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VMIN】素人自拍06(Pornhuber AU,R18)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未滿18歲或不清楚RPS定義者,請盡速離開
06 #日本大阪行 #Pornhuber AU
相較於觀看訂閱頻道的YouTube,大部分人其實是沒有Pornhub帳號的,皆以搜尋標籤,和熱門度排行,來決定自己要看哪個片子。
那天,用戶Summersmoker在同志分區點開「亞洲」類別,以上傳時間排序,在一片「家教老師幹爆長襪制服學生」、「粗屌男自慰」、「連續中出!無碼無套健身房瘋狂做愛」之類的腥羶標題中,一下就被「韓國人日本行~大阪篇」這個彷若上傳錯影音平台的影片所吸引。
下了飛機後,畫面上,Jimin全程埋在紙本地圖與手機裡,Tae則拿著自拍棒晃,一會兒拍Jimin,一會兒自拍,一會兒拍攝風景。Jimin嫌煩,不給他牽手,這人就拉著Jimin的斜肩包背帶,笑得像個第一次戶外教學的傻孩子。
先搭機場線再轉乘,最後在天王寺區的谷町九丁目站下車。
因為班機的緣故,他們到達時,早就晚間八、九點了,但連晚餐都還沒吃。
從三號出口上來,旁邊就有一間定食。攝影機在店家玻璃窗上的廣告流連忘返,Tae趁Jimin不注意,對著鏡頭擺了一個哭哭臉,摸摸自己的肚子,有幾分委屈。但在Jimin提議先去check in的時候,立刻變換臉色,態度良好地回覆:「好啊!」
轉進一旁的巷子,自斜坡往上,這裡旅館林立。Tae也放下攝影機,垂在腿旁,和Jimin一起認真找落腳的地方。
因為已經在機票和之後的新幹線上花了大錢,他們這趟日本行的住宿點都以便宜為第一標準。待入住後,才認識到為什麼這裡能那麼便宜……
「哇……」Tae發出驚嘆,把行李放在地上,自己則踏上床鋪,才能繞過行李繼續往前走。
「沒有地方可以平放嗎?」Jimin有點不知所措,手裡還拎著箱子,但不知道該放哪裡──無他,這個房間實在太小!一進到房間,理所當然是乾溼合一的衛浴空間在左手邊,小得無法全開廁所門。室內有一小段L型走道,勉強通行一人,一旁銜接雙人床,轉角過去則是不知為何硬要塞進來的靠牆檯面,將本來就很狹窄的L型過道,擠壓得幾乎不復存在。
房間並沒有附椅子,大概是因為桌檯太靠近床腳,可以讓人以床充當座椅吧?
「等等拍攝的時候,可以把攝影機放在這邊。」Tae將手上的相機放在檯面上,正好面對床鋪。
「先想想行李箱要怎麼放吧……」Jimin也累了,把自己的箱子和Tae的全擠在走道上,就砰的一聲倒在床面,並伴隨長長的呻吟,拉伸自己坐飛機和地鐵而僵直的背脊。
從定食店歸來,洗漱完畢,將拍攝器材架好後,正準備開始拍攝地他們,後知後覺地領悟:這裡的走道為何小得放不下行李箱?因為一般人來這裡,根本就不會帶行李。
「啊、啊、啊!」
呻吟一聲比一聲響亮,薄薄的牆壁擋不住任何聲音,甚至連肉體撞擊、床板搖晃的聲音,都清楚得很。
附近不少風俗業者,這間便宜的旅館,正是「帶出場」後的好去處。
畫面中,兩人坐在床上,面面相覷。
拍吧?跟其他人的聲音一起做,總感覺有點彆扭;不拍吧?大阪行的影片不知如何交代。
「做吧!」Jimin氣鼓鼓地下了決定:「等等叫得比他們大聲就好。」
「這樣整棟樓都聽得到了吧?」
「讓他們聽!」
二人說到做到。
在用手指擴張時,Jimin叫得比平常都誇張,差點逗笑了Tae。但他在Jimin身後,還是極其認真地將手指送進內裡,插入、擴展、勾起、按壓。他們的相性很好,Jimin一邊感受愛人的溫柔,一邊用手撫摸著自己的性器,讓身體盡快進入狀態。
「嗡嗡嗡嗡嗡──」
先是安靜了一會兒,然後連攝影機都收錄到了隔壁房的震動聲響,接著是幾近尖叫的呻吟:「啊──不要!啊──會死掉──啊!」
雖然隔壁房說的是日文,但因為是……影片常用詞,所以還算聽得懂。在床上的二人,動作因此卡頓了一下,硬起來的雞雞都差點軟下去。
Jimin的臉又紅又彆扭,一副「乾脆關掉別錄了」的樣子,但說出嘴的卻是:「把按摩棒拿出來!」
輸人不輸陣!
誰還不是專業的了?
「Jimin需要嗎?」Tae抽出手指,又按了按軟化的入口,提槍上陣,「還是我們別管他們就好?」
Tae沒有那麼深的競爭意識──更何況這有什麼好爭的?所以他按平常的方式,操幹起莫名其妙生起氣來的戀人。
熟悉的節奏,淺淺的磨蹭。Jimin趴在床上,哼唧聲小了些,但臉上還是寫著不甘願。特別是當隔壁房的女孩子開始邊哭邊叫時,他的不滿到達了閥值。
原先敞開著腿任Tae動作的身體,直起了腰,一個前傾,將Tae推倒在床。Jimin赤著身體,起身下床,從一旁的行李箱翻出那根紫色的假陰莖,然後隨手放在床邊。
在Tae「怎麼了」的詢問中,Jimin手指置在唇上「噓」了一聲,然後又回到Tae身邊,蹲著跨坐上去。飽滿的屁股直對鏡頭,因為吃下陰莖而撐開,但沒有絲毫停頓,反而立刻熱切地開始上下搖擺。
Tae抓住他的大腿,又順著滑嫩的皮膚磨蹭。
「嗯嗯……」Jimin抓起按摩棒,捧在手裡撫摸,然後貼在兩胸之間,模仿乳交的姿勢,再接著往上頂,張嘴含住。
按摩棒不像是人類的陰莖,有逐漸膨大的過程,它本就是為了感官的刺激設計,Jimin的小口根本咬不好。他眼目含著水氣,勉力塞入,再吐出,以臉頰去蹭、然後伸舌,將按摩棒舔得晶亮。
Tae躺在床上,見Jimin賣力的模樣,捏緊了他的屁股,動情地向上撞擊。
太舒服的時候,Jimin舔得不好,便把紫色的物體抱住,往下移動,轉了個方向,龜頭面對Tae,堵在他的嘴邊。Tae不明所以,但還是張口含住按摩棒前端,由Jimin用它幹自己的嘴巴。
他們房間的聲音小了,隔壁的淫叫便更加明顯:在高潮過後,那兩人喘息片刻,交談了一番,在嘻笑過後,竟又是一輪大戰。
觀眾有些錯亂,好像畫面是同志片,音軌卻是異性戀。彷彿剪接錯誤的電影。
然後這部影片,在Jimin把按摩棒塞進Tae的肛門後,搶回了主權。
「嗯。」
Tae的哼聲很輕,好像撒嬌的動物。但觀眾就是能在隔壁房女孩子尖叫的聲音中,準確無誤地捕捉到他的輕哼。
Jimin騎在他身上,柔軟度極好地手向後伸,將按摩棒插入,然後拉著底端前後進出。可是這個姿勢終究太為難人,所以Jimin轉了個方向──他依然跨坐其上,但變成背向Tae、面對攝影機,一邊讓Tae深深插入的陰莖,在甬道內被擠壓吸附,一邊手持按摩棒,由他進入Tae的身體。
初期的異物感過去後,Tae的聲音也大了起來。在Jimin把陰莖往內捅進時,同時夾緊了後穴,讓他前後受巨大的刺激。在雙重的慾望折磨下,他在床上冒出一層薄汗,瀏海貼著額頭,再往下則是皺緊的眉頭,偶爾睜開眼睛,對到鏡頭的視線,都是懾人的強烈攻擊性。
好像有一頭獸,在慾望下屈服,又在其中被釋放。
Jimin把按摩棒深深埋入,然後鬆手,拿起手機,隨手在APP上划弄幾下……
「嗡嗡嗡嗡──」
先前只能手動進出的情趣玩具,這會兒在Tae的後穴嗡嗡作響,激烈的震動起來。Tae在床上彈了一下,幾乎要坐起,但又「碰」地倒回床上。他伸腿,又勾起,抓緊了白色的床單,嘴中是從喉嚨深處發出的嗚鳴。
更過分的是,空出雙手的Jimin,壓著Tae的腿根部,開始新一輪的抽插。他面朝鏡頭,撩起落在眼前的頭髮,雙頰緋紅,眼中盡是笑意。在Tae身上起立蹲下時,也不是單純的直上直下,而是帶著一點輾磨的意味,讓他的陰莖徹底進入自己,又能感受最大程度的收縮。
Tae的聲音又大了幾分,和先前影片中的喘息不同,帶著幾分隱忍和不知所措。是打破了羞恥的驚呼。充滿無助,只能接受Jimin的帶領。
當Tae的聲音徹底蓋過隔壁房,Jimin加快速度,不知疲憊地上上下下,還時不時把快要被擠出的按摩棒塞回Tae的體內──然後被重新充滿的那時,Tae又會發出更好聽的聲音。
Tae很快就在這樣的攻勢底下繳械投降,明明僅高潮一回,卻累得全身無法動彈。他喘著氣,劫後餘生般躺在床上。Jimin則起身,放過Tae射完精的性器,握住沾滿汁液且還在震動的按摩棒,開腿坐著,自己將其塞進體內。
在嗡鳴聲中,Jimin粗暴地快速抽插,然後射在Tae的腿上。
隔壁房早就沒了聲響,大概是退房離開了。
終於結束一場大戰的兩人,則檢視了一下混亂的床面和身體,決定再洗一次澡。
隔天一早,原本規劃是要去路程十分鐘內的黑門市場吃早餐。
但等累透了的兩人起床,都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之後別排早起的行程了……」Jimin戴上帽子。梳整好了,但眼睛還沒睜開。
大阪黑門市場以海鮮聞名,沿途有凍在冰櫃裡的,也有炸煮好的熱食。Jimin不大吃海鮮,但抱著「來都來了」的心情,稍微嚐了幾道試吃品,然後更加確信自己不喜歡所謂的「鮮味」,退居二線。
陽光透過彩色玻璃天花板落下,除了光亮還有幾分暖意。因為Jimin沒什麼想吃的,就由他掌鏡,拍攝下這裡的種種:高掛在上的大型海鮮雕像、沿途熱鬧的店家、Tae在各個攤位覓食的模樣。
「一個。」Tae乖巧又小心翼翼地拼湊日文單字,配合上手部動作點單。
而店家則長長的「唉呦──」了一聲,然後將炸物裝進袋子──裝得超滿,比其他人的都滿,都快掉出來了,還壓一壓再塞一點進去。
他趕緊鞠躬說謝謝,上了年紀、笑臉盈盈的店家也向他點頭。
「我們TaeTae很得長輩緣呢。」Jimin將鏡頭對準滿出來的食物,然後上移到Tae特別討人喜歡的眼睛。
「呀、別說了。」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最後他們坐在黑門市場街道尾的用餐區,手拿海鮮炸物和剛剛買的一杯白草莓。
你一口、我一口,然後再偷搶你兩口。
再平常不過的情侶。
TBC.
135會員
357內容數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斷更作者。一個愛說垃圾話,寫文特別慢,CP跟愛好非常雜,工作幹爆多的傢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