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候選人》誰才適合人間?

2021/04/1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靈魂候選人》有個特別的設定:威爾的小房間內有好幾個螢光幕,每個螢光幕都是一個人的真實人生,螢幕記錄著這個人從出生開始眼睛所見的一切,威爾的工作就是觀察並錄下這些影像。而當這些人中有人死亡,威爾必須從候選人(靈魂)中選出一位,讓他成功投胎,而這個被選中的人在人間出生後,就會成為威爾眾多螢光幕的其中之一。因此,觀看這些影像成為威爾評量自己工作的方式,當他選出的人在人間過得開心,有所成就,他會感到驕傲;如果這個人過得痛苦,彷彿也是他的錯。
這些螢光幕還有其他的功用,當威爾必須選出新的對象讓他投胎,他會讓候選人們觀看這些人間影像,觀察他們的反應、感受,看他們對哪些事物感到美好與嚮往;對哪些感到難過與憤怒,藉此判斷誰是適合去到人世的人。這些影像對候選人的意義是:這都是他們如果成功投胎後可能經歷到的,不論好與壞,因此如果他們不能順利調適面對影像的情緒波動,可能也不適合投胎到人世?
評選來到最後,候選人剩下2名,2人明顯有相異的價值觀。男候選人注意到生命中有許多痛苦,人與人之間存在著許多惡意,人為了自保,有時必須強悍與冷酷;女候選人關注生命中所有美好的面向,在她眼中,生命無處不是美妙的驚奇。一場晚餐中,男候選人講了一個關於「姦殺」的悲慘故事,女候選人馬上問他幹嘛只注意到不好的事。透過威爾本人與朋友的敘述,我們得知威爾曾經跟女候選人是相似的人,對人間的美好充滿信心,但他的悲慘經歷告訴他(威爾還活著時),善良與敏感常常反而是造成一個人痛苦的根源。最後,威爾選擇了男生,因為他不願看到自己挑中的對象,去到人世後,被那個糟糕的世界所傷害。
然而電影尾聲,威爾還是在女候選人的行為下(至於是什麼行為,就先不暴雷),重新擁抱了被他掩埋已久的價值觀,認可了生命中確實有許多美好的事值得帶著善良與敏感的心意去挖掘。這時再讓威爾做一次選擇,或許他就會挑選不同的人了。
但這也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電影前面對人世的苦難做了那麼多的鋪排與描述,結尾卻擁抱了世間真美好的信條——但依然沒告訴我們該以怎樣的心態面對痛苦與哀傷。當剩下男女2位候選人時,我原本期望看到他們的價值能互相影響,產生一種更全面面對世間的態度。但男候選人的觀點沒有繼續發展;女候選人則沒有任何改變,依然繼續相信她的美好信念,都讓這部電影變成一部太「正向」的勵志片。
跟《靈魂候選人》有類似設定的《靈魂急轉彎》,雖然結尾也同樣傳達了「活著真美好」的價值觀念,但因為劇情上本來就較少碰觸人性黑暗面,以及品牌定位的關係,反而不會帶給我跟《靈魂候選人》一樣頭重腳輕的感覺。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影迷、書迷,現就讀北藝大電影創作碩士班編劇組,金馬影展第五屆亞洲電影觀察團成員。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ilmspecies
電影是什麼? 電影的記憶、電影的未來、電影的空間、電影的啟示、電影的事件、電影的真實、電影的謊言、電影的模樣、電影的愛與死 看電影的人是一獨特的物種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