映的《駭人怪物》,將怪物跟 SARS 做出連結,探討人們對未知的恐懼。奉俊昊導演僅用一場戲便精準捕捉到「集體恐慌」的樣貌:雨天,一群等待公車的群眾依序站著,他們臉上戴著口罩,看著電視牆播報神秘怪物有著與 SARS 相似病毒的新聞,此時,一名等車男子突然劇烈咳嗽,他身旁的女子一臉緊張並與男子保持距離,男子咳嗽不止,突然將口罩拿下,吐了口痰到地上,公車此時剛巧入站,濺起路邊水花,引起群眾一陣尖叫與逃散⋯⋯這場戲荒謬得好笑(苦笑),不只看到病毒(SARS)在人們心中留下的陰影,撕裂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點出恐懼如何有效地控制群眾情緒,「理性」在未知面前,顯得如此脆弱與不堪一擊。
怪物
《駭人怪物》開場,美軍科學家命令韓國下屬將廢棄甲醛倒入漢江,下屬雖向上級表示有毒物質不該隨意排入水中,最後仍迫於壓力不得不聽令行事。即便《駭人怪物》沒有明確指出怪物是廢棄甲醛的產物,我們仍可延伸思考權勢者與人民的關係:人民該要毫無疑慮地服從命令,或是懂得適時挺身反抗錯誤指令?怪物的誕生可以怪罪下達指令的權力者,但盲目服從命令的下屬是否可用「我只是聽令行事」作為免責脫詞?
「我們明明都沒事,他們幹嘛這麼堅持我們身上有病毒?」強斗。
「政府這麼講,我們就只能接受啊,不然還能怎麼樣?」父親。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647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4.6K會員
1.8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4
釀專題|寄不出去的情書、孤獨死的亡者:從《我是遺物整理師》窺見南韓社會的陰暗角落從這些亡者的故事中,觀眾得以正視,這些往生的逝者,也曾是活生生的人。整理師金璽別在為逝者整理遺物時領悟到:「對我們而言,真正留下來的不是房子、金錢、名聲,而是曾經深愛過誰,以及被深愛過的記憶,僅此而已。」《我是遺物整理師》也延續著這樣的意志,為逝者傳達它生前最後想傳達的,關於愛與記憶的訊息。
Thumbnail
2021-06-03
23
釀專題|《東京愛情故事》:醒醒吧這只是男人的幻想愛情故事我們甚至可以說,完治本質上與健一相去不遠──完治在多年後見到莉香時,那般充滿留戀和遺憾的神情:這下可好了,莉香之於完治,如同里美之於健一,都是如一陣風、抓不住的,擁有無限美好想像、卻永遠無法擁有的女人。兩個選擇一次滿足是不可能的,因此在物理上擁有里美,而心靈上擁有莉香,正是某種坐享齊人之福的男人幻想
Thumbnail
2021-05-26
6
釀選劇|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韓劇《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Sweet Home》的背景設定為2020年,正同於在現實時空中與疫情作戰的我們。在全球化的情境因疫情緣故而中斷下,半封閉的社會型態將觀眾與劇中的末日情節相互交會。劇中的台詞:「就連最深的黑暗,也是從最昏暗的光線中消失。」片中的噬人怪物,正是要讓我們學習著如何與黑暗共處,並在黑暗之中找尋光亮。
Thumbnail
2021-01-06
15
《海邊的異邦人》來猜猜誰攻誰受唄(最後有問題想與你討論,歡迎留言!)《海邊的異邦人》來猜猜誰攻誰受唄~ 文章最後的問題,也歡迎你留言討論! (最後有專門的影片介紹、分享喔!)
Thumbnail
2020-11-13
7
釀特務|專訪《誰是被害者》李沐:演戲前,要先在心裡把前任清空不諱言拍攝《誰是被害者》的過程是痛苦的,需要一直處於負面的情緒裏頭,但李沐又覺得,如果有觀眾朋友的人生,正處於劇中任何角色的狀態裡,希望他們可以在追劇的過程中,感受到演員與幕後團隊是那麼有誠意地在陪伴觀眾走這段路。若這齣劇能讓更多人感覺到「自己或許不是全然孤單、寂寞的」,或者稍稍被療癒到,那就好了。
Thumbnail
2020-05-08
6
釀特務|金馬 2019|只要是活著的人,都很強壯──專訪《男人真命苦》真利子哲也、池松壯亮面對總是無法控制情緒、大吼大叫的角色,池松壯亮就連「聲音」也都獻給宮本浩,「剛開始拍戲時,我沒有想太多或有所保留,結果我第二天喉嚨就啞了。」願意為了角色付出一切,池松壯亮的熱血多少被宮本浩所影響,甚至曾考慮電影中牙齒被打掉的戲,和前輩三國連太郎、松田優作一樣真的拔掉牙齒⋯⋯
Thumbnail
2019-11-29
4
釀專題|《驚奇隊長》:她先是一個人,才是一個女人她要的不是特權,不是要打倒男人,她就是和其他英雄一樣,只想發揮全部的潛力,為社會付出。丹佛斯真正發威的時候,背景配上不要懷疑樂團的Just A Girl,諷刺意味濃厚:沒錯,驚奇隊長打架像個女生,但這不再是貶義了。不用再煩惱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總之──你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Thumbnail
2019-03-11
19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4
釀專題|寄不出去的情書、孤獨死的亡者:從《我是遺物整理師》窺見南韓社會的陰暗角落從這些亡者的故事中,觀眾得以正視,這些往生的逝者,也曾是活生生的人。整理師金璽別在為逝者整理遺物時領悟到:「對我們而言,真正留下來的不是房子、金錢、名聲,而是曾經深愛過誰,以及被深愛過的記憶,僅此而已。」《我是遺物整理師》也延續著這樣的意志,為逝者傳達它生前最後想傳達的,關於愛與記憶的訊息。
Thumbnail
2021-06-03
23
釀專題|《東京愛情故事》:醒醒吧這只是男人的幻想愛情故事我們甚至可以說,完治本質上與健一相去不遠──完治在多年後見到莉香時,那般充滿留戀和遺憾的神情:這下可好了,莉香之於完治,如同里美之於健一,都是如一陣風、抓不住的,擁有無限美好想像、卻永遠無法擁有的女人。兩個選擇一次滿足是不可能的,因此在物理上擁有里美,而心靈上擁有莉香,正是某種坐享齊人之福的男人幻想
Thumbnail
2021-05-26
6
釀選劇|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韓劇《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Sweet Home》的背景設定為2020年,正同於在現實時空中與疫情作戰的我們。在全球化的情境因疫情緣故而中斷下,半封閉的社會型態將觀眾與劇中的末日情節相互交會。劇中的台詞:「就連最深的黑暗,也是從最昏暗的光線中消失。」片中的噬人怪物,正是要讓我們學習著如何與黑暗共處,並在黑暗之中找尋光亮。
Thumbnail
2021-01-06
15
《海邊的異邦人》來猜猜誰攻誰受唄(最後有問題想與你討論,歡迎留言!)《海邊的異邦人》來猜猜誰攻誰受唄~ 文章最後的問題,也歡迎你留言討論! (最後有專門的影片介紹、分享喔!)
Thumbnail
2020-11-13
7
釀特務|專訪《誰是被害者》李沐:演戲前,要先在心裡把前任清空不諱言拍攝《誰是被害者》的過程是痛苦的,需要一直處於負面的情緒裏頭,但李沐又覺得,如果有觀眾朋友的人生,正處於劇中任何角色的狀態裡,希望他們可以在追劇的過程中,感受到演員與幕後團隊是那麼有誠意地在陪伴觀眾走這段路。若這齣劇能讓更多人感覺到「自己或許不是全然孤單、寂寞的」,或者稍稍被療癒到,那就好了。
Thumbnail
2020-05-08
6
釀特務|金馬 2019|只要是活著的人,都很強壯──專訪《男人真命苦》真利子哲也、池松壯亮面對總是無法控制情緒、大吼大叫的角色,池松壯亮就連「聲音」也都獻給宮本浩,「剛開始拍戲時,我沒有想太多或有所保留,結果我第二天喉嚨就啞了。」願意為了角色付出一切,池松壯亮的熱血多少被宮本浩所影響,甚至曾考慮電影中牙齒被打掉的戲,和前輩三國連太郎、松田優作一樣真的拔掉牙齒⋯⋯
Thumbnail
2019-11-29
4
釀專題|《驚奇隊長》:她先是一個人,才是一個女人她要的不是特權,不是要打倒男人,她就是和其他英雄一樣,只想發揮全部的潛力,為社會付出。丹佛斯真正發威的時候,背景配上不要懷疑樂團的Just A Girl,諷刺意味濃厚:沒錯,驚奇隊長打架像個女生,但這不再是貶義了。不用再煩惱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總之──你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Thumbnail
2019-03-11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