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豪門保姆日記來看,所謂上流

2020/02/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當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保姆或者外傭的孩子。孩子是很敏感的,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誰關心他,誰漠視他,小小年紀就得懂得察言觀色,小小年紀就得學會看懂父母的情緒,是幸也是不幸。
主修人類學的女主角安妮(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的作者在書裡也提到該書,更生動的描寫上東區保母與貴婦間的微妙關係)畢業後找不到相對應的工作,又怕住在紐澤西擔任護士的媽媽擔心她的出路,所幸誤打誤撞進了Mrs. X家擔任小男孩Grayer的保姆。
X太太跟無數紐約上東區的貴婦媽媽一樣,受過良好教育,可惜不是出身紐約世家,只能靠著丈夫的社會地位攀升到貴婦階層。可貴婦圈要拼的東西太多,拼丈夫,拼孩子,拼身材,拼美貌。拼到最後卻拼不完整自己的人生,因為一路在拼的路程中已忘記初心,更忘了自己曾經的夢想,甚至對待周遭所有人,尤其女人,都是想搶走她X太太位置的假想敵。
在她忙於鞏固自己的位置時,忽略了兒子Grayer對她的孺慕之情,Grayer趕走一個又一個保姆就是想贏得母親的注意力,但X太太無心於此,也從沒發現Grayer渴望與她親近交流。此時,剛出校園的安妮出現了,從被Grayer捉弄的無奈生氣憤怒到心疼他不過是個渴望母愛父愛的孩子。
電影將保母安妮一路從旁觀者的角度來重新審慎所謂的親子關係詮釋的很到位,包括她本身與母親的關係。即便她隱瞞了母親自己的工作狀態,但終究在她急需幫忙時母親也來到她的身旁幫她處理Grayer生病發燒的照護工作。再多的物質都敵不過孩子想要父母的陪伴及關愛。一個專注的眼神,一個擁抱,甚至一個微笑就能讓孩子感到被愛。孩子就是這麼簡單又不簡單。
當X太太終於頓悟自己花了大把時間社交而輕忽兒子Grayer的情感需求導致Grayer過分依賴保母安妮,且在不知不覺中安妮於Grayer心目中的地位幾乎就要等同母親,甚至超越母親時。X太太當機立斷,處理了名存實亡的婚姻。離婚,帶著孩子重拾以往自己喜歡的藝術工作。母職的覺醒,讓此前失去孩子信任的她須小心翼翼,一點一滴的重新贏得孩子的信任。自我的覺醒,讓她藉由工作一步步的重新找回自己。
人都會學著適應,包括小孩。普天之下,沒有一種情感是不需要付出的,親情不是天生,母職不是天生,在孩子長大的過程中,父母也隨之成長。因此當X太太寫卡片給安妮告訴她Grayer過得很好且Grayer提及安妮的次數越來越少時,安妮心中難免傷感,畢竟真心實意付出過的情感若被淡忘總有些許感傷,但安妮由衷為Grayer跟X太太感到高興。畢竟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有些陪伴,錯過了就不再。
The Nanny Diaries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跨文化研究員:喜閱讀,愛電影,聽音樂。 graduate from: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在跨文化裡學習兼容並蓄。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