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的八卦 高基式體的高基 首度共享諾貝爾醫學獎的悲慘故事

2020/11/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相信每一位念生物的朋友都知道,細胞裡有個胞器的名字叫做高基氏體,但是你知道高基先生是哪位嗎?
卡米樓. 高基先生(Camillo Golgi)於1843年,出生在義大利的小鎮,口天吳(Corteno),現在為了紀念高基先生,小鎮改名為,口天吳 高基(Corteno Golgi)。高基爸就是一位醫生,高基先生隨後也步上老爸的後塵,進入帕維雅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Pavia)就讀。
醫學院畢業之後,高基先生當了一陣子軍醫,也加入了調察霍亂流行病源的團隊,但最後還是回到校園來做研究,在當時頂頂有名的犯罪學家,吸啥. 攏不熟先生(Cesare Lombroso),門下學習,並取得學位。
吸啥先生研究天才,瘋子和罪犯,結合了面相學,退化理論,心理學和社會達爾文主義,創造了自己的犯罪人類學,認為犯罪頃向是遺傳的,有些人天生就是罪犯。而且,人若是歹,看面著知,完全不給天生臭臉人一點機會....
高基先生在學的時候,就經常去聽當時著名的病理學家,揪囉. 比俗子喔先生(Giulio Bizzozero)的課。揪囉先生雖然比高基先生小3歲,但已經是組織學的先驅,成就卓著,血小板就是由揪囉先生命名的。兩人惺惺相惜,揪囉很開心的把高基先生引領進入實驗科學和顯微世界裡,高基先生也深受感動的要跟揪囉先生同居.....額,同居在一棟樓裡....。後來,高基先生甚至娶了揪囉先生的姪女為妻(為何看起來那麼像個幌子....)。
做研究總是吃不飽(做基礎科學,就像是做藝術一樣,看著美美的,但肚子餓餓的....),高基先生只好到米蘭的醫院去當醫生,賺點錢。但是,賺錢之餘,高基先生對研究的熱情依然不減,在自家的小廚房裡裝設了一個實驗室,下班後還在裡面搞東搞西(超級科學宅男阿)。
高基先生發明了一種厲害的神經染色技巧,黑反應(Black reaction),在當時可是神經科學上的重大突破,透過這種染色技巧,更仔細的呈現出神經細胞的型態。因此,黑反應又被稱做高基染色法(Golgi’s staining)。
利用高基染色法觀察腦神經細胞,高基先生提出了個假說,認為神經細胞應該從胎兒開始生長,遇到下一個神經細胞細細長長的樹突,就跟它融合,最後像網子一樣,在腦子裡錯縱複雜的交織成一片超級神經元,稱為 "合胞體(synctitium)" 。但是高基先生可敬的西班牙對手,神經科學家,剩剔牙哥先生(Santiago Ramon y Cajal),認為神經細胞應該是單獨存在,他們可與其他神經細胞接觸,但並沒有融合在一起,這稱為 "神經元學說(neuron doctrine)"。
那時候,贊成剩剔牙哥先生的科學家顯然比較多,高基先生的假說飽受質疑,但是高基先生平常太受歡迎,身為大學學院院長和議員,要參與校務和市政等公共衛生事務(像柯P一樣?),抽不出時間做實驗來證明自己的理論,在科學界的聲望一時下降了許多。
你以為高基先生院長議員都當過了,之後可以退休翹腳享清福嗎?錯!55歲,不能輸的高基先生終於有空了,就開始做實驗了....。回到實驗室,高基先生想要縮短染色的時間,這次只要染細胞膜,應該就可以更清楚的看到細胞間的網狀連結。結果反而意外的讓高基先生看到,在神經細胞裡面有些從來沒有被發現過的網狀構造,也就是後來的高基氏體。嚇得不輕的高基先生,直到研究助理也確認了這是胞器而不是垃圾物仔,才膽顫心驚的把在細胞內和細胞外發現的網狀結構,發表出去。
果然不出所料,科學界一開始不以為然的認為那些細絲,不過就是染色沒洗乾淨的渣渣而已,殊不知,那是他們的顯微鏡太爛,看不到這些絲狀物。不過越來越多科學家開始討論高基氏體是否真的存在,而風向漸漸吹向高基先生這邊的時候,剩剔牙哥先生又在那邊說,他在高基先生發表的8年前就有看到高基氏體了,只是沒說出來而已(這哪招....)。50年後,顯微鏡技術進步了,才眼見為憑的證明了,高基先生的銳利慧眼,可以看到你看不到的東西(額... 有點毛骨聳然....),然而高基先生早已長眠。
高基先生高超的染色技術,在1901年,籌備首屆諾貝爾醫學獎時,就已經被提名了。可能因為江湖裡的恩怨太多,而且在腦神經組織學上,剩剔牙哥先生利用高基先生的染色法,發現一個神經細胞的染色無法傳遞到下一個神經細胞上,證明了每個神經細胞都是獨立個體的神經元學說,得到更多科學家的認可,拖了五年,直到1906年,高基先生和剩剔牙哥先生,這對吵吵鬧鬧的冤家,一個染色,一個看切片,才共同獲頒第六屆諾貝爾醫學獎。這也是史上第一次,諾貝爾醫學獎由兩人共享。
「 高基發明的技術證明了自己的錯誤。據說他勉強拖著腳步到斯德哥爾摩去領和剩剔牙哥共享的諾貝爾獎。他們倆互相討厭,甚至沒有跟對方說話。剩剔牙哥在諾貝爾演說中好生好氣的讚美高基。高基則在自己演說時攻擊剩剔牙哥和神經元學說。混帳。」
-----行為 暴力,競爭,利他,人類行為背後的生物學 羅伯. 薩波斯基
Behave The biology of humans at our best and worst Robert M. Sapolsky
高基先生在諾貝爾獎台上,沒有風度的行為,為他自己的名聲抹上陰影。公道自在人心,就算響譽再高,人品不佳還是損人不利己的。
------------------------------------------------------
【 收聽 🎧 喜劇系科學 Podcast:Sky in the Wall】
Apple Podcast: 👉 https://reurl.cc/k0rn0n
Anchor FM: 👉 https://anchor.fm/wallis-liu
Youtube: 👉 https://reurl.cc/6l7KGr
【 收看 👀 喜劇系科學 Articles:Sky in the Wall】
Instagram: 👉 https://reurl.cc/m9rxMW
Facebook: 👉 https://facebook.com/skyinthewall
------------------------------------------------------
資料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millo_Golgihttps://pubmed.ncbi.nlm.nih.gov/9681625/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6198378_The_contribution_of_Camillo_Golgi_to_our_understanding_of_the_structure_of_the_nervous_system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nana.2019.00003/full
圖片來源: https://www.nytimes.com/2018/01/18/arts/design/brain-neuroscience-santiago-ramon-y-cajal-grey-gallery.htmlhttps://www.amazon.com/Santiago-Ramon-Cajal-1852-2003-Ciencia/dp/8495321467
#科學家的八卦#高基先生#剩剔牙哥先生#諾貝爾醫學獎#當年還正常的諾貝爾獎#高基式體#神經細胞#再怒也要上台領獎
高基先生意氣風發,鬍子爆發的照片
高基先生畫的高基式體
高基先生畫的神經細胞
剩剔牙哥先生與他的睡衣 喔 是實驗衣....
剩剔牙哥畫神經細胞,簡直是藝術家等級
高基先生當年用的傢私 顯微鏡
高基先生當年做的腦組織切片(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實驗紀錄和樣品都要保存好,得了諾貝爾獎之後才有東西可以拿來開博物館。)
左 高基先生當年畫的神經細胞; 右 高基先生做的腦組織染色樣品,用現在的顯微照相技術拍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Sky in the wall
Sky in the wall
我們是一群科學博士所組成的科學概念推廣團隊, 落腳世界各地追尋夢想. 秉著對科學原初的熱情與好奇, 分享科學角度中的生活. podcast (Sat 10am) 與科學家系列小文 (日更), 歡迎訂閱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