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影評」真人版《花木蘭》拍成四不像是因為政治考量?

2020/09/05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This is a poster for Mulan. The poster art copyright is believed to belong to the distributor of the item promoted, 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 the publisher, Walt Disney Pictures, or the graphic artist.
以英文版電影為主要討論,有雷慎入。

1998年,迪士尼上映了卡通版花木蘭。這個版本因為服裝或文化等等不夠考究而飽受華人市場批評。2020年的花木蘭,也沒有逃過觀眾的糾察,不論是從場景、服裝、武打或是劇情都頗受爭議。
客家土樓或百老匯式的彩色服裝,對我來說並不礙事。不只對中國,好萊塢(尤其迪士尼)對異文化的演繹一直都是商業取向為主,不執著於還原真實,我不會過於苛責。色彩斑斕的畫面反而對觀者是享受,每個畫面與構圖都非常美麗,紐西蘭的壯闊山河,配上耐打的劉亦菲顏值真是好看。她的一顰一笑都非常美,就算她整場戲幾乎是面癱狀態,我的眼球也願意原諒她(但理智不能)。
劇情上來說,有些平淡且刻意,我們甚至也能看出政治操弄的痕跡。而這些政治意涵,似乎有蠻多人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才想聊聊這部電影,會放到最後再談。
首先,花木蘭所居住的村莊設定是客家土樓。如果花木蘭確有其人,多數人會相信她是今日內蒙古那一帶的人,如今電影卻硬生生將花木蘭拍成客家人,所以客家土樓成為人們圍剿的重點之一。不過,我能夠理解取景客家土樓的用意,圓形的建築,人們在一層一層樓的環狀走廊上,往下俯視,讓畫面方便展示村裡的三姑六婆,導演不需要再浪費膠卷來描寫花木蘭相親失敗遭受村民鄙視。
花木蘭的村莊是土樓,方便三姑六婆一起大看花木蘭出醜的好戲。 Disney
或許也正是因為導演的各種快速帶過,才導致劇情不夠飽滿,人物不夠立體這種創作上的大忌。
花木蘭從媒婆那兒前腳剛出,下個畫面就是父親收到兵單,當天晚上,花木蘭就偷走父親的裝備與祖傳寶劍趕往訓練營報到,這樣的剪接處理,少了卡通版木蘭動人的自白曲「Reflection」,加上劉亦菲一號表情的表演,令人不禁懷疑花木蘭是不是因為相親失敗,無處可去,所以才乾脆上的戰場。
花木蘭投奔訓練營後,開始了受訓生活,除了少了搞笑歌舞之外,與卡通版沒什麼差別,就連射箭的畫面也都如出一轍。不過,我們可以看出花木蘭原本是想低調沉潛,不想展露實力的,不想展現出她的「氣」(chi)。

「氣」是什麼?

這個「氣」,說來也有趣,是與生俱來,同時也可以透過修煉增強,不僅如此,還會在心靈脆弱之時降低能量。一個氣很強的人,他的武功會非常好,甚至能變身成天上飛禽(?!)這種設定與我想像中的氣不太一樣。我個人會認為,這是好萊塢對中國文化的一種誤解。他們將一個白人難得懂得的中文單字湊合湊合地放入作品中,試圖藉此增加東方色彩,但是這樣的安排使觀眾與木蘭脫節,木蘭從此不是一位平凡的小人物,而是有著神力的女超人。木蘭的成就,也不是因為她的努力,而是她天生就有強烈的氣。
從片頭,我們就看到小木蘭在屋瓦上飛簷走壁,「氣」爆棚,讓母親擔心木蘭會嫁不出去,無法光宗耀祖(bring honor to the family)。木蘭的氣不符合社會預期。如果男性的氣很強,那麼這個男性會贏得尊敬。如果是女性,那她會嫁不出去,被排擠,甚至被控為女巫。

美國人的怒吼:「為什麼要拿掉木須?」

片中唯一擁有這個氣的另一個角色是鞏俐扮演的鷹女(Xianniang)。鷹女的存在是整部電影與卡通版鑑別的關鍵。根據電影團隊他們決定移除木須的原因有三。一是因為中國觀眾不喜歡木須,有人告訴劇組,木須太搞笑,太廢,破壞中國神龍的形象;二是要貼合現實,要符合史實(或傳說);三是要讓人更有代入感。
他們要人們對木蘭有代入感,卻給了她強烈的「氣」這個超能力。
他們號稱要追求現實,卻以另一種神話動物鳳凰以及能變身成老鷹的鷹女取代木須。鷹女與鳳凰百分之兩百不符合史實。
我想團隊應該是拿掉木須與歌舞之後,發現花木蘭劇情單薄,所以才加上鷹女這個支線的。目的是透過鷹女這個前輩來讓觀眾知道木蘭的氣會帶來什麼困擾「有氣的女人會淪為被流放的女巫」。但是,我們從木蘭的打鬥場景(士兵看到女人打鬥就以為是女巫,一哄而散)與她童年(村民對花木蘭的追雞行為搖搖頭),還有片頭木蘭父親的碎念,就已經看出女性擁有氣是為社會所不容,所以鷹女的存在相當於是導演將一件事講了兩次。不,是一而再,再而三,重複地一講再講,我看了心很累。
同樣意義不明的角色有好幾個。花木蘭的妹妹,她的作用是要透過她的「正常」來映襯木蘭的「不正常」,她乖巧聽話,不會追著雞跑,不會違抗父命,可惜這個角色的琢磨不深,所以,片頭片尾各出現一次,講了幾句無關緊要的台詞,彷彿雞肋。甄子丹身邊的Sergeant Qiang除了頂替甄子丹的角色說出不討喜的台詞之外,幾乎沒有別的功能。Cricket、Ling、Po、Yao也沒有如卡通版那樣深刻的刻畫,角色缺乏立體感,少一個多一個都沒有差。(抱歉,Cricket的笑話也不好笑。)

木須掰,鷹女嗨!

回到那位鷹女,她幾乎負責了整個故事的所有轉折,等於是她拉著劇情走。花木蘭原本不想洩露她是女兒身,然而這不符合軍規「忠、勇、真」的「真」,花木蘭因此洩了「氣」,無法展現自己的實力。鷹女立即飛過來告訴花木蘭她不真,所以才沒了氣。花木蘭便披頭散髮,脱盔甲(戰爭還沒打完噎大姐?)從而有了氣,打爆敵人後,回到軍營向大家表白她是女兒身。然而,就算花木蘭戰功彪炳,還是因為觸犯軍紀(女人從軍),而被放逐。這時,又是鷹女告訴木蘭「女人有氣,就是天理不容」,順便不帶腦地又說溜嘴柔然人的計謀,真實上演了一段a little bird told me,讓木蘭一股腦跑回軍營報告長官。奇怪的是,長官對木蘭的資訊來源真的不疑有他。後來,鷹女又因為共情花木蘭(加上覺得自己沒救了,無法live the noble way),所以在飛上去對柔然人進行無意義的嗆聲後,又捨身救了花木蘭。花木蘭捧著救了她的前輩,既是對死沒有一點恐懼的意思,也看不出來她對前輩的犧牲有任何感謝。除了花木蘭的面無表情,這個結果是一個很容易預期的走向。
既然說到劉亦菲的演技,有一段木蘭化完妝去見媒婆的路上,她開玩笑說:「這是我難過的表情,這我好奇的臉,這是我困擾臉」邊做邊說:「全都看不出來!」我是不知道要尷尬還是要笑,亦菲是不是在婊自己(?)更慘的是,劇組前往中國考察時,發現中國美學非常講求對稱,於是他們就讓劉亦菲永遠在鏡頭正中央,這簡直讓她的演技呆上加呆。

真人版花木蘭「被和諧」?

劇組口口聲聲說他們為了中國觀眾口味以及通過中共審查才移除木須,其實為了中國市場,他們不只動了木須。花木蘭的感情戲交待不深,或許是害怕中國觀眾反彈「傳說中的花木蘭才沒有談戀愛!」吻戲更是直接被刪除,可能是怕觀眾不能接受花木蘭是隨便(不合傳統)的女人,導致感情線,不慍不火,非常內斂。到劇末,花木蘭被打趴,決定躺在地上休息一下。居然是由皇帝(李連杰)叫花木蘭站起來,他用命令句說「妳是戰士,(給拎杯)站起來。」花木蘭就乖乖地站了起來。姑且不論她是不是因為聽到「戰士」二字備受鼓舞,命令有種上對下之感,而百姓要無腦地聽從皇帝,或許這就是劇組所指的「貼合現實」的部分吧。劇中,也不時透露皇帝戰功赫赫,關心百姓,年輕時還親自做掉柔然王,頗有歌功頌德之味,我想是不是有人告訴劇組,中國人討厭卡通版皇帝,因為他像個等待拯救的睡美人,啥都沒做,破壞中國皇帝形象
更動最大的是劇本的主題(theme)。主題是一個文學分析所使用的專有名詞,每一個作品都會有一個,甚至多個主題。新舊版本都共享「同伴互助」這種不是討論重點的主題。主題的更動也是為了符合中國市場。
卡通版的花木蘭每個舉動,都是在與國家傳統、家庭期望、傳統女性角色作對,順著這個脈絡,花木蘭對自己的身份感到困惑,找不到自我價值。她從軍的動機,除了代替父親之外,透過「Reflection」這首歌的歌詞,點出主題「花木蘭的從軍是追尋自我之旅」
Look at me
I will never pass for a perfect bride
Or a perfect daughter
Can it be I'm not meant to play this part
Now I see
That if I were truly to be myself, I would break my family's heart
Who is that girl I see
Staring straight, back at me
Why is my reflection someone I don't know
Somehow I cannot hide
Who I am
Though I've tried
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 who I am inside
我永遠不會成為一個完美的新娘
或是一個完美的女兒
或許我生來就不適合扮演這樣的角色吧!
現在我明白了
如果我真的做自己,我會傷透家人的心
那個直盯著我的女孩是誰?
為什麼我不認得我的倒影是誰?
我總是沒辦法將自己隱藏起來
雖然我嘗試過
我的倒影何時才能顯現我真實的內在?
後來,李翔將木蘭強制退伍,木蘭對木須哭訴:
Maybe I didn't go for my father. Maybe what I really wanted was to prove I could do things right, so when I looked in the mirror, I'd see someone worthwhile."
也許我不是為了我父親,也許我只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我只是想要在照鏡子的時候,還能看出自己是什麼。
卡通版本不斷運用鏡子、倒影來強調花木蘭對自我價值的懷疑與探索。這是非常個人主義,也是西方文學作品中常見主題。與中國人傳說中的花木蘭完全不相干。可以說,卡通版花木蘭的故事是西方文化附身在花木蘭這位中國人物身上,這種「自我覺醒」的故事不需要中國的時空背景。所以美國觀眾看得很開心,覺得沒毛病,中國民眾看完,卻差點爆氣。卡通版花木蘭尋求自我覺醒的旅程,不僅不是中國文學主流,也不是中共政權會鼓勵的題材。

花木蘭在講八股的「忠、勇、真、孝」?

劇組允諾他們這次會給中國市場一個合乎傳統的電影,所以花木蘭從軍的主題是「忠、勇、真、孝」(loyal、brave、true、devotion to family)。「勇」我就懶得講了,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談,普世價值。與卡通版一樣,花木蘭從小就是一個比較叛逆敢言的小孩,處處挑戰權威(父親),又挑戰傳統價值,她甚至不惜違抗軍紀去保家衛國。我們以為花木蘭是挑戰傳統者,畫風一轉,她卻是傳統的頭號擁護者:「原來她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對國家忠誠。」(世界上沒有青少男女喜歡這類洗腦作品吧?)
說要回歸傳統嘛,一個古老的對時代的控訴「父親年事已高,還要為貴族賣血賣命」瞬間變成一個宣揚忠君愛國的故事。
劇組將「真」這個字安排在劍的最後,是為了抽劍的時候,花木蘭會最後才讀到這個字,然後心頭一震:「后里雪特,我不真(裝男人)」掉滿地的氣,再透過鷹姐的教訓重拾她的氣,點出主題「木蘭也是在尋真。」這個很西式的價值觀。

花木蘭真的在講「孝」?

Disney
結果最後一個字竟然是「孝」?很多華人觀眾以為花木蘭是在講「孝」,撻伐劇組與迪士尼,甚至認為劇組是不是以為「孝順是新潮的觀念」才放到電影。其實我做為英語觀眾是完全沒有這個感覺的。
從一開始木蘭把玩鳳凰玉珮,在畫面上,我們就能看到玉珮上的「孝」字(但是美國人是看不懂孝這個中文字的)。皇帝對花木蘭的保衛行動感到非常滿意,所以問她是否願意成為皇帝的禁衛軍。木蘭這時抬起頭說:「不用了,謝謝,我披星戴月從家奔波而來。虧欠家人太多,想回家陪家人。」皇帝這時候回了一句:「Devotion to family is an essential virtue.」(對家庭付出是不可或缺的美德。)後來花木蘭返鄉,皇帝又派人鑄造新的寶劍送給花木蘭,劍的反面刻了一個孝字,木蘭邊看著孝字邊唸出「devotion to family」。我個人認為應該回歸到作者本意,作者本來要講的就是「devotion to family」(家庭奉獻),而不是中國的「孝順」。
這個孝字是我個人認為最值得玩味的地方,我們從英文來看,「loyal、brave、true、devotion to family」,前三個字都是一個個獨立的英文單詞,對到中文「忠勇真」也是,同樣都是三個獨立單字。為了對應畫面的「忠勇真」三字,劇組擠破腦,找不到中文中帶「家庭奉獻」之意的獨立單字,所以他們選了「孝」這個字,但是英語使用者完全感受不到「孝順」這個主題。如果迪士尼有意對英語觀眾談「孝道」,那他們大可使用filial piety這個詞,但他們選擇了devotion to family,所以英語使用者看到的主題是「家庭奉獻」。中文使用者,卻得到截然不同的觀影感受,我推測電影的中文翻譯就是翻成孝順。這儼然是一個「雙劇本」,我不知道該不該說這是高招,劇組在英文世界依然是強調女性的勇氣與突破,在中文世界又回歸了中華傳統。然而,兩個世界的人互不知道對方都看了什麼,所以台灣觀眾才會破口大罵迪士尼把花木蘭塑造成孝女白琴。其實不是的,只有中文觀眾才會看到孝女白琴,而且這正是為了迎合中國市場。
花木蘭看著「孝」字,唸出「devotion to family」(家庭奉獻)。 Disney

木蘭為什麼要住在客家莊?

並沒有確切證據證明花木蘭本人的存在,就算有,籍貫與朝代也眾說紛紜。不少學者認為是花木蘭是鮮卑人。鮮卑人在北魏聖武皇帝時,從今天的內蒙古自治區東北部,遷到陰山一帶的河南地(今日的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然而經過時代的推演,花木蘭這個角色的身份(identity)被移除,被主流化為漢人,成為中國民族英雄劇組聲稱新版木蘭是真實與貼合文化的(authentic)就顯得相當諷刺,因為當今中國政權正在再教育內蒙古人。或許選擇客家村莊,也是為了模糊化花木蘭的真實身份,避免觸動中共的政治神經。
但我們不能說劇組不認真考究,他們能在真人版本明確指出敵軍是柔然人,而且故事中穿插了一些詩詞典故,像是描述女人「手如柔荑,指若削蔥」,出自詩經《國風·衛風·碩人》。或是《樂府詩集·橫吹曲辭五·木蘭詩》:「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英語分別翻成:「Her fingers like the tender white roots of a green onion.」以及「Two rabbits running side by side, I think one was a male, one was a female…...」看著演員唸出這段是頗有趣味。
「手如柔荑,指若削蔥」的英文版本令人食指大動,小二,來份蔥餅。 Disney

迪士尼不只要迎合中國市場,還要政治正確。

花木蘭除了要迎合中國市場,當然也要迎合美國市場。我們可以看到花木蘭又刪去了李翔(Li Shang)這個重要角色。他被一分為二,成為訓練木蘭的元帥Commander Tung(甄子丹飾),以及Honghui(陳宏輝,與木蘭平起平坐的隊友,感情線由他負責)。看我這個描述是否能看出端倪「迪士尼不希望花木蘭與主管談戀愛」,為什麼呢?因為這政治不正確!迪士尼很怕北美觀眾對花木蘭上下屬間的戀情會成為#me too運動砲火的對象。
寫到這突然想到金寶身材比較心寬體胖,迪士尼也不敢像十幾年前那樣再開胖子玩笑了,大概是怕被說fat shame吧!
迪士尼的顧慮實在多到令人甘拜下風。

總結

總而言之,真人版花木蘭在IMDB奪得5.5的低分,從劇情來看,我會覺得這是適得其所。平心而論,除了鞏俐、李連杰、甄子丹的造型令人噴飯之外,畫面都是處理得美輪美奐,從梯田、土樓到花木蘭難過時登的山,都非常美,算是畫面比較美觀的真人版電影了。
木蘭哭哭的時候爬上這麼高的山頭,要我是不會這樣爬啦! Disney
關心矽谷大小事,喜歡看大叔胡說八道的,歡迎追蹤大叔的臉書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失憶症大叔
    失憶症大叔
    科技業 矽谷 資深貓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