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種菜女神: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在前往花蓮的路上。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OTT製作不負眾望,再度用優秀的台劇作品俘虜了我的一年VIP資格。
帶著十分鄉土的設定,這齣名字有些小怪的偶像劇,乘著花蓮清新的海風來到了觀眾的面前。愛奇藝自製劇系列這次不燒腦不懸疑,也不解決你的人際關係問題,而是獨具慧眼地讓一個都市才子淪落鄉村,帶著觀眾一起享受24節氣的季節變化。
跳脫典型偶像劇的職場、校園及各種王道元素,編劇選擇在花蓮的小村落創造了一個共食共產,小到只有一個警察駐在所的耘海村,他們樂天知命,互相合作,悠遊自得,就像是陶淵明嚮往的桃花源。
……在都市來的潔癖男嚴東鳴用他的BMW碾壞米唐的草莓之前,我相信耘海村的居民也是這麼認為的。
東鳴你看看你。
劇本
劇本起承轉合分明,身為劇情主體的都市線和鄉村線儘管畫風完全不同,但因為角色互動頻繁也不會感到過於斷裂。前兩集用逗趣的方式,試圖以都市人的眼光去窺探這個不為人知的小村落。東鳴誇張的不適應症候群,更適時地調節了另一邊都市線中的不倫和沉重。

這齣戲的第一好肯定是寫出了一個可愛的「耘海村」,讓村民帶著觀眾一起進入大自然溫柔的懷抱。不能否認台劇在這類戲上還是容易留下鑿刻的痕跡,但和其他以鄉村作為背景的戲劇相比,這個位在花蓮的小村子真的讓我感受到了鄉村的靜謐和無華。每天早上的廣播、沒有距離的歡笑、還有大家坐在一起享用的每一餐,儘管有些超現實,卻令人真實地嚮往起這種悠閒的農村生活。
最喜歡的台詞前三名!
最初的嚴東鳴,其實是所有都市人的化身。比起耘海村靠天吃飯,互助生活,他講求邏輯、自利,還有極度的潔癖,在大都市裡汲汲營營了許多年,因此初到耘海村時,他覺得這個村子裡的人都很奇怪,有人不當律師回來種田,有人不去念高中在小村子裡自學,最恐怖的是他們任憑颱風把連外道路給吹斷。而這不只是他的心聲,也是所有觀眾的心聲。
但反過來想,其實是因為我們在這個快速又追求效率的世界活得太久,才習慣認為這個世界就應該是這樣。看似光鮮亮麗的東鳴在來到耘海村之前,已經陷入兩年的瓶頸。他就像是一台在隧道裡行駛很久的車子,只能在黑暗裡不停奔跑,一直到在耘海村生活的這些日子,他才漸漸感覺自己即將駛出這個困境。
在耘海村生活的日子裡,他跟著村民們工作、付出、收穫、回饋,為了小事開心,也為了小事煩惱,逐漸理解自己做不出新的音樂並非缺少靈感,也不是江郎才盡,而是他太久沒有「好好去感受生活」。
編劇用了很多篇幅和巧思去寫人如何與大自然共生息。角色們依然遇到了城鄉差距的問題,醫療、便利機動性、教育和經濟,甚至是他們與外地人觀念的差異,他們遇過沒有救護車、沒有計程車的生活,也面臨過孩子受教權限縮的困境,所以有人真的搬了出去,去親身經歷都市的便利,與隨之而來的無力和忙碌。
但最後他們仍然選擇了農村。
看著村民們認真舉辦耘海祭、東鳴禮耘用心傾聽植物的低語,還有在祭典的最後,水神帶著東鳴窺見村民們辛勤耕種的模樣,我開始相信,只要用心感受,大自然真的會說話,而城市的生活也不是唯一的選擇。
「我喜歡耘海村的人,喜歡大家互相照顧,喜歡大家因為一點小事就感激個半天。」
導演
編劇負責故事,導演負責畫面,而導演的確將他的工作做得十分優秀——因為他將本劇拍成了花蓮最佳宣傳片。花蓮的好山好水和溫暖的陽光交融成一幅大自然的畫作,在樸實的慢鏡頭裡,即使不調色調也光線飽滿。整片綠稲和蔚藍的東部海岸,配上緩緩流瀉而出的配樂,我坐在電腦桌前,卻感覺自己置身在遙遠的花蓮海風中。
除了劇情和風景,導演對角色的運鏡也掌握得相當好。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鏡頭數不勝數,其中我最喜歡的一個,是東鳴在台北街頭揣摩許強的日常,失落慌亂之際找到了一棵佇立的大樹,讓自然的力量默默吸走了他的不安。這段劇情除了描寫出東鳴在耘海村經歷的變化與成長,也穿插許強對真希感情的告白,高明地讓四個人的關係和感情達到共鳴,將角色們串聯在一起。看到嚴東鳴紅著眼眶睜開眼,而面前是田禮耘笑著轉過身的那一瞬間,讓我打從心底愛上了這齣戲。
「她就是我的全部。」
音樂
片頭片尾的魏柯表姐弟、插曲的脆樂團,以及整部的音樂總監,馬耀——也就是舒米恩,選得到底有多好我就不用三千字贅述了,清新的曲子和聲音、悠揚的伴奏配著一望無際的美景,你的人和心彷彿被鏡頭帶到那片乾淨的土地上。而劇裡幾首由舒米恩作詞曲的OST,不但好聽也讓東鳴的突破、眾人的困境更有說服力。
演員
劉以豪經過幾年的歷練,角色揣摩駕輕就熟,加上嚴東鳴跳脫一般偶像劇男主角襯托女主角的功能,成長歷程有始有終,過程完整,反而成為整齣戲最重要的主線。之前覺得村長只會笑,但這齣戲讓他彈吉他、唱歌,還有出醜,反而激出許多魅力和角色特色。
最一開始的嚴東鳴看起來只是一個嬌弱的都市暴發戶,手不沾水腳不碰地的,但在時間和故事的推進下,他在村民的影響下漸漸補足了自我,讓感情豐富,又或者說,回歸成一個完整的人。
我最喜歡他溫柔地安慰禮耘,說「沒有一種愛是噁心的」,這並不是隨口安慰,也不是違心之論。早在剛進村子以及麗裕乍到之時,他就已經隱隱發覺禮耘的心事,但他卻沒有說破,只是很努力地賣著自己的厚臉皮,想盡辦法讓禮耘不那麼壓抑。
與其說他是因為耘海村而變得柔軟,我覺得是他在耘海村找回了原本就屬於自己的溫柔。這一點,我相信也能適用在所有觀眾身上的,我們原是溫柔善待的,只是在汲汲營營的生活中不小心忘記了。
女神要開心啦~女神要開心啦~
陳庭妮也打破我對她的「真愛」印象,她的口條在詮釋律師這種角色特別有說服力,咬字分明、字句清晰成為了她的優勢。情緒表現上也很自然,尤其是在唱女神歌時笑中帶淚,眼神和表情都很生動。
和李千那在樹下的對手戲,即使面對已經先進入崩潰的丘一心,她也能隨時進入情緒,毫不輸陣。我後來去看了她的訪問,與人對話一樣條理分明,感覺上很有衝勁,也很有想法,這點和田禮耘的人設也很多重疊,讓我覺得她的選角很合適。
田禮耘這個角色的個性雖然並不如東鳴討喜,也如東鳴所形容的,過度聖母、固執而且不願求助,很容易傷害關心她的人,但她又無比溫暖地將每個人放在自己的心裡。
本劇最喜歡台詞前三名!(沒有排序)
劇情裡有個很有趣的鏡頭,曾經當過律師的禮耘,在思考上也容易以正反方的角度來進行自我辯論,有趣的是,無論是正方或是反方,擁護的立場通常都並非她自己本身,一直到最後一集,東鳴強行介入了她的議事庭,她才被提醒,這種看似「為別人好」的想法,恰恰才是自私的行為。
如果說東鳴是因為禮耘和耘海村的人才變得溫柔,那禮耘則是因為東鳴和村民們而堅強又醒悟。
首次出庭的被告嚴東鳴!
丘一心這個多面向的角色在李千那的演繹之下也活靈活現,堅強、脆弱、高傲、自卑和歇斯底里看似互相矛盾,她卻能融合在同一個人身上。她面對許強有溫柔,面對吉哥有魅惑,面對喬琪有高傲,面對禮耘則是依賴和責怪,而面對源叔則是不屑卻也渴望。

最後兩集她終於幡然悔悟,毫不保留的痛哭即使隔著一個螢幕都很有感染力。
聽說隱形眼鏡帶兩層就會什麼都看不到囉(By 徐鈞浩)
徐鈞浩飾演的許強是個令人難以言喻的存在,他的自卑和可憐令他註定不會是個討喜的角色,和真希的故事從鏡頭也能看出灰暗和壓抑,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到強烈佔有,有些人評論他是恐怖情人,我卻不以為然,他只是沒有擁有過,所以特別害怕失去而已。
他以為自己能像真希的那首歌「不在乎擁不擁有你」「結局會是什麼,哪怕我失去,也可以」,但他無法。許強和一心曾經先後說過彼此是對方的天使,但我後來覺得,他們兩個不是什麼天使,而是兩個很孤單很孤單的人,經歷過無人陪伴的孤獨,也怨對過沒有人肯為自己付出,而後他們相遇,最後走到了一起。

吉哥和喬恩線雖然臨時倉促下車,但前期在描寫兩人故事的時候,謝盈萱的表現真的超標,簡直破表。她面對小三,從容不迫,卻又隱隱自卑,面對吉哥,她看似佔上風實則小女人,我很喜歡她拿著CD在鋼琴痛苦的那一段,她告訴吉哥:「你真的傷到我了⋯⋯」
編劇不寫她是一個片面的嬌縱千金,也不寫她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冰山美人,她有強勢,也有弱勢,整個看下來反而覺得飽滿,謝盈萱的臉適合豪放,但她的喬恩,既有女強人的骨幹,也有小女人的模樣。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ㄋ,而且這段有婚戒亮點
戲份較少的吉哥和喬琪也很有記憶點,鄒承恩這幾年由歌手轉型演員,我覺得轉型很成功,演技頗自然。而近年一直拿獎的實力派小豆令人驚艷,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是《天黑請閉眼》的溫柔澄芳,到了這裡,她已經成了氣焰旺盛的宋喬琪。
小豆對喬琪理性和崩潰的界線掌握得很好,無論是居高臨下或是被壓落底,她在氣勢上一直都很足夠。她和李千那在辦公室的針鋒相對也是我印象極深的一段戲,瞪人的一雙眼睛十分有神,隱忍到人走出去才氣得拍桌子撞椅子也相當有張力。
耘海村村民重磅登場!
有看過花絮的就知道,這群純樸小村民簡直就像活在我們的世界一般,感情好到聊天聊到導演喊卡也沒發現。米康米唐、秈秈細粒仔,還有珍妮佛、美蔥姨、肉菩伯、永媜、大力叔、源叔和馬耀,還有阿咪!每一個人都是很重要的成員。最後一集裡大家集體回歸的畫面我重複看了好幾次,就像最後兩集的標題:「日後天漸暖」、「萬物蠢蠢欲動」,有了村民回歸的耘海村終於迎回了和煦的春天。
在都市中迷失自我,在鄉村裡找回初心
他們兩個真的很可愛,我要多放一點
《種菜女神》雖然是商業言情劇,還帶了點奇幻和偶像劇的元素,卻在鄉村線的群戲上保留臺灣人最擅長的,用角色裡的甘草人物去襯托戲劇,上一次這樣看著一群角色井然有序、獨具特色,每個人還都演得花枝亂顫(?),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和課題需要去完成的,應該就數《花甲男孩轉大人》了。
儘管兩者想要探討的核心議題不同,劇本的寫實程度、著眼點和力道也皆有差異,但是他們都在為劇本創造更多的價值,也在努力讓戲劇走出台灣的味道,能看到台劇有這樣的成果實在令人感動。
非常推薦還沒看、看到一半的人去把這齣戲追完。前幾集稍微普通,甚至有點偶像劇邏輯沒錯,你可能看了會覺得沒我說的那麼神,但你只要跟阿鳴一樣有耐心,之後你就會跟他一樣對這個村子無法自拔,R檔一打,油門一踩,不是發現自己正轉向出發去花蓮耘海村,就是已經在去的路上。
片頭也超級可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