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人生與棋局的意境之美:漫談《3月的獅子》的意象美學

2020/07/1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筆者身邊總有一批動漫迷堅持不看那些熱門必看的動畫(如航海王、火影忍者等),而支持稍嫌冷門,但內行人絕對不能錯過的作品。而其中一部非羽海野千花老師的《3月的獅子》莫屬。故事講述主角桐山零自幼因意外事故失去雙親,被將棋棋士家庭領養的他,因為其才能傑出,在家中備受其他姊弟排擠。從此搬到東京舊市鎮獨居,憑藉唯一的技能-將棋獨力生活。在遇到了川本家的三姊妹後,這樣的孤獨生活開始有了轉變。
(圖源:《3月的獅子》日文官網)
儘管有著悲劇性的開端及一般人不太熟悉的主題,但羽海野千花老師在這部作品中描繪了許多的關愛與溫柔,比起棋盤上的勝負,情感才是《3月的獅子》的強項。漫畫英文副標題為「March comes in like a lion」。這句出自英國天氣諺語。但這句諺語其實還有下文:「三月來如雄獅,去如羔羊。」(March comes in like a lion and goes out like a lamb)原意是英國的3月天氣濕冷令人不適,但作為春天的開端,之後天氣應該會逐漸變得宜人。正如在羽海野在訪問中提到,她感受到「這句話如同開啟了一段劇情」(物語がつくれそうな言葉)。也使得《3月的獅子》作為一個作品標題有了多重意義:它一方面乘載了作品的氛圍、另一方面回應了作品中將棋棋士從3月開始展開獅子王戰,要「宛如變成獅子一般」爭取勝績。細究《3月的獅子》內容,每個篇章都有其沉重的一面,但後面總有著撫慰人心之處。細究其成功之處,我認為這種「類比的美學」絕對值得一提。
(圖源:《3月的獅子》第1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這個「類比的美學」是什麼呢?簡單來說,《3月的獅子》雖然是將棋漫畫,但裡面的內容卻大量使用了其他意象的比擬。每個角色在不同的處境下,透過作者的描繪、角色的獨白,都會對應到不同的意象,這些意象本身往往就是每篇的標題。例如在《在杜鵑鳥巢之上》這集,零偶然回憶起自己在寄養家庭的處境,形容自己像是「杜鵑鳥」,在別人的家享受著他人父母的關照、榨取親生兒女應得的關愛,為此感到內疚。從內疚到自立,再到逐漸融入身邊的人群中,這是主角零的人際課題,也對於他成為一個職業棋士的心態建立上至關重要。
(圖源:《3月的獅子》第5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另一個雖然與將棋無關,但引領零逐步走出孤獨的重要的女主角-川本家的二女兒日向,則被比擬為瓢蟲。由於其向陽、喜好往上爬的習性,在日本又被稱為「天道蟲」。川本日向活潑外向,但也有著纖細的一面,面對同儕霸凌他人也只有她敢於挺身而出,人如其名,她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種意象。要探討這個意象就得回歸故事中,當零小時候被霸凌時,常常躲在樹叢中一邊解詰將棋,一邊看著瓢蟲在葉子上爬呀爬,不斷向上,接著展翅飛向天空,孤獨的心就這樣被一支小小的瓢蟲安慰了。
(圖源:《3月的獅子》第26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讀者在觀看日向被霸凌後再回頭看這一幕,便會理解零獨白中所說的「人真是不可思議,竟然會在過去那麼久之後,在完全不同的方向中,以狂風暴雨之勢被拯救。」以及他稱呼日向為「即使耗盡一生,也要回報」的恩人的心境。零跟日向同樣是被霸凌者,但他從日向的反應中看出了被霸凌者也可以有反擊的姿態、也可以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從瓢蟲到日向,零看到了將棋以外,自己被他人拯救、自己也可以拯救他人的可能。他們兩人的命運自此有了決定性的交集。所謂的意象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它引導著人們心中的聯想,可以跨越時空,在記憶的場景中重新賦予事件新的意義,甚至給予人們勇氣走向未來。《3月的獅子》在這點描繪上特別傑出。
(圖源:《3月的獅子》第26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另一個有趣的點是,「川本日向」這個名字正好呼應了零每天從自己租屋處窗外看出去,面對河川與日光的景色。所以不必再問了,零跟日向絕對是鐵打的CP(笑。
(圖源:《3月的獅子》第1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不只是主角,還有其他棋手與棋局的類比

這種意象的比擬不僅限於主角,在《3月的獅子》中可說是俯拾皆是,像將棋界的低調強者-島田八段則被形容為櫸樹-「樸實而腳踏實地,累積自己的實力,再鍛鍊出渾厚的實力回歸,只能慢慢成長,卻能承受風雨,長成堅固高大的樹。」雖然他不受注目,但終有一天成為人人嚮往的強者。他與家鄉父老間不宣之於口但眾所皆知的牽絆,也讓讀者們忍不住想支持他。希望他能一路贏下去。
(圖源:《3月的獅子》第40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另一個被著墨很深的角色-「棋匠」柳原朔太郎,是故事中現役最年長的職業棋士,他明白自己今生不可能再創顛峰,卻只能守著僅有的棋匠頭銜、既有的老棋迷不放,人生處境宛如站在「烈火燒過的原野上」一片荒蕪,但他仍背負著眾人的期待全力拼鬥,燃燒自己最後的力量。正如零所形容,柳原的棋步緩慢,「就像慢慢流出的熔岩一樣沉重通紅、燦爛奪目」。
(圖源:《3月的獅子》第40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那麼,為何《3月的獅子》要如此大量的使用這樣的類比手法呢?首先是題材上的冷硬,相較於其他的戰鬥、冒險漫畫,將棋顯然是年輕讀者較難帶入的主題。《3月的獅子》選擇了另一種不同於《棋魂》的展現方式,它將人物的心境寫入某種譬喻式的情境中,例如,零對戰島田時,為了呈現他在局勢判讀上的不明,刻意把盤面描繪地像是浸在泥淖之中(搭配監督新房昭之熱愛的黑白畫面),直到島田下子,零仔細審視盤面才發現自己敗局已定。對於即便是看不懂將棋的觀眾來說,也可以明顯感受到零跟島田在實力上的差距。
(圖源:《3月的獅子》第十四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第二點是將棋意境的描述。《3月的獅子》連載至今,也描繪了不少高手對陣。到了這步,能真正看懂盤勢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了。羽海野老師勢必要更著重在棋士心路歷程的展現、面對每一步棋的反應。類比的美學使觀眾不只是看到棋盤上的鬥爭,更是每個棋士在心路歷程中的碰撞,豐富了《3月的獅子》整個畫面的呈現。前面提到的棋匠戰就是一個經典例子,透過櫸樹與火球的譬喻,島田跟柳原的對局是「所有棋士嚮往的死鬥」,島田的努力以及柳原的拼命交織其中,但在結束後,羽海野筆鋒一轉,描述彼此和樂,長輩們為柳原的勝利感到振奮、縱然抱怨,卻還想在人生的道路中持續邁進的勇氣。三月來如雄獅,去如羔羊。棋局也是如此。
(圖源:《3月的獅子》與日本現役棋士合作之海報)
我們從這些角色中可以發現,羽海野千花老師非常認真地營造每個人物給人的氛圍,而且依據每個人物的個性、年紀、成就等予以合理的設定。與其說《3月的獅子》主題是將棋,它更像是一齣群像劇,描繪著每個人在每個階段、每個人生叉路口會遇到的事情,又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情感、行動去面對。
(圖源:《3月的獅子》第5集,巴哈姆特動畫瘋)
在監督新房昭之獨特的美學之下(如:包括使用大量陰影、眼睛特寫與靜止畫、以45度角刻劃人物),我想《3月的獅子》明顯地達到了文學的高度。它不只討論棋盤上的勝負,也討論了棋士的生活、校園的霸凌、同儕的相處之道等等…棋局如人生,人生也如棋局,有時我們大膽進取,有時我們小心謹慎,有時我們想追求的東西不經意地唾手可得,但多數時候,我們想得而不可得,這些煩惱在我們心中成為了某個象徵、某種意象。這些精彩的意象塑造與氛圍縱然使得《3月的獅子》劇情步調較為緩慢,卻又是紮實地把每個人物塑造的淋漓盡致。這樣的意象美學,值得細細體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罵克伍陸
罵克伍陸
不正經但有讀過一些文學批評的寫作者。喜歡寫動漫、電影評論。偶爾會穿插一些理論剖析內容。文章散見於網路各平台(但這邊是總管區)。歡迎分享,但若想轉載內文至其他平台請先徵得同意喔!邀稿或聯絡請洽email: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