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活著就是一場旅行?終歸是命運的奴隸(上)── NS遊戲 歧路旅人 隱藏結局 劇情概要與心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前言

  進入隱藏結局的條件,必須解開兩位關鍵人物的支線任務。一位是玩家無論選擇哪位角色,通關第一章離開城鎮時,作為支線任務教學出現的男子 ── 尋找父親的克里斯.克洛斯佛德;另一位是在盜賊初章宅邸樹蔭下,尋找金髮、碧眼,能把人生的一切,直到最後一滴血都獻給自己的 ── 等待命中注定之人的女子莉布拉克。

  當解完兩人的支線任務,便知道克里斯,是莉布拉克等待的命中注定之人;莉布拉克則掌握了克里斯父親的下落。同時,隱藏結局的條件齊全,於是開啟了荷魯布爾古戰場遺址。
  進入戰場遺址,將與8個黑暗靈魂戰鬥,戰勝後將取得部分主線中關鍵人物的自白,以及作為影響整個故事始末的男人 ── 格拉墨.克洛斯佛德,克里斯之父的自白。這些自白將散落在各個角色故事中的伏筆收攏,同時也讓零散的遊戲劇情,集結成一部完整的故事。
筆者歉言:
  隱藏結局沒有圖片足以作為文章段落的緩衝。因此,接下來是以純文字的形式呈現;並且,因為遊戲伏筆挺多,若加上筆者想法的話,篇幅會過長,導致本來不易閱讀的此篇,更容易讓做為讀者的您無法耐下心閱讀。出於這項考量,所以會在適當的角色自白裡,將文章拆分成(上)、(下)兩篇。基於上述兩點,若您已做好準備,便請您隨著下圖的終結之門,進入筆者整理的文章當中吧!

盜賊線 ── 宅邸當家的手記

  作為這座宅邸的當家,從先祖繼承而來的 ── 守護四顆龍石的使命,是比豐厚財產更為重要的事物。龍石是荷魯布爾古建國國王賞賜給第一任當家的傳家之物。200年前,建國國王與大魔術師奧金.克洛斯佛德為了封印「終結之門」,於是使用龍石的力量。「力量不分善惡。端看持劍者是為善抑或是為惡。」正因為如此,建國國王才會將龍石託付給自己信賴的騎士、摯友,也是這座宅邸的第一任當家。

  然而,龍石蘊藏龐大力量的秘密,招來無止盡的慾望。盯上宅邸財產與龍石價值的宵小們源源不絕。最終在他人的設計下,現任的宅邸當家與妻子乘坐的馬車翻覆,獨留宅邸大小姐與管家守護家族的使命。
筆者補述:
  盜賊線中,盜賊接受宅邸大小姐的請託,四處尋找遭竊的家族秘寶,就是宅邸當家自白中提到的龍石。龍石則是開啟「終結之門」的必要條件。盜賊線中家族秘寶流轉各處,甚至最終落到背叛盜賊的夥伴手裡,並且隱藏結局裡「終結之門」已然開啟。由此可以推測,當盜賊踏上尋找家族秘寶的旅途時,莉布拉克早已使用龍石打開「終結之門」,並在沒有利用價值後便隨手拋棄,龍石才因此輾轉各地。


格拉墨.克洛斯佛德的手記(一)、(二)

  因為妻子罹患絕症,為了尋找救治妻子的方法,格拉墨出外旅遊,不斷尋求著可能性。蒐集藥方材料的格拉墨,在旅途中接獲妻子病情惡化的消息,便打算加緊腳步尋找藥材。與商人線的商船船長相遇,對分秒必爭的格拉墨而言,乘上商船是唯一的選擇,然而卻遭到商船船長拒絕。為了取得商船船長的許可,格拉墨將自己最值錢的旅途手記遞給他,以作為乘船的報酬。面對滿船的珍稀寶物,格拉墨仍舊遞給自己一本默默無名的手記,深知何謂寶物的商船船長因此笑了笑,於是讓他上船打雜,代替支付旅途的費用。

  儘管格拉墨製作出藥,抵達家鄉後,等待自己的卻是妻子的死訊。正當格拉墨認為自己已喪失活下去的意義時,名叫莉布拉克的女子找上了他。「你想不想再見你夫人一面呢?」惡魔般的低語,趁著格拉墨心靈脆弱之際,誘惑著他的心神。為了再見妻子一面,格拉墨聽從莉布拉克的指示,準備前往連接生者與死者的「終結之門」。在旅途經過的村莊,格拉墨偶然遇見了一名少年。奪去妻子性命的疾病,如今也正蠶食著少年的身體。彷彿命中注定般的巧合,讓格拉墨毫不猶豫地將本來用來拯救妻子的藥,用在了少年身上。「因為有人受苦,所以我要幫他。......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吧?」看著向自己問著問題的少年病情逐漸好轉,讓格拉墨回答問題的同時,心中感受到些許的救贖感。「我也能夠變得像叔叔你一樣嗎?」少年對藥師的純真憧憬,更是超出他預期得到的回饋。自己的旅途並非是沒有意義的,懷著這樣的想法,格拉墨再次踏上前往「終結之門」的旅途。
筆者超譯:
  在藥師線的藥師眼裡,格拉墨是救助生命的旅行藥師;在商人線的商人眼裡,格拉墨卻是無名的旅行者;甚至,在商人的終章 Boss 眼裡,格拉墨什麼人都不是,僅僅是能夠獲取權勢、力量的象徵。格拉墨旅途中的表裏如一,在不同人的眼中,卻仍舊有著不一樣的身分與意義。

  他人眼中的自己又是何種樣貌呢?是有趣?無聊?討喜的?令人厭惡的?無論我們以什麼樣的姿態 ── 誠摯地展現自己,抑或戴上面具迎合他人,在不同人眼中都不會是相同的自己。因此,與其去苦惱他人的目光,讓自己的言行束手束腳;不如找出自己最舒坦的社交模式,展現想呈現給他人看的一面,剩下的就交由他人去如何評價自己吧。


格拉墨.克洛斯佛德的手記(三)

  抵達「終結之門」的格拉墨,本能地拒絕著門後傳出的異常;同時在他對邪惡的氛圍屏息之際,莉布拉克熟練地描繪魔法陣。毫無猶疑的手法,可以推測出她做過無數次的練習。也因此讓格拉墨感受到莉布拉克有多麼迫不及待,以及對儀式有多麼深刻的執著。

  與妻子重逢的誘惑,壓下了格拉墨對於儀式的疑慮。然而,莉布拉克僅是利用格拉墨對死者的思念,將擁有昔日封印魔神的大魔術師血脈的自己,做為魔神復活的容器。儘管格拉墨為逐漸化為異形的雙手感到恐懼,但是在知曉莉布拉克的真實目的後,卻讓格拉墨沒有理由逃走。一旦自己逃走,未來將輪到自己的兒子被盯上,這讓格拉墨下定決心看清儀式的一切流程,摧毀她的陰謀。

  儘管格拉墨擁有強大的意志,魔神的力量卻遠遠超出他的想像,不斷侵蝕著他的身體,抹殺他的心靈。在命懸一線之際,想起妻子與兒子笑容的格拉墨,脫離了儀式的掌控,並重創了莉布拉克,卻終究成為了非人的怪物。自那之後,格拉墨四處流浪,偶爾失去意識,恢復神智後,周遭就會出現遭到破壞、石化的痕跡。漸漸地、失去意識的間隔越來越短,格拉墨也開始被人追捕。無人知曉化身成怪物的軀體裡,寄宿著人類的靈魂。
筆者解讀:
  獵人線開頭曾經提到,獵人繼承了能透過讀取魔物內心,藉此控制對方的技巧。然而,在面對終章 Boss 紅眼時,獵人卻詫異於自己無法讀取紅眼的內在情感。一切都在格拉墨的自白得到解釋。無法解讀紅眼的情感,是因為紅眼並非魔物,而是化身成非人怪物,最終被抹殺意識的格拉墨。

  另一方面,學者線的許多謎團也能得到解釋。校長與秘書利用《邊獄之書》,以人血製造而成的結晶,用途並非讓人獲得超脫世俗的力量,而是企圖強化人類的肉體,獲得能承載魔神力量的容器,讓魔神得以降臨於世同時,終章古代遺跡的壁畫,正是成為怪物後,尚能保持意識的格拉墨,為了為後世留下希望,因此用文字描繪而成的警訊。


學者線 ── 校長伊馮的手記

  學生時代的秘書,向還未成為校長的伊馮介紹了莉布拉克。莉布拉克看穿伊馮對於知識的貪婪,因此誘惑他殺掉現任的校長,以取得只有校長才能借閱的禁書 ── 《邊獄之書》。自負的伊馮認為現任校長平庸無能,如周遭人一般無法理解自己的優秀才能,因此自己才遭到埋沒。為了證明自己,伊馮接受莉布拉克的蠱惑,不留證據地暗殺掉校長,由自己取而代之。

  取得了崇高的地位,並得以窺伺知識深淵的機會後,伊馮再次與莉布拉克見面,換來的卻是冷漠的微笑。伊馮知道或許她只是想利用自己,除掉頑固守舊的校長。然而,面對《邊獄之書》無窮的奧妙,以及作為助手的秘書不時帶來的珍稀書籍,讓伊馮無暇去在意莉布拉克和秘書的異常。

  當伊馮作為校長終於完成高效提取生死之力的理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他,終於遭到秘書的拋棄。秘書將不完整的血晶石交給伊馮,引來鍥而不捨追尋真理的學者,在不玷汙雙手的情況下,抹殺掉伊馮。臨死前察覺一切真相的伊馮校長,最終也僅能用怨毒的詛咒著利用自己的兩人。
筆者疑問:
  校長的自白儘管解釋了血晶石的緣由,然而秘書的真實身分是什麼?又是如何認識莉布拉克呢?另外,一路奔往「終結之門」,最終卻化作「紅眼」的格拉墨,又是如何得知古代遺跡的地點,才能在壁畫留下給後世的警訊呢?至少筆者在遊戲主線上,似乎沒有找到更多的解釋。
未完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38會員
129內容數
非專業遊戲評論、攻略的休閒玩家,因此文章都是遊玩後非常不客觀的心得記錄。目前佛系更新,不定時會寫一下劇情心得、遊戲攻略。寫不出什麼有深度的文章,但期許能用淺俗的文字,推薦有趣、有深度的作品。 如果有什麼想私下問或聊的,可以私訊我巴哈的帳號(不過我太常潛水,所以不一定會馬上看到訊息就是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