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延聊電影|《邪惡根本不存在》|心壞了,但是心還在:《邪惡根本不存在》好電影不宜遲|院線電影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aw-image

鹿的飲水區在雪地中反射著耀眼的陽光,鹿的腳印踏足至岸邊卻不見其蹤影,若在鹿群行經的路線上設「豪華露營區」,自然「破壞」了當地已達到的平衡,人類也勢必會遭到反撲。電影開場小花如同迷路闖進森林的小鹿,抬著頭望著林間的枝葉不亦樂乎,對比電影最後一幕明明是同樣的景色,卻是小花瀕死欲昏迷前的最後一眼。當幼獸死去可能會招致困獸父母的攻擊,這是巧先生對於「鹿是否具攻擊性?」的回應,對應到結尾處草原上與鹿對視的小花,身為父親的巧先生才會出手壓制長谷川先生,為的是不讓他激怒公鹿,這是他保護女兒的唯一方式。然而,遭獵人開槍擊中的鹿,或許正是當初見到捕獸夾邊死去小鹿的父母,牠主動攻擊了小花,環環相扣的因果最後抵達了「邪惡」的主題。

raw-image

「邪惡是否存在」自此在片中進行來回辯證,自然的本質是「無邪」的,因著人的視角有了「邪念」降生。以「說明會」為例,東京經紀公司派出高橋先生與黛小姐當作代表,負責「傾聽」當地居民們的寶貴意見。他們先是解釋了露營場所能帶來的是觀光財商機,但是居民們關心的重點卻不然。從污水槽安放的位置,看出對於破壞水質的擔心;從管理員執班的時間,看出他們懷疑城市觀光客引起森林大火的高度相關性;從老闆並未親自出席顯現的態度,理出了該公司為的只是高額的防疫補助並非在地人權益。兩位「外來者」因此被觀眾視為邪惡的一方,直到他們回到公司,觀眾才明白為了搶得先機的老闆與顧問才是邪惡的,身為職員的兩人只是順應公司的決定來行事,在濱口滝介最具魅力的對談戲中,一場車內的交談使觀眾看見了他們良善的一面,曾是照服員的黛小姐更是站在居民們的角度想要重新啟動計劃,高橋先生則有了辭職結婚去的念頭,他想了解這片土地的心又是如此真誠,因此才會試著扮演起巧先生的角色。然而,電影最終,一直以來被視為「善」的巧先生竟勒住了高橋的脖子,這顆「欲殺」之心使其成為「邪」的一方。我們也可以說這群提早來到村落的在地居民,像是移民拓墾第三代的巧先生,他們也都是大自然的外來者,如同獵人向著野鹿射擊,最終小花的死成了人類作惡的報應,更宏觀地來看,在自然循環的規律中,邪惡根本不存在。

raw-image

濱口竜介導演在《邪惡根本不存在》的劇本結尾施予了驚人的一砍,從緊盯著目標直直落下斧頭的痛快感,到純淨雪景沾染了血的悲傷感,觀影當下內心的矛盾衝突,直到觀影後的某日又如醍醐灌頂襲來。我認為《邪惡根本不存在》足以窺見了導演創作的本心,回歸純影像敘事的魅力,那動靜皆宜孩子玩的木頭人遊戲,那後車廂望見的離去視角,那越過山丘後揹起女兒的慈父身影,導演在紀錄長片《說故事的人》當中捕捉了口述童話的老者,那麼《邪惡根本不存在》帶來的就是超越童話背後的寓意,「真心疑惑」(台詞)的時刻也就此煙消霧散。

raw-image


🎶延伸聽歌: #南西肯恩 《#晚安森林 》

#邪惡根本不存在 #evildoesnotexist #濱口竜介 #大美賀均 #西川玲 #小坂龍士 #澀谷采郁 #石橋英子

96會員
288內容數
主要是個人文章放置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