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古風情慾】「靈」與「性」(一)初生之犢吞虎鞭

2022/02/0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元初寧可在在師父、師叔及眾師兄們面前,恥辱地接受責罰,不僅兩片股瓣遍體通紅熱辣,甚至被長老持大板子抽到,都透出微血管的細絲如麻,汗如雨下,咬緊牙關,他也不肯吐出一個字。
關於他們所謂的「離經叛道」,受到「蠱惑」,破戒為「淫」。
最不可理喻的,是他明明俯握撐在兩長凳上受罰,可胯間的極陽金剛杵,越被罰卻越加倍執拗的頑強剛硬,甚至有點進入了「那個狀態」,那個道一師太在夢中靈修時,所提點他的「定」,所謂的「入神」狀態。

體元初,是個生下來就沒爹沒媽,被爺爺奶奶辛苦帶大的孩子。可惜兩老早早去做仙,拜掉家產的姑丈,便想方設法強行繼承老宅。
而體元初這孤兒,當然就被姑丈視之為累贅,軟磨硬泡慫恿姑姑該胳膊往內彎,把元初這小吃貨早早攆出去,這樣才可讓他們的一對龍鳳胎,得到家中更多的成長資源。姑姑真是被這個敗家婿逼到無法,只好把正值青春期還在發育茁壯,需要消耗掉家裡大量糧食的體元初,送到龍山巖上的道一禪寺去習武。
元初自然也知道姑丈是排斥異己,但,老家裡沒人替他這孤兒做主,又如何?當然也只能聽從姑姑的安排,至少到了山上的廟裡,有師兄,師父照顧他,三餐飲食不但有著落,就連落腳的地方都再不用煩惱,也就夠了吧。
人生在世,哪裡有那麼多惱好煩?也許去了深山裡剃度出家,真能找到一份清幽也說不定。
只是誰都沒想到,進了這道一禪寺,
卻是一入佛門深似海。
第一天甫踏進門,就有寫不完的規矩要牢記,包含衣著,談吐,儀態,長幼有序,小到幾點用膳,餐盤該要作何處置,大到修行之人須有修行的樣子,不可笑鬧不肅穆莊嚴,佛經該要怎麼翻閱,姿勢當如何更不用說;連讀經時應該以何種音量大小、咬字,甚至吞嚥口水的細節,都得要一一注重。對年紀輕輕的元初而言,在寺中生活,比姑丈當家下,還要千百倍艱辛。
更何況,方丈師父及師兄,都是嚴厲而不苟言笑之人。
「元師弟。你既已跪拜師父,那今後我們便是同門。得提點你一句,能拜入道一禪寺方丈門下,那真是千年修來的福氣。」趾高氣揚的大師兄,講話就像鼻孔都噴出神氣。他身高也六尺都有五了,挺拔魁梧的胸膛,像是有兩個元初疊起來這麼厚實,的確是有這樣的底氣。
「是,定師兄。」
「『大』師兄。」大師兄指正道。只因他是晚輩間最有威望,也是師父眼中最傑出的,方丈候選者。
「定兒。出家之人怎打誑語?」這馬屁拍得輕重,看師父一臉春風,笑意掩藏不住就知,「元師弟剛入門,師兄為榜樣,不可不慎。」
好一個榜樣,
好一個不可不慎。
這天夜裡,也算是元初入寺的初夜。月圓之下,翦燭床前,大師兄把因守色戒,成日辛勤練武,卻未能正當發洩的鮮腥肉柱,滿不忌諱的亮在師弟跟前,箇中之意已然很明顯。只有元初尚一臉懵逼,傻愣在當場,竟還恭維,「大師兄不僅人高馬大,連褲底那話兒,看起來都英氣逼人。」
「師弟。還懂不懂得長幼有序的禮數?」
「當然。」元初戒慎恐懼回答,但其實那些規矩都只記在簿子上,沒在腦門上。
大師兄又把胯下的傲物,挨近元初。
「懂就要身體力行。嗯?」
「大師兄...你這是...」
接近6寸的陽具碩大如桃,發出艷紅色晶光的龜頭,逐漸逼近元初的鼻尖,那生猛味都已經撲面而來,嗆鼻而入。
就這樣,元初的初夜就在大師兄的惡霸行徑中,潸然度過。畢竟師兄的大雄寶物不只一般之大,而是如同他在寺中威震八方,亦是上上之選。這樣的巨物,闖入一個不曾近過男色的處子口腔之中,怕是嗆得鼻涕眼淚,也要七零八落。
【欲知持柱夜課之露骨春情,請君拉開此簾一窺究竟。】
除了夜裡不時持柱諄諄教誨,其實大師兄對元初這小師弟還是挺好,除了沒盡叫他做些灑掃挑水的雜務,拳課時也對他多所提點,尤其,注重固基氣血筋脈,使其體態身形越發有模有樣,元初這塊呆木材料是越磨越光,令寺內其他師兄,都深恐這半路咬出的後浪之勢,難免就想擠對擠對他。
「我們可都把龍巖道上的落葉給掃了個一乾二凈。」
「一生一世!」
「一.....石二鳥...」
眼皮單的高個師兄,瞄了那最貪吃的壯漢師兄一眼道,「才有資格輪得到來練拳耶!」
「你這剛入門的小師弟,怕是得排在我們後面吧?」負責幫腔的就仗勢這一高一壯,一威一武,站在中間插著腰,其實身板最單薄。
「對啊對啊,誰叫元初與大師兄拜入同門呢?」壯漢師兄四肢很是發達,可就腦袋不太靈光,光會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師弟說什麼呢!兄弟長幼有序,練功總有個先來後到吧?」
「對啊憑什麼就你...」
幾個師兄越靠越近之際,一個低沉穩定的聲音,自後面傳來:
「你們幾個。」
這位氣宇非凡的師兄,才靠過來就有一股氣勢,倒不是給人非常壓迫感,而是由內而外的和善,就像經書裡所說的慈悲,周圍似乎形成方圓氣場,讓原本尖銳對立的氛圍,瞬間冷靜,鎮定下來。
「何苦為難師弟。」
「流云師兄...」三人一見到云師兄,就像照妖鏡中見到自身醜態,紛紛低下頭,彷彿知道作孽了。
「還不是有那大師兄給他撐腰才...」壯漢師兄忍不住嘀咕。
這流云無論依參悟之佛理,武學內功修為,還是在眾師兄弟的心目中,都不亞於大師兄元定,甚至是更勝於他,只不過流云的師父,既不是方丈,對這些條條框框的寺內事務,倒是看得雲淡風輕。故即便流云有那顆進取之心,卻也只能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同門師兄弟不服氣,卻不能對大師兄無禮,只好衝著這個剛入門的小師弟元初下馬威。
「你永遠都是我們心中的大...」
「休得無禮。」流云嚴肅而語重,「本是同根生。」
「是...多謝師兄點醒...我們還需多參。」
幾個人便紛紛退去。


這一次換了一些做法,這邊來跟大家說說。
第一,就是改成一次更新2000字左右,看看效果如何,再來是讓訂閱制(含premium)的濕粉們可以看到一些類似番外篇的特別東西(【】的內容會有隱文連結)。
這樣的改變,主要是想讓免費公開的內容,也要維持首尾故事完整(這樣分享出去,也不會有讀到一半卡住很掃興的問題)。這篇先試水溫,我也不確定這做法,是否每次都能應用。
這次的作品較偏古風(但用字遣詞也不是真有考究就是了)。「」與「」的標題,其實是呼應了我們身為動物(性),卻有意識(靈)的玄學反思。
最近Justin有在修身心靈,不知道濕粉們是否有發現,等到尻完聖人時期的時候,不妨閱讀看看能不能靈性成長。(笑)

付費限定持柱夜課之露骨春情846字及手繪插圖,
敬請舊雨新知
訂閱支持Justin

喜歡本篇的你,請不吝嗇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肛溫!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799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