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私語〉舒服

2018/01/2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幾日進行衣櫥的斷捨離,先去掉看起來不舒服的,再去掉穿起來不舒服的。漸漸的,掛在橫桿上的衣服少了,空間卻多了,原本侷促的感覺也變得舒服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舒服」對我來說,成為一種取捨事物的標準。

 

穿在身上的衣服是這樣,掛在牆上的畫是這樣,甚至放在心上的朋友,也是這樣。

 

以下為付費訂閱者限定閱讀文章


有些時候,你和某個人相處,總覺得哪裡格格不入,就像穿了不合身的衣服,說不出的不自在。於是當你和他道再見之後,心裡會很清楚,這一別最好從此再也別相見。

 

例如那個說話向來冷嘲熱諷的朋友,總是可以挑剔你的髮型、你的鞋子、你的身材,你的一切。你若表示抗議,他還會說,他說的都是真心話,是你沒有聽真話的雅量。

 

或是那個只關注他自己的朋友,每回你們見面,他都要滔滔不絕地說他自己發生的事,卻對你的近況漠不關心。他需要的其實不是你,而是一個忠實的聽眾。

 

以及那個愛抱怨的朋友,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以負面的角度解讀,連地球傾斜二十三度半的自轉都是一種天大的悲劇,在他頭上彷彿有一大片烏雲,當你進入那片烏雲的範圍,天色也跟著陰暗了起來。

 

還有那個冷冷的朋友、嫉妒的朋友、喜歡炫耀的朋友,很容易就生氣的朋友……以上種種都不會是可以交心的對象,所以當然也就不必放在心上。與讓你感到不舒服的人保持距離,也是一種愛自己的方式。

 

就像衣櫥的空間有限,個人的時間也有限,衣服需要斷捨離,人際關際何嘗不是?

 

衣服要合身,朋友要交心。人與人之間,合則來,不合則去,以心換心才能不離不棄。若感覺不在同一個頻道上,不必委屈自己去配合對方。無須勉強自己穿上那件已經不再合身的衣服,也無須勉強自己和讓你不舒服的人在一起。

 

每個人會生成現在的模樣,都是過去累積的總合,因此要對他人寬容,畢竟我們不會知道別人經歷過什麼樣的人生。所以當我遇到不友善的對待時,我會這麼想:他之所以有這樣的態度,是因為他的內在有某些我無法了解的部份,那或許來自童年陰影,或許來自成長中不愉快的經驗,那是他必須處理的人生功課,而我不需要把他的問題變成我的問題。

 

知道別人會這樣一定有他的前因,這是我對別人的寬容。不讓缺乏善意的態度來影響我,則是我對自己的寬容。

 

寬容是一種心境上的空間,用這樣的空間去對待自己也對待別人,人生才會覺得舒服。

 

於是常常見面的總是那幾個令人舒服的朋友,就像常常穿的總是那幾件令人舒服的衣服。

 

但也有許多人,我一直放在心上,卻不常相見。現代人總是忙碌,對方若主動來約我,我知道自己是被記得被想念的,總是很開心地赴約;但自己要約別人,則會擔心是否會帶給對方時間上的壓力。知道對方好好的就好了。人生如水面,我們不過是水上的浮萍,每一回的相聚都是風向對了,水紋也對了,都是因緣的和合;可以面對面坐在一起喝杯咖啡,都是一期一會。

 

因此我總是懷著珍惜的心情與每個朋友見面,在相聚的當下,我的全心全意都會在眼前的人身上。我也總是希望,我的朋友會覺得和我在一起很舒服。而我明白,要讓別人感到舒服,不過就是將心比心罷了。

 

親愛的,但願你能在我的文字裡,看見自己的內心 。

舒服

 


 

封面圖片來源:pixabay

編輯:熊編

 

    彭樹君
    彭樹君
    彭樹君,用本名寫小說與散文,以筆名「朵朵」寫朵朵小語。 22歲出版第一本書,至今有小說、散文、札記、採訪集等二十幾本著作,以及《朵朵小語》二十餘集。寫作的養分來自於閱讀、音樂、電影、旅行、蒔花弄草、觀察人生百態,以及苦甜交織的生命本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