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關於刺青]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05/我所深愛的人們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警語:刺青是一輩子的事,想好,考慮清楚,不要衝動隨便上別人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慎選自己要的圖案,並且,喜歡自己。
20190227寫於Facebook,無修
那些在睡著後被電醒、抖醒、抽搐醒來的狀態,終於在後來免疫系統崩壞前,接連兩個醫生告訴我:「你應該先解決你的睡眠問題。」特別是我的牙醫,跟他十多年,他說我的牙齦出血異常嚴重,我說我已經超過三個月每天都無法睡超過三小時!連著全身也找不到原因的癢,我覺得我快被搞垮了!對抗疼痛的、那些敏銳的身體訊號的意志,真的快要被擊敗了。
我不太記得2015年我起念刺青的源頭,是因為我想用身體的痛覺去消減那些惡夜裡困住我的黑。那一筆一筆畫下身上的痛,都會讓我保持清醒和冷靜。好提醒自己那是「活著」的感覺。究竟是那樣刺上皮與肉間的痛楚拯救了我,還是這長達兩三年裡,我一面像是強壯的運動員、一面又不斷忍受身體上找不出原因的那些,搖晃站在崖邊的自己!
我寫字,大量的寫字。寫在網路上或者手寫著要給朋友的信。每天腦轉速是口語跟不上的速度,敲打鍵盤可以一改再改,但手寫的經常寫了揉掉、又重寫。整個2018年,我就在寫字、揉掉、寫字、揉掉間,過了大半年,寫給H的、寫給Y的,寫給那些我急欲想把話說清楚的、想讓對方理解我的。直到我再也抵抗不了身體的意志。
我傳給FU我腳上那滴被鋼筆的墨沾上的照片:「可以再加這個麻~~~墨水滴在腳上很美,刺得出來這種感覺嘛???」若是FU在我旁邊,我應讓會用「求求泥」的語氣問她,管他的我本來應該是要酷酷不好親近的模樣。
FU看完圖說:「就是想要滴到腳的感覺?」我說:「是。」
她說:「可以現場再跟我說~」
意思是「可以刺嗎?」是這個意思吧!
把自己的鋼筆只留下自己喜歡的、寫來順手也寫得漂亮的。我坐在工作室的桌前一一將洗乾淨的筆加入新的墨。回家時才發現左腳跟內側,暈開了一小片。挺美的,我把它拍在facebook上,我想把它就留在那個位置。
身體終於在、總算在醫生新開的藥效裡,睡了長長的覺,過了一天又一天。我終於不用在睡前害怕突然驚醒而不敢入睡、終於不會在醒來還是漆黑一片的夜裡,手上的心率錶還沒跳進清晨五點。我終於不會幾十分鐘在發抖中醒來。
刺完四個圖、六個小時,也忍著疼痛、維持著清醒抵抗這六個小時。左腳上的墨跡是反射神經最靈敏的部位,幾乎是刺一下,腳就會不由自主的反射動一下。也許是再沒力氣維持住那神經本身的反射動作,也是抵達再無法繃住神經的狀態而感到終於鬆開自己。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155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線線的生活日常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6.2K會員
789內容數
自由工作者、上班族究竟要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呢?來看線線怎麼說;業餘的時候,也來跟線線一起看劇看電影及看書;有空的話一起來學做出版、編輯和電子書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