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2021年了,時代不需要這樣的女超人

2021/01/1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好久沒有到電影院看爽片了。《天能》讓人腦袋打結,《孤味》讓人哭到缺水,原本期待《神女1984》可以讓我完全放空,同時滿足心中那塊空缺已久的救世主情結...
沒想到這兩小時的時光,我好像回到了公民與道德的高中段考。
----以下都是雷全部都是----
----以下都是雷全部都是----
----以下都是雷全部都是----
----以下都是雷全部都是----
本題為是非題,一題一百分。第一題:「誠實很重要,無論如何都不能走捷徑。對請打O,錯請畫X。」
...神女1984無論從命題還是敘事都真的是復古感十足哇!
只是復古歸復古,那個從頭到尾讓我如坐針氈的感覺到底來自哪裡?
仔細想想,除了許多人提到的「說教感」,這部片所傳達的價值不但前後不統一,傳達的方式也很不合時宜。雖說價值觀是一個非常見仁見智、沒有絕對標準的東西,但電影難就難在:
能不能把你想說的主題,說到讓觀眾心服口服——無論是用情緒的輾壓,還是用留白的腦補。
神女1984用的方式是:美女最大。
真的,我沒有被說服。
----
必須先說:島上的開場非常過癮。大場面極限動作、騎馬射箭的刺激競技、上山下海的綺麗風光,都在短短幾分鐘內給滿了。
可是人物和點題卻隨著劇情開展,讓人不斷問號浮現——
讓我們來看看小黛安娜為什麼被教訓。她失敗的原因只有一個:不夠專注。這跟龜兔賽跑還不是同一種故事;驕兵必敗的道理我們都懂。但小黛安娜只是因為回頭觀察對手而被樹枝打到、跌下馬來,這裡面就算有自滿,也沒有很多;更多的是她得失心太重、不夠專注於過程本身而已(大概就是還不會使用全呼吸的意思)。
但比賽沒有停在這裡。小黛安娜想要力挽狂瀾——她找到了一個「捷徑」,讓自己可以跳過兩個關卡,不但把丟失的馬找回來,還能帶她直達終點、拔得頭籌。
多麽優秀的危機處理!放在疫情肆虐的今天,小黛安娜具備的正是時代所需的特質:不畏一時失敗的毅力、把手邊資源轉成助力的韌性、把危機化成轉機的勇氣。
而且,她很年輕。
然而她沒有被獎勵。終點前,《紙牌屋》裡的女總統一把抓住了她,讓她自動棄權——「你走捷徑,你不誠實,你不能贏。」然後開始一連串關於誠實的重要,以及真正的敵人是自己的講課。
開場的題目於是點了出來:「走捷徑是不誠實的,不誠實是錯的,所以走捷徑是錯的。」從這裡還引申出:「關於誠實的課題,最終要面對的是你自己。」
這個有著高強耐錯力與應變能力的年輕人於是學到了重要的一課。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這段的潛台詞應該是:你不守規矩,所以你沒有資格獲勝。這樣才夠復古啊!)
我們再來看看反派一號。
----
由《毒梟》警探擔綱的準石油大亨是一名有夢想的人,故事開始的時候他已經是個實業家了——他找到了投資者,租了辦公室,請了員工,放了廣告,甚至使用眾籌;然而他想挖的石油就是挖不到。
投資者罵他騙子,他因生意失敗,內心慌亂無法面對兒子,最後透過反二找到許願石,走上「捷徑」,成為差點毀滅文明的罪人。
我們先不論他到底怎麼找到,又怎麼得知這個「捷徑」的。但反一的所作所為,完全是一個標準正常的創業行為啊!
這世上所有的創業家都必須把故事說得那麼好聽,但百分之九十九的新創公司都還是會面臨虧損倒閉——投資者明白風險,不可能每次都賺錢;創業者從失敗中學習,下次才能做得更好。有慾望才有創造,有貪婪才有競爭,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市場運作過程,更何況反一也只是相信那些便宜的土地下應該還埋藏有石油而已,他也是拿自己的信用和生命去賭了呀!
然而故事卻因為他有如此迫切的成功慾望,用「捷徑」的代價來懲罰他。
看到這裡我幾乎可以這樣說:神女1984根本是個反商業的片子吧!應變能力不值得被讚許,募資的包裝就是種謊言;作為一個時代的反思,這部片也許有它警世的意味——生活裡充斥著誘人的捷徑、每個人都把追求利益放在第一,尤其在廣告行銷與社群網站的交互作用下,真實與謊言的界線也變得模糊不清...
能在當今這個亂世裡講出這些,神女1984不是如同沙塵裡的鑽石一般閃亮嗎?
會這樣想都是因為我們還沒看到反二的世界。
----
反二芭芭拉是一個對學術癡狂,但現場存在感很低的單身女性。拿現在流行的語彙來講,她應該是「內向性」「低敏感度」「自我價值低」這些心理特質的組合。就故事開場派給她的任務來說,她的智商和社會認可絕對是高的——畢竟她可是跟女主在同個單位工作、可以來回對話的呢,絕對不是什麼真正的魯蛇。
然而,她不性感,她不討人喜歡,她不像黛安娜:有自信,有個性,正到吸引全場人注意。
我們可以說,她是某種程度的「弱勢」,尤其放在黛安娜身邊更顯得如此。所以,於是,她開始羨慕起黛安娜,甚至想變得跟她一樣了...然後她又陰錯陽差使用了「捷徑」,獲得了和黛安娜一樣的特質。
從主角黛安娜到反一這些反商業的設定,這部片應該可以說帶點左派的特質吧?左派不就是應該關心「弱勢」嗎,為什麼又會跑出這樣的反二呢?
芭芭拉甚至不像反一對許願石的能力瞭若指掌,她對著石頭許願完全只是個「好玩的意外」,最後她卻因為這種「不愛自己」「想變成別人」的低自我價值感,被黛安娜指責:「你喪失了你的善良與人性」。
喔天啊,讓我來為芭芭拉的內心獨白一下:「我已經夠不愛自己了,什麼都有的你還要因為我嘗試改變的努力,說我連原本僅存的價值都不剩?」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要變成又美麗、又會打、又善良、還能飛的黛安娜,才能實現世界的正義...那生下來就不是如此的人,該怎麼辦呢?
寫到這裡,我想說的是,這部片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讓它沒有辦法為很多人帶來娛樂:它讓一個並沒有做錯什麼事的弱勢的人,因為自己的弱勢而逐漸成為罪惡的代言人。想變得受歡迎的願望,如果沒有更內裡的情緒推動——譬如想得到伴侶的愛、想從父母的對待裡掙脫——而只是純粹因為「不喜歡自己原本的樣子」,這個角色的成長和辯證就會只流於表面。因為——
我們誰不會或多或少不喜歡自己呢?我已經在努力了,為什麼還要因此受懲罰呢?只是因為,不能走「捷徑」嗎?
----
從開場的小黛安娜到反一和反二,可以看出這部片已經很努力將主題都往「不該走捷徑」靠攏,卻沒有考慮到每個角色「為什麼走捷徑」「怎麼走上捷徑」這些更貼近人物動機和情緒邏輯的細微設計。
整部片以人要誠實、要面對自己點題,然後用黛安娜所代表的正義「阻止文明毀滅」,一竿子將「走捷徑」的人都打翻,還要牽強地將走捷徑和「不誠實」連在一起,導致這部片的內裡價值非常不統一:
反一想成功是真的啊,他也付出了創業的代價,剛好有個石頭可以讓他許願扳回一城,就跟燒錢三年的公司又找到B輪投資一樣,這樣為什麼不誠實了呢?
反二想變得跟黛安娜一樣是真的啊,她甚至不知道事情會成真,就跟樂透買個機會結果中了兩億元一樣,難道要還回去才是誠實的?
對現在這些閱聽量已經是1984年數百倍的觀眾而言,落落長又教條式的說理已經無效;細微的人物動機與情緒由來,以及角色背後所代表的派別與意識型態,才更是創作者該仔細關注的面向。
為了把主題上綱到普世價值「誠實」,這部片忽略了反派人物心裡值得被關注的細微轉折,用一面倒的道德至高點壓垮了他們,也壓垮了觀眾。
尤其更可惜的是黛安娜的路線:拋棄所愛換回超能力,才能去對抗那些「不誠實」的邪惡勢力...演到這裡,主題明顯和誠實已經無關了。
所以,關於黛安娜「偉大犧牲」的主題,只能利用故事結尾突然跑出來的傳說女神和羽毛金裝來粗暴帶出,讓人看到後來不知道主旨到底是誠實,是犧牲,還是只想說:
Gal Gadot真的很正。
是我想太多,正妹即正義啊!還是繼續期待下一部Marvel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黃嗣軒
黃嗣軒
作家。編劇。音樂人。想太多的傢伙。佛系接案者。在疏離感與歸屬感之間永恆拉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