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一個正在臺灣進行的狀態,還是被汙名化的名詞?
黎胖
黎胖

統戰:一個正在臺灣進行的狀態,還是被汙名化的名詞?

黎胖
黎胖發佈於黎胖
2019-11-09|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在2016年,中國派遣上海市委「統戰部部長」來台參加台北雙城論壇,當時臺北市長柯文哲接受採訪時曾言「統戰一詞在台灣被汙名化。」表示在對岸,統戰只是一個正常的辭彙。由於國人對統戰並不了解,因此在政治明星的包裝與宣傳下,就對「統戰被汙名化」這件事含混全收。
事實上,回顧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不僅面臨共產黨的軍事攻勢,還面臨社會各界的抗爭運動、政治上第三勢力與之對立、政府內部不知誰可信任、軍隊與高官身旁充斥間諜,這種情況不僅是客觀的局勢,而是中共「統戰」的攻勢已經滲透整個國民黨政府、軍隊和社會各界,導致能在各方面向國民黨發動全面攻勢,最終將其擊敗、取得政權。
圖片取自東森新聞
經歷2018年選舉結果的震撼之後,臺灣人才開始正視這些問題,發現台灣的政客、宮廟、教會、商人等社會各界既對中國親近,又無法、不願擺脫對中國的依賴,更有臺灣人進入人大等中國政府機構當代表、委員作為統戰樣板。我們是否可以認為統戰是一個被汙名化的辭彙?還是我們應該對統戰有更多認識呢?統戰之於共產黨來說,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什麼是「統戰」?

統一戰線(統戰)」是隨著中共建黨立國,逐步發展而成的重要成功法寶,核心概念是:為了對抗共同的敵人,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特別是有影響力的人。而又可細分為拉攏與宣傳兩個部分,宣傳是讓人們理解各個問題上黨路線的底細,拉攏則是盡可能讓更多人加入己方,或者支持政策,再者是透過分化使其保持中立,以擊敗敵人
主持統戰工作者為「統戰部」。中國會從政治角度分類社會上的人們,而只要有助於達到目的,統戰的對象無所不包,並依此制定統戰策略。中國也會建立各種社會團體,藉由團體的壓力、輿論或各種形式的參與來協助統戰攻勢。
統戰工作要與大批(共產)黨外人士建立個人關係,而個人關係是統戰工作的關鍵。為了搞好關係、鞏固友誼,中國常派出最優秀的人才與那些被認為最有價值的統戰對象接觸,在生日或紀念日送上禮物與祝福,邀請他們與中國重要人物會面,傳遞中國當局的重視與關懷,這讓他們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更可能自我膨脹,自認可藉由接近權力核心,去影響中國領導人。藉由這些互動,雙方的相互關係也就建立起來,並可深化統戰力道。
知識份子和藝術家一直都是統戰的對象,因為透過他們的文字、藝術等方式,可以傳遞更好理解的訊息去影響民眾,例如學習小組(讀書會)、報刊、雜誌、電視、電影、歌曲等。知識份子除了學者、教師,更包括管理、行政、技術人員和專家等專業階層,因為其學有專長,舉止足以影響社會。畢竟在危機時刻、做出方向性改變時,抓緊思想至關重要,鼓舞人心的意念總會使人為了美好將來做出犧牲奉獻,這就是統戰的價值。
政治人物、社會菁英、富豪、商人、地主、明星、中產階級、學生、工人、民主派、反共人士甚至藏獨疆獨台獨港獨等都是統戰的對象。中國通常會針對他們的利益與活動,以制定、執行統戰策略。例如商人的政治傾向往往與其做生意者掛勾,因此與中國親近的大商人,生意越做越好。
金融時報指出中國國台辦操縱旺中集團,圖片取自中央社
而對於不受拉攏者,統戰的目的即是確保他們退出敵對陣營、保持中立,以利於擊敗、瓦解反對派。這主要透過拉攏和排斥兩手策略並行。
「拉攏」具有影響力的利益集團代表因為這些人可以透過自身言語和行動影響大眾,拆卸人們對中國的心防,進而成為中國的代言人。所以只要有用,即使中國是無神論國家,也接受宗教團體代表。「排斥」則是將反對的聲音邊緣化,集中火力攻擊,甚至驅逐出去(不管採用言語還是暴力)。
被統戰的對象會根據影響力大小和忠誠度,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等中央層級或省市等地方級人大安排政治位置,培養他們成為黨的支持者,也用作門面妝飾
簡而言之,「統戰」就是「製造關係」。這種關係包含人對人、人對團體、人對社會、團體對人、團體對團體、團體對社會的關係,可正面也可負面。面對要達成的目標,針對不同的立場、階級與對象,中國透過拉攏、聯盟、同情、分化、中立、瓦解、孤立等種種方式達成目的,使自己與盟友的力量最大化,敵人的力量最小化,最後消滅敵人、達到目標。而被統戰對象是否被統戰成功,可以梁慕嫻所言做為檢測:
當一個人被中共選中成為統戰對象時,他立即面對一連串心理的、感情的、原則性的思想掙扎與及修養和品格的考驗。他會有榮耀感、滿足感,以為自己更被重視。他們既然與中共做朋友,不知不覺中有一份見面情,為中共給予的好處感恩戴德,便開始為中共的罪行開脫,不好意思拒絕中共的要求,不想得罪中共,進而為中共辦事,失去普世價值的底線。 如果被統戰者開始對是非黑白,平等公義閉口不言,不再批評中共,即是說中共統戰成功了。
出任上海市政協的盧麗安和出任香港政協代表的凌友詩,是中國放置在統戰機構政協的樣板人物。圖片均取自BBC()。

宣傳機制

統戰必須與「宣傳(政治化妝)」密切連結。中共自建黨起即深知宣傳的重要性,也善於宣傳,深明更透過正確使用政治敏感辭彙,足以抑制公論,抗衡社會變革。因此,宣傳成為中國維護合法性及權力的「命脈」。
中國宣傳系統由四個方面組成:全國黨政機關部門與國企;軍隊;國有教育、體育、文化、媒體、大學等部門;官方與民間的非政府組織(後者必須在主管意識形態問題的中宣部轄下之民政部登記註冊)。
宣傳工作劃分為「內部(國內)」與「外部(外國人、華僑與世界各國)」,可再分為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四大範疇。宣傳部及兄弟單位「對外宣傳辦公室」均由黨政高官直接領導。
而宣傳的方式可以分為三類:控制媒體、打造言論、運用宣傳技巧
中國善用各種通訊方式宣傳。1937年中共就成立新華社、1948年創立人民日報、1958年創立中央電視台作為黨的喉舌和正式機構,這些媒體由黨監管內容,政府監督運作,並透過黨機器控管機構官員,記者編輯均忠於黨
中共最早的宣傳機構,也是1997年以前中共在香港從事政治活動的掩護,2000年後中聯辦取代其政治功能。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宣傳的言論與目標亦屢有變化。毛時代以推動世界革命為目標。現今已不再鼓吹革命,加上六四衝擊,因此改宣揚「在黨的領導下,中國強大、人民富裕,因此黨的領導是不可或缺的」概念,加上配合外國想阻擋、分裂中國的「愛國主義」作為新價值觀,作為鞏固、維護政權合法性為標的,並將此進行宣傳與教育,使其根深蒂固於中國人的思想。
使用宣傳技巧則是為了從根本上影響語言、思想和情感,成功後就能較少直接禁止的方式。為此,中國要確保人們對話中使用的術語與定義,都符合中宣部定期發布各種正確用語與定義。這可以藉由媒體「重複」使用來達成,因為重複的力量是無法抵抗的。即使人們意識到是政治宣傳,這些影響仍然深入人心,難以抹除。宣傳透過以下五種技巧來達成目標(以台灣為例):
一、重複說明:精心挑選出一個口號,經過多人重複,即可形成定見。例如「垃圾不分藍綠」。
二、故意含糊其辭:空泛籠統的概念容易達成共識,因為魔鬼藏在細節,而可行性或公眾認受性在最終的細節,而細節問題可容後擬定。例如「兩岸一家親」。
三、人身攻擊與標籤:對對手進行人身攻擊,而不是針對其方針政策,目的是突出對方的弱點或缺點,以此削弱公眾信任並形成偏見。例如「OOO身旁的人都貪汙」。
四、轉移實質問題:標籤亦使得攻擊者偏離對方提出的實質問題,分散注意力。例如「統戰被汙名化」。
五、醜化反對派:醜化反對派,目的在使其得不到公眾支持。例如「1450又在帶風向」。
六、斥為「少數人」的論點:宣稱有些人或只有少數人有不同意見或製造障礙,藉此抹煞可能有大量人持反對意見的事實。例如「OOO販賣亡國感」。
圖片取自中視新聞
因此,宣傳工作不僅是宣傳,而是要影響公共用語與觀點,確保黨政機關部門及其附隨組織在各種問題的闡釋上,與黨的口徑、路線一致,甚至是讓人民與黨一致。

統戰的目的

中國進行統戰與宣傳就是在弱化、瓦解並擊敗他們的敵人,以達成目標。他們在這過程中,可以靈活、有彈性地、廣泛地接觸各階層以及社會菁英,藉此達到統戰與宣傳的目的,並善用各種宣傳技巧影響人們的思想,使人們有意或無意都成為其統戰與宣傳工具,以遂其目的。
香港就是中國統戰的實驗場所。中國在香港實行統戰的目的,是為了維持香港各界菁英與中國共同認為的資本主義社會現狀,藉此穩固上層與黨國權貴的利益,並為中國發展貢獻最大利益,儘管而廣大香港人的利益被置之不理。這個現狀的維持,透過選舉制度中的功能界別組合、特首的間接選舉以及少數的普選議員,藉由中聯辦的統戰與協調,在選舉中選出北京支持與滿意,又能維持菁英們認為能保守現況的最佳組合,壓制反對派的聲浪,以成功達到目標。我在〈中港關係,一部統戰史──讀《地下陣線:中共與香港的歷史》〉文中,就詳細描繪了中國對香港統戰的過程,甚至可以推測香港經驗最後應用在台灣身上。
E
在海外,中國在2008年透過「大外宣」計畫、金錢攻勢和招待回國晉見政要,成功統戰大量海外華人社團,使海外華人、華文傳播媒體都成為中國官方的傳聲筒,宣揚、灌輸海外華人愛國主義,使之成為中國在外國當地的一股影響勢力。
中國更進一步統戰各國政治、商業等各界菁英群體,藉由巨大的市場、海外華人富商、公司或各種政治獻金管道,對各國政界和商業巨頭進行統戰,更透過孔子學院等機構,長期進行形象的宣傳打造,澳洲即為最明顯的例證。而中國也以此破壞我國邦交,索羅門群島的斷交即為一例。
而針對臺灣,中國的目的又有不同。

一個案例:2018臺灣九合一選舉

中國對台灣的目的,則是吞併台灣
首先,中國對統促黨、愛國同心會各種統派社團、政黨進行交流,給予支持與甜頭,之後提供大量資金,讓他們藉由各種手法深耕臺灣各階層,例如對弱勢提供補助獎學金,贏取人們的支持,一步一步進行耕耘到社會的角落,影響人心。
E
另外,他們也透過傳統媒體、社群媒體與社交app的資訊傳遞,藉由製造出來的資訊來引導台灣人民群眾對中國的好感,並透過宣傳技巧深化人們對綠營的反感,特別是運用重複的力量,塑造人們的情感與認知。
再者,利用臺灣崇拜政治明星的文化,以及2014–2016年抗中各陣營的弱點,運用統戰技巧讓他們靠向中國;或者利用彼此之間的矛盾、洩漏資訊,使之對執政黨懷有敵意並加以攻擊,甚至讓他們有贏取鎂光燈、坐大並取而代之的企圖;又或者是保持中立不與之合作,成功弱化、肢解抵抗力量,如同過去香港泛民主派的分裂。
隨後,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統促黨等統派政黨,地方派系、教會、宮廟等傳統政治力量,以及長期耕耘的地方社團,各方面的整合由中國統戰部門進行協調和資源分配,並憑藉台商等各種管道匯入金流,完成對抗民進黨的統一戰線,與中國在臺的宣傳機器協調步伐,共同發動聯合作戰
因此,在選前中國在電視、網路、報紙、社群app等途徑大量運用上述宣傳技巧(特別是重複的力量,看看各家媒體重複報導誰),在選前大量製造、引導過去的反感情緒給臺灣人,藉由過往建立的刻板認知,營造人們選賢與能、教訓執政黨的心情,最終協助代理人們在選舉中取得大勝,完成「地方包圍中央」,建造出讓中國代理人在2020年中央選舉中,更進一步取得行政權與立法權,以便未來簽署和平協議、完成一國兩制的基礎。
而這場選舉,我們也看出,中國不僅栽培自己屬意的候選人、培植力挺無黨籍和小黨候選人,並根據屬意的候選人順序,在資金、傳媒曝光度、製造抹黑資訊、票源配置和協調各種派系等選戰資源上予以安排,最終並成功地、全面地弱化主要敵人民進黨,並扶植代理人和可以削弱民進黨的小黨與無黨籍候選人上台,進而對2020年中央選舉形成威脅。
高雄市長韓國瑜選後即赴港與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會面。圖片來源:BBC
而迎來大勝後,並不意味著中國只將心力放在代理人身上。透過各種管道、針對台灣各界發動的統戰攻勢,以及傳統與電子傳媒、社交app上的宣傳攻勢(資訊戰)均仍未停歇。而對於其他陣營,特別是對中國較具反感、曾經對抗過中國的一方,利用個人、政黨本身的弱點或意欲,仍然持續給予各種可打擊執政黨的資訊,提供政治明星媒體舞台,並營造「我可取而代之」的心態,使之無法與他人協調、合作,進一步削弱、瓦解他們的聯盟,達到中國「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目標。這齣劇碼於2018年選後仍然持續上演。
回頭再看一開始的問題:「統戰這個名詞真的被汙名化」了嗎?相信大家心中已有答案。

面對統戰的選擇?

中國對台灣、對香港、對世界各國的統戰無孔不入,如同電影《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中滲透各界的九頭蛇一般,妄圖操控世界,建立一套以中國為頂點、以極權為文明價值的全球政治秩序。
中國過去在新疆實驗的人臉辨識監控系統,以及對人信用評分、標準卻不明且記錄公民生活方方面面的社會信用系統,都已在中國內部施行。這些透過大數據和演算法、嚴格計算與監控人們生活習慣乃至於思想的系統,如同電影中九頭蛇設計的洞見計畫般,能夠預先計算出誰具有危害統治者秩序的思想,並將其作為思想犯,加以消滅。隨著中國世界秩序透過各種手段擴張,極權主義將擴散至全世界。在這場自由對抗極權的戰爭中,台港就處於戰爭最前線。
中國就是要讓我們自己用自己的選票,葬送自己的主權與民主。
中國明白,如果要強力奪走我們的自由,我們一定會反抗,所以需要透過統戰與宣傳,讓我們用選票投給他們的代理人,自願把自由交出去。而台灣由於國民黨過往長期的統治,灌輸了同為中華民族、血濃於水等思想,加上普遍使用的文字與語言多數相同,使得對抗中國統戰相對困難。
因此,現今要對抗中國的統戰,必須要有完善的法律制度、堅定對抗中國立場的政府以及完善的準備,才能夠阻擋中國統戰的入侵。因此台灣需要《外國代理人法案》妥善立法、能夠堅定執行的政府、不被代理人們掌控的國會才能確保執行與法律不被修改的安全,這也是2020的重頭大戲。
那些已經被統戰的人總是有意無意透過善意幫中國開脫,幫忙中國化解臺灣人對中國的心防。因此,我們若要堅拒統戰,除了堅定支持抗中的政黨繼續執政,自己也需要像梁慕嫻所言:
要破解中共的統戰策略,人們要有高瞻遠矚,胸懷坦蕩,無私無求的品格,要有堅定的民主信念和信心,更要認識中共的本質,才能看穿中共的陰謀鬼計,不會上當受騙。………要有堅決拒絕被統戰的決心。
統戰不是無敵的。中國肯定發動了統一戰線進行分化、反制、打擊、抹黑,意圖瓦解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然而在「不篤灰、不譴責、不割席」的香港共同體面前,統戰伎倆已經失效。這證明了若人們明白彼此均是生死與共的共同體手足,那麼中國的統戰就毫無用武之地。
現實世界沒有美國隊長幫我們阻擋現實的九頭蛇,我們唯有堅定自己的心志,洞悉他們的陰謀,才能守護自己的家園,香港已經證明了沒有民主自由,我們所希望保護、珍視的一切,未來將不復存在。

參考資訊:
陸恭蕙,《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1。
何清漣,《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新北市:八旗文化,2019。
梁慕嫻,〈幾個特徵說明中共對你統戰成功了〉,上報,20190828。
尚萬皮,〈中國如何滲透法國〉,報呱,20190923。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黎胖
黎胖
愛好用閱讀理解世界的人。
本文發佈於
書評書介、史普文章、影評隨感、政治時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