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日本教育的母親

2021/04/2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1895日本佔領台灣1938起受日本教育的母親與後代攝於老家門前,1985
自從2019年五月四日加入了臺灣戲曲學院‑樂齡書寫班,我的人生變得更寬廣,除了出版與老師、同學合寫的書本外,慶幸2019年夏到高雄觀賞薪傳獎導演劉光桐先生導演的寒水潭春夢,2020年春又到臺南文化中心觀賞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導演的一夜新娘,加上2018年冬在竹北文化中心觀賞的駝背漢與花姑娘,一共追了三齣戲,都是王瓊玲老師的真人真事大戲,每一次都感動不已。
我的母親出生於1932年,像王林金花女士(一夜新娘女主角)一樣,1938年起受日本教育,母親經常驕傲地告訴我,在教室裡和邱連輝(前屏東縣縣長)作同一排,因為成績好都是坐第一排的,母親對日本老師非常敬重,到她年老還會唱小時候學的日本歌,也常想起幼稚園時期演過的話劇,甚至還記得她演的角色是河馬;嫁給父親之後,生了五個孩子,食指浩繁,因父親服務於台電,我們住過烏來、谷關發電廠附近,還好她會說日語,能與當地原住民地區用日語交談,閒暇可替當地人做衣服,貼補家用。
記得20多年前和母親去日本旅行,在東京地下街迷路了,我滿臉通紅,母親看出我的緊張,用流利的日語,詢問忙碌中行走的路人,很有自信的帶我回到集合地點,這是我佩服她的地方,如今母親已經不在了,但是昨晚看戲,我似乎尋回了她的身影。
2020年春在台南觀賞《一夜新娘》舞台劇後感
21會員
124內容數
人生不如意事常十有八九,感謝遇到的貴人,有你-生命更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