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珂拉琪〈蓮花空行身染愛〉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蓮花空行身染愛(Liân-hue Khong-hīng sin jiám ài)
*「由本自性清淨故,令諸愛染悉無垢。」

#前奏的[00:11–00:23]是七次〈咕嚕咕咧佛母心咒〉,
但未計入背景有回音音效的部份。
又閣是彼个 無代無誌想著的形影
iū-koh sī hit ê, bô-tài-bô-tsì siūnn tio̍h ê hîng-iánn
親像一陣風 吹落來 是春風少年
tshin-tshiūnn tsi̍t tsūn-hong, tshue loh lâi, sī tshun hong siáu-liân
坐嘛是思念 坐袂牢 真無聊的思念
tsē mà-sī su-liām, tsē bē tiâu, tsin bô-liâu ê su-liām
倒咧眠床頂 予月娘 笑規个暗暝
tó leh bîn-tshn̂g tíng, hōo gue̍h-niû tshiò kui-ê àm-mî
#不確定家權寫詞時是否有打算使用典故,但這段歌詞讓我想到林強〈春風少年兄〉:「伊是春風少年兄,沒人和伊來作伴,心情輕鬆真快活,為著理想來打拼」
#後面則聯想到經典老歌〈月夜愁〉的「無緣份…獨相思…無聊月暝」,以及黃妃/蘇打綠的〈無眠〉「今阿日月娘那這呢光,照著阮歸暝攏未凍睏」。
#無論用典與否,前兩小段可以確定那位春風少年目前不在身邊
我行過你的世界
guá kiânn-kuè lí ê sè-kài
啥物我攏無愛
siánn-mih guá lóng bô ài
只想欲佇你心內(寫一條歌)
tsí siūnn beh tī lí sim-lāi(siá tsi̍t tiâu kua)
#「我行過你的世界」v.s.〈萬千花蕊慈母悲哀〉的「行你欲行的路」。
#「啥物我攏無愛」v.s.〈葬予規路火烌猶在〉「攏予你 全部攏予你」,以及〈萬千花蕊慈母悲哀〉的「只賰我欲予你的愛」。
#「佇你心內寫一條歌」v.s.〈這該死的拘執佮愛〉「伊寫的彼條歌」。
車行過 in 的期待
tshia kiânn-kuè in ê kî-thāi
這站閣無落來
tsit tsām koh bô loh-lâi
無想欲對誰交代(心內驚驚)
bô siūnn beh tuì siáng kau-tài(sim-lāi kiann-kiann)
#「無想欲對誰交代」(以及整首歌最後一句「攏佮你無關」)是否暗示本首歌偏向個人抒情,不打算(也沒必要)公開交代細節?
#夏子在這兩小段的聲音明顯帶有顫抖,如果是刻意這樣唱,非常好奇是什麼不想交代的事讓人這麼「驚」?(還是我想太多?)
#但這兩小段歌詞押韻很順
想起我彼暗小可仔歹勢
siūnn-khí guá hit-àm sió-khuá-á pháinn-sè
予你揣著我
hōo lí tshuē-tio̍h guá
規身軀藏無好勢的委屈
kui-sing-khu tshàng bô hó-sè ê uí-khut
#沒有足夠線索去確定這段歌詞中的「你」是誰,如果是愛戀對象(是春風少年嗎?),這一身難掩的委屈被發現竟感到抱歉,那還真是不能再更委屈了;如果「你」是作詞者或聽眾,是否下面就是為何滿身委屈的故事?
風 中的飛龍咧吼
hong-tiong ê pue-liông leh háu
聲 聲予天搖地動
siann-siann hōo thinn-iô tē-tāng
愛你的傳說寫佇頂懸
ài lí ê thuân-suat siá tī tíng-kuân
感情紲來愈飛愈懸
kám-tsîng sua-lâi lú-pue lú-kuân
花 開佇你蹛的樓
hue khui-tī lí tuà ê lâu
想 當時欲綴你走
siūnn tong-sî beh tuè lí tsáu
多情的雨崁著目睭
to-tsîng ê hōo kham tio̍h ba̍k-tsiu
你的代誌講袂清楚
lí ê tài tsì kóng bē tshing-tshó
#這兩小段第一句分別聽起來像「中的飛龍」與「開佇…的」,「風」與「花」的顛倒音(倒音)」有點嚴重,好可惜。
#「傳說」的傳發音也明顯跑掉。
#這兩小段略帶不很工整的排比之美。
#飛龍這一小段似乎在說轟轟烈烈的感情。越飛越高的感情似乎象徵不踏實、抓不住。
「想~當時欲綴你走」表示「你離開了我想跟卻沒有跟到」
看你行過千山萬水
khuànn lí kiânn-kuè tshian-san-bān-suí
手內薔薇微微仔芳
tshiú-lāi tshiông-bî bî-bî-á phang
行踏輕鬆跤步的我
kiânn ta̍h khin-sang kha-pōo ê guá
恬恬佇遮攏無出聲
tiām tiām tī tsia lóng bô tshut-siann
#這段所描述的情感況狀明顯與前面不同
#至少下列可能的解讀:
a .因為「恬恬佇遮攏無出聲」這句家權的聲音比較強(夏子的部分變成合音),和「寫一條歌」那句一樣,是否暗示本段是作者/旁觀者在靜靜祝福朋友走出情傷?
b.某段「看到你幸福我就快樂、不求存在感」的暗戀。
c.或許比喻時間夠久之後歌詞中的「你/我」雙方都從為情所困走出來,並且找到各自感到舒服的位置了。
#旋律也從傷心轉輕快
#歌詞中文音v.s.白音的問題,YouTube已有網友在討論。
日子過一工閣一工
ji̍t-tsí kuè tsi̍t-kang koh tsi̍t-kang
你的一切攏猶未放
lí ê it tshè lóng iá-buē pàng
越頭欲揣過去的我
ua̍t thâu beh tshuē kuè-khì ê guá
煞來袂記家己的名
suah-lâi bē kì ka-kī ê miâ
#太過執著,愛到失去自我。
#都忘記自己名字卻搭配偏向輕快的旋律,果然無知是種幸福?
間奏[02:17–02:40]:嵌入〈這該死的拘執佮愛〉部分重組片段與變奏
#菩薩眼中〈這該死的拘執佮愛〉中的情況也是一種情執,拼貼過來也十分合理。
聲景[02:43–02:53]:鐵軌聲
是我欲陪你流浪. (聲景:鈴鼓聲)
sī guá beh puê lí liû-lōng
長路終點滿天花雨
tn̂g-lōo tsiong-tiám muá-thinn hue-ú
雺霧內底戇神
bông-bū lāi-té gōng-sîn
千年流轉你的世界
tshian-nî liû-tsuán lí ê sè-kài
自作多情的人
tsū-tsok-to-tsîng ê lâng
眼前地獄家己揀的
gán-tsiân tē-ga̍k ka-kī kíng ê
天上 地下 人間
thian-siōng, tē-hā, jîn-kan
四方妖孽請恁退下
sù-hong iau-gia̍t tshiánn lín thè-hā
#鈴鼓聲與滿天花雨搭配,很有畫面。
#因為看到長路終點滿天花雨,所以應該是曾陪著流浪了好一段時間,但最後發現竟然只是自作多情,只好回頭檢討說:是我自己要陪你流浪的。
#這段的設定也明顯跟「風中飛龍」以及「看你行過千山萬水」那兩段都不同。至此我認為全曲不是講單一感情的故事,應該是多段(最少有三或四段)感情拼貼。
這繁華世間
tse huân-hua sè-kan
眾生有情人
tsiòng-sing ū-tsîng-lâng
有情生煩惱(甘願受罪)
ū-tsîng senn huân-ló(kam-guān siū-tsuē)
心狂閣火著
sim-kông koh hué-to̍h
明知會艱苦
bîng tsai ē kan-khóo
千錯萬錯 (攏佮你無關)
tshian-tshò-bān-tshò(lóng ka̍h lí bô-kuan)
#最後兩小段總結全曲,旁觀者評論說有情生煩惱,但眾生回答說我們自甘受罪。
#(抱歉啦作明佛母,眾生們要讓祢忙不完了…)

整體而言,

歌詞像詩有密度很高的隱喻或象徵,搭配押韻與句型排比,即使是只用朗讀的方式,也能讓人感受到家權作詞時精心安置於其中的美。夏子的台語咬字相較於〈這該死的拘執佮愛 (First ver.) / 葬予歸路飛灰猶在 (First ver.)〉也有非常明顯的進步,例如「我(guá)」「月(gue̍h)」的濁音都有發出來。情緒悲喜轉換的部分,例如其中一次是「你的代誌講袂清楚」之後,無論是旋律或唱腔很順暢不突兀。聲景(soundscape)[註] 的部分滿天花雨的鈴鼓,都非常棒!而如果歌曲拼貼了多段感情的理解無誤,則緊抓著情執「攏猶未放」的眾生真得很需要前奏中〈咕嚕咕咧佛母心咒〉來祈求保佑了。
[註] soundscape是從Youtube〈萬千花蕊慈母悲哀〉留言區裡網友effe的分享學來的用法。

不過,歌詞中有許多隱晦不明的部分…

很多在試圖理解歌詞時,就像第一次聽〈這該死的拘執佮愛〉那樣搞不太清楚歌詞中的你我精確是指誰,但〈拘執佮愛〉細聽之後我還能詮釋為有「你/我/旁白」這組不會自相矛盾的設定,這一首〈蓮花空行身染愛〉就非常的隱晦不明,聽了好多遍仍有許多疑惑在詞中找不到線索,也充滿各種詮釋的可能。例如,陪著流浪以及滿天花雨那段,以金庸小說為例的話,要說是暗指黃蓉郭靖初識到與洪七公相處而學到「滿天花雨擲金針」的這段經歷也可以,要說是楊過送郭襄生日禮物,其中一項是火炮沖天/滿天花雨寫出祝賀之詞的相關故事也不矛盾,有很大空間可供自行想像。又例如,「日子過一工閣一工」的那一段,要說是在「暗喻」某個堅持使用敵國所制定的憲法,不自己建國以至於依憲法對外時要代表敵國而進不了多數國際組織,甚至連名稱等都還緊抓著,「一切攏猶未放」,然後總是『我是華人(chinese)不是中國人(chinese)』地鬼打牆,讓外國人以為他們「袂記家己的名」的那個群島,也一點都不會有所扞格啊。但我還是認為〈蓮花空行身染愛〉是以個人抒情為主的歌曲。
說到珂拉琪歌詞中的隱晦不明,目前為止比較能確定的資訊絕大部分都來自《吹音樂》徐韻軒報導的這兩篇:
此外,珂拉琪在StreetVoice街聲上架的歌比在YouTube多,甚至也有網友指出街聲上的音質比在YouTube好,加上重要資訊也是常常先透過其附屬的《吹音樂》釋出,顯示珂拉琪相當「鼓勵」歌迷前往使用StreetVoice街聲。

所以,目前為止的台語歌組成四部曲?

因為〈蓮花空行身染愛〉直接在間奏裡嵌入了〈這該死的拘執佮愛〉的部分旋律與歌詞,於是新舊歌曲之間的關聯讓不少人在猜測是否為四部曲?我覺得既然要考慮這個問題,乾脆也把珂拉琪成軍之作 — — 改編版的〈合掌〉也納入討論,於是這五首台語歌之間的關係可以整理成這樣:
珂拉琪目前五首台語歌的關聯圖
上圖中以線條粗/細呈現關聯性的強/弱,在面向部分則可大致區分為個人抒情為主v.s.時代苦難為主。此外,我認為以個人抒情為主的僅〈蓮花空行身染愛〉,其餘四首以關懷時代苦難為主,因為「台語三部曲」是以感情故事映襯出烏暗時代背景的「以情襯景」之作。讓我進一步解釋這個圖:
  1. 〈合掌〉v.s. 其他四首
    珂拉琪目前爲止的台語歌都有受到原始版〈合掌〉不同程度或面向上的影響。閃靈的專輯本身就關注台灣歷史文化,所以其中的時代關懷以及歌詞中某些概念,例如祈禱、輪迴流轉、牽魂引魄、期望再會等等,也一再地被拼貼到珂拉琪目前爲止已發表的四首台語歌。據此,我認為〈合掌〉反而比〈蓮花空行身染愛〉更適合與三部曲歸類在同一系列。
  2. 〈合掌〉v.s.〈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蓮花空行身染愛〉
    原始版〈合掌〉有一小段歌詞「看過千萬年吉凶…」在唱的同時有念誦「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的「背景音」,但在珂拉琪改編版裡面,那段歌詞消-失-了,有趣的是,我們現在聽到的〈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與〈蓮花空行身染愛〉兩首歌,分別是以多羅菩薩作明佛母為歌曲的主題象徵,在藏傳佛教裡都算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與再化身。所以上圖中〈合掌〉分別與〈蓮花空行身染愛〉以及〈萬千花蕊慈母悲哀〉有較粗的虛線相連。不知道「消失於改編版〈合掌〉的觀世音菩薩化身到後來的兩首歌裡」究竟是刻意為之還是巧合。
  3. 〈萬千花蕊慈母悲哀〉v.s.〈蓮花空行身染愛〉,快速比較一下:
     — — — — — — — — — — — — — — — — — — — 
    多羅大悲者,一切之慈母。v.s. 由本自性清淨故,令諸愛染悉無垢。
    多羅菩薩 — 救度苦難 v.s. 作明佛母 —平息情執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上述的並排對比關係,還包括:〈萬千花蕊慈母悲哀〉是單人敘事角度反襯出整體時代背景(以小襯大),〈蓮花空行身染愛〉則是多種面貌的有情眾生同樣為情所苦(萬眾同苦)。〈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聽完可以了解是關於某個人等不到情人回家,最後發現是「亻因開袂完的銃」造成的烏暗時代苦難,敘事上相對完整;但〈蓮花空行身染愛〉除了明顯跟因愛受苦有關(歌詞中失眠、滿身難掩的委屈、忘記自己的名字、自作多情的地獄等等)以外,其餘關於細節的部分都被藏在隱喻或象徵裡面,甚至是多段或多人感情經驗的拼貼。
  4. 〈蓮花空行身染愛〉v.s.〈這該死的拘執與愛〉
    細讀《吹音樂》的專訪就有提過〈這該死的拘執與愛〉最原始版本是個人舒情,後來為了表達關於2020之前的台灣時事對於家人相處的影響,經過抽換才成為現在的樣子,因此,這兩首則彷彿「異卵雙生」的關係,兩者DNA中有完全相同的部分但又有相異的屬性,前者以個人抒情為主,後者表面上是情人對話/互動,實際上卻透過歌詞裡的「做伙搝彼陣落水的人」、「伊寫的彼條歌是拆破生死的紙」與「猛獸亂使…」反照出時代關懷。
  5. 所謂台語三部曲/拘執三部曲的部分請參看我去年的聽歌感想,在此就不重複了。
    我聽我思我共感:〈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與〈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聆賞筆記
綜合以上,我認為〈蓮花空行身染愛〉固然跟「台語三部曲」有關連,但並不是非常有必要算在同一個系列。

最後,從〈蓮花空行身染愛〉還可以得知:珂拉琪歌曲標題裡的名詞不是用來直接標示「誰是故事主角」,而是用以提示或象徵歌曲主題。「蓮花/空行/身染愛」不但沒有成為歌詞的一部分,蓮花空行所對應的作明佛母也不是故事主角,而是指歌中眾生皆為情執所苦,屬於作明佛母要救度的主要業務。又例如,〈葬予規路火烌猶在〉歌詞也沒有直接出現「葬禮/規路/火烌/猶在」這些詞。類似的,如果同意〈萬千花蕊慈母悲哀〉所唱「出門之後從此下落不明」是跟1947二二八有關的話,依照台灣當時情況,中學生已經成熟到主動去參與、甚至組織地方自衛隊(例如雄中自衛隊、二七部隊部分成員、圓山學生屠殺事件裡受難的成員等等),歌詞情境理解為「等不到丈夫回家的妻子」應該會比「等不到兒子回家的媽媽」更合乎當時絕大多數家庭的情況,尤其歌詞還有「我蔫去的愛」、「有緣無份」等等,甚至還有白馬,在我們的文化習慣裡都是用描述愛情或夫妻關係。「多羅……一切之慈母」這句引言即為解釋標題的慈母。至於覺得〈萬千花蕊慈母悲哀〉是在唱「高砂軍」故事的,不知道是刻意忽略歌詞中的觀音聖號與聲景中高跟鞋、收音機聖號配樂與槍響聲,還是該說……想像力「強到不自然」呢?
哎呀,不小心又囉哩八唆寫了一堆,我的初衷是想要拋磚引玉而已…
本文於2020/03/13,15:21張貼在Medium,此為備份。
彙整珂拉琪樂團所發表歌曲中,歌詞之意義/探討/分析/解碼,編曲中的聲景/背景音解析,以及個人聽歌心得感想或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