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珂拉琪〈傷心地獄芳花引魂〉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千呼萬喚始出來,先恭喜珂拉琪第一張專輯《MEmento·MORI》在各大串流平台上架!

傷心地獄芳花引魂
Siong-sim tē-ga̍k phang-hue ín-hûn
不動明王 [source]

歌詞逐段解析

(附簡要的中文翻譯與註解)
求神切斷世間迷戀
Kiû sîn tshiat-tn̄g sè-kan bê-luân
降伏千百夜叉惡鬼
Hâng-ho̍k tshing-pah iā-tshe ok-kuí
孽鏡*台前斟酌審判
Gia̍t-kiànn-tâi tsîng tsim-tsiok sim-phuànn
嚨喉**出力講袂出聲
Nâ-âu tshut-la̍t kóng bē tshut-siann
華語:
祈求神明切斷世間的迷戀,降伏眾多夜叉惡鬼。在孽鏡台之前,謹慎地審判(死者生前的罪孽)。喉嚨用力(呼喊)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孽鏡是台灣漢文化民間傳說中地獄十殿第一殿所配置的鏡子,也稱為「業鏡」,可鉅細彌遺地映照出每個人的生前罪孽與造業,即使說謊也無可遁逃,十殿閻君或酆都大帝據此審判死者。
**台語嚨喉(nâ-âu)的漢字正好與華語喉嚨順序相反。
大鐵圍山無間地獄*
Tāi-thih-uî suann Bû-kan tē-ga̍k
火燒獄城十萬八千
Hué-sio ga̍k-siânn tsa̍p-bān peh-tshing
越頭看無來時的路
Ua̍t-thâu khuànn-bô lâi-sî ê lōo
明王**指引頭前光明
Bîng-ông tsí-ín thâu tsîng kong-bîng
華語:
位於大鐵圍山的無間地獄,熊熊烈火燒著這地獄之城,綿延十萬八千里。回頭竟看不到來時的路,明王指引前方的光明之路。
*依據《地藏菩薩本願經》,地獄的位置在大鐵圍山裡面,其中有一重大地獄的名字是極無間。台灣民間習俗一般稱為無間地獄、阿鼻地獄等等。原文請參看〈地獄名號品第五〉:「仁者,閻浮提東方有山,號曰鐵圍,其山黑邃,無日月光。有大地獄,號極無間,又有地獄,名大阿鼻。」
**明王在藏傳佛教裡是佛陀與菩薩的化身,亦即「行教令輪之身」,往往為了降妖伏魔而以忿怒形象呈現。「明」為智慧光明之意。

#個人解讀:若與後面歌詞對照,我認為「明王」與「火王爺」指涉相同意義。
若是講 我看天無望
Nā-sī kóng guá khuànn thinn bô-bāng
坦白講 嘛望地無路
Thán-pe̍h kóng mā bāng tè bô-lōo
一个人 無喙嘛無舌
Tsi̍t ê lâng bô tshuì mā bô tsi̍h
孤身流轉 佇北陰酆都
Koo-sin liû-tsuán tī Pak-Im Hong-Too
華語:
如果我說,看著上天卻感覺毫無希望;坦白說,我望向地面也是無路可走。一個人無嘴也無舌(無法言語或發出聲響),孤單地在陰曹地府轉移遊走。
陰風中 聽枵鬼咧爬
Im-hong tiong thiann iau-kuí leh pê
心驚驚 見十殿閻君
Sim kiann-kiann kìnn Tsa̍p-tiān Giâm-kun
戇戇踅 等烏白無常
Gōng-gōng se̍h tán Oo-peh Bû-siông
向腰*牽我 攝我的亡魂
Ànn-io khan guá liap guá ê bông-hûn
華語:
陰風凜凜中聽見餓鬼正在爬行,要見十殿閻王讓我心驚膽跳。傻傻地來回走著,等黑白無常過來彎腰牽我,抓走我的魂魄。
*向腰意指(向前下方)彎腰。
「頭犁犁的少年家 你欲越去佗位?」
Thâu-lê-lê ê siáu-liân ke, lí beh ua̍t khì tó-uī
滿面風霜 拄著 百千萬劫
Muá-bīn hong-song tú-tio̍h pah-tshing-bān-kiap
「敢是予鬼仔煞著?櫳仔*內面的人」
Kám-sī hōo kuí-á suah tio̍h, lông-á lāi-bīn ê lâng
無名無姓 恬恬 予人擲佇塗跤
Bô-miâ-bô-sènn, tiām-tiām, hōo lâng tàn tī tôo-kha
華語:
『低著頭的年輕人啊,你想要轉到哪裡去?』滿面風霜遇到百千萬劫。
『難不成是被鬼魂沖煞到了?在監獄裡的人』沒有姓名,靜靜地,被丟到地上。
*櫳仔就是監牢或監獄。
#個人解讀:拼貼密集出現了吧!?「無名無姓」、「恬恬」、 「塗跤」這些讓我強烈聯想到在〈葬予規路火烌猶在〉的歌詞。
#微超譯:「恬恬 予人擲佇塗跤」我會想到陳文成博士,問題是「無名無姓」這句卻不符合陳博士遇害的經過。
凡勢*是意外 抑是生來註定
Huân-sè sī ì-guā iah-sī senn lâi tsù-tiānn
敢若一場夢 規身軀輕鬆
Kán-ná tsi̍t tiûnn bāng kui sin-khu khing-sang
火王爺**現身 目睭擘金金***
Hué-ông-iâ hiàn-sin ba̍k-tsiu peh-kim-kim
煩惱攏烌去**** 無白色的水*****
Huân-ló lóng hu-khì bô pe̍h-sik ê tsuí
華語:也不知道是意料之外,抑或是命中注定?這好像一場夢,全身都感到輕鬆。火王爺現身,眼睛睜得好大好大。煩惱全都灰飛煙滅,沒有白色的水。
*凡勢:也許是,maybe。
**火王爺:不動明王(亦即大日如來的化身)。另,〈葬予規路火烌猶在〉歌詞中的「火神」不知是否也是指火王爺?否則台灣民間傳說裡陰曹地府似乎沒有特別跟火神有強烈關係。
***擘金金:擘(peh)通常是指以雙手剝開某物,用於眼睛則意指睜開眼睛(但通常是沒有使用到手)。緊接在動詞後的「金金」是形容睜開的程度很大。
****烌(hu)去:灰燼化、變化成為粉末狀。
ps:[動詞verb]+[去]可理解為[verb-ing]或[verb-ize]。
*****白色的水:這句我完全沒有頭緒,是否有典故或民間習俗的依據?請強者指教。我自己的猜測放在下方標示「超譯」那邊。
#個人解讀:這一段在不動明王現身之後開始出現「一線希望」。至此似乎可以理解為何標題是「傷心地獄」卻配上這麼嗨的搖滾。

#超譯:至於「白色的水」到底是指什麼?先拋磚一下自己的牽強附會:回想在〈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裡有「彼陣落水的人」,以及〈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裡有「倒佇咧水底」,所以這首歌詞中,在陰間流轉的主角會不會就是指「拘執三部曲」中二二八或白色恐怖受難者?在不動明王現身協助之後,死於「白恐洪流」時最後刻印在靈魂裡的煩惱恐懼就被消除了。
複製你的愛 複製你的勇氣
Ho̍k-tsè lí ê ài ho̍k-tsè lí ê ióng-khì
複製你的眼 複製你的靈魂
Ho̍k-tsè lí ê gán ho̍k-tsè lí ê lîng-hûn
複製你的淚 幻化阿修羅
Ho̍k-tsè lí ê luī huān-huà A-siu-lô
代你堪*一切絕望的火
Tài lí kham it-tshè tsua̍t-bōng ê hué
華語:複製你的愛/勇氣/眼(所見所聞)/靈魂/眼淚,然後幻化為阿修羅,代替你承受這一切,承受絕望的火燒。

*堪(kham)約等於華語承受。
#個人解讀:本段前幾句一再重複的複製,我會覺得是要傳承亡者的經驗(眼與靈魂)與諸多美好特質(愛與勇氣),甚至感受亡者的傷心(淚),經歷一切的一切,然後轉化、提升為能力更強(相較於人類)的阿修羅去戰鬥。而與此同時,既然可以存取一切經驗,審判官自然也可以鉅細靡遺地檢視受審的亡者,於是審判官的決定就出現在下一段歌詞第一句。
#超譯:傳承經驗又有避免重蹈覆徹的意味,『接下來就是你們的事了。』,然後「絕望的火」又讓我想到鄭南榕、詹益樺,乃至於圖博的自焚者們。此外,歌詞中的阿修羅也讓我想起閃靈紀念二二八最後戰役的〈烏牛欄大護法〉[望天版] [原版]。
轉輪聖王*起身 守護無命人客**
Tsuán-lûn-sìng-ông khí-sin siú-hōo bô-miā lâng-kheh
遠遠的聲傳來 伊的祈求
Hn̄g-hn̄g ê siann thuân lâi i ê kî-kiû
眾神攑燈相送 看顧有情眾生
Tsiòng-sîn gia̍h-ting sio-sàng, khuànn-kòo iú-tsîng tsiòng-sinn
一生珠淚落塗 路邊紅花清芳
Tt-sing tsu-luī lo̍h-tôo lōo-pinn âng-hue tshing-phang
華語:轉輪聖王起身,守護亡者。遠方傳來那個人的祈禱聲。眾神舉起燈以便送行,看照著在三界輪迴的有情眾生。眼淚滴到地上,路邊開著的紅花清新芬芳。
*輪轉聖王應是指民間傳說中的「第十殿輪轉王」。
**人客(lâng-kheh)原本意同華語的客人,但神佛將人/鬼視為要接待或招待的「客人」並非傳統主流普遍接受的概念。此句歌詞不知是否脫胎自「神仙難救無命客」,並因為配合旋律節奏之故轉化為「無命人客」?總之我在華語中沒有採用直譯,而是視為「守護無命人(/無命)客」的減省。
#個人解讀:轉輪聖王原本職責應該是審判亡者,但歌詞中不但沒有針對任何生命中犯過的瑕疵施以處罰(正常人誰沒有犯過小奸小惡呢?),反而是起身維護無命人!這應是基於上一段鉅細彌遺地檢視,審判者知道這個無命人是為公義挺身而出卻因此而死,所以直接決定「平反」,然後才有接下來陽間親友的祈求也能傳入陰間,並讓眾神舉燈送行。而無命人獲得平反,累積的委屈都化成淚水流到地上,清香的紅花在路邊也彷彿在列隊引魂。
佇隱痀*橋終點 是自由的向望
Tī ún-ku-kiô tsiong-tiám sī tsū-iû ê ǹg-bāng
望你會當平平安安
Bāng lí ē-tàng pîng-pîng-an-an
放袂記**的人生 有月娘咧照路
Pàng bē-kì ê jîn-sing ū gue̍h-niû leh tsiò-lōo
祝你行過一世人的傷悲
Tsiok lí kiânn-kuè tsi̍t-sì-lâng ê siong-pi
華語:
在拱橋的終點,是對於自由的期望。希望你一切平安。遺忘掉的人生,有月亮正在照著路途。祝福你走出一生傷悲。
*台語隱痀(ún-ku)即華語的駝背,駝背的橋就是拱橋。
**放袂記(pàng bē-kì),將某些人事物遺忘。
#個人解讀:在「終點是__的向望」這個句子,空格改填其他名詞都不減損合理性,例如幸福例如健康例如闔家平安例如離苦得樂例如歲月靜好,那為什麼這裡是填自由?可見得歌詞中無命客最強烈的念想就是自由,也因此這首〈傷心地獄芳花引魂〉絕對不(只)是創作者的私書寫,而是紀念那些為自由而死的受難者。從這一段歌詞再回頭看「複製你的愛複製你的勇氣 ...... 幻化阿修羅代你堪一切絕望的火」那一段,如何能不聯想到『堅持百分之百言論自由』以便在中華民國體制下保障台灣人說『我主張台灣獨立』之人權的鄭南榕與殉道者詹益樺呢?何況前面歌詞還有「嚨喉出力講袂出聲」「無喙嘛無舌」等被噤聲之苦,一再顯示失去言論自由宛如身處地獄。

#無業配安利:聽過 Crescent Lament(恆月三途)〈孤燈微微〉也會對這段歌詞更有感,私心推薦。
拔開你手內 彼縛牢的鐵鏈
Pue̍h-khui lí tshiú lāi he pa̍k-tiâu ê thih-liān
無傷無痕 袂閣疼矣
Bô-siong-bô-hûn bē koh thiànn — ah
拍毋見的身軀 攏揣倒轉來
Pha̋ng-kiàn ê sin-khu lóng tshuē tó — tńg-lâi
頭前有人 咧等你
Thâu-tsîng ū lâng leh tán lí
華語:
拔掉你手中緊緊綁著的鐵鍊,沒有傷痕也不再疼痛了。不知去向的肢體身驅,都找回來了。前面有人正在等你。
#個人解讀:「拍毋見的身軀 攏揣倒轉來」這句很明顯在呼應〈葬予〉的「揣我的身軀走入你的夢中」以及〈萬千〉的「全世界 揣袂著你的形影」,而「頭前有人咧等你」這句我想到《賽德克巴萊》電影的彩虹橋,因為有類似經歷的亡魂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名單中是以萬或十萬為計算單位。最後發展成獲得救贖的結局,我個人非常喜歡。
#歌詞中受難靈魂的遭遇很可能是拼貼,在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名單裡,取幾位為例:
-王育霖,在獄中遭嚴重刑求後處死,遺體下落不明。
-王添灯,睡夢中被憲兵拖走,受酷刑後被淋汽油焚燒而死,遺體被丟入淡水河。
-陳炘,1947/03/11台北警察局以「陰謀叛亂首要」罪名逕行處死。
-林茂生,被持槍人士闖入家中以『陳長官找你說話』帶走後下落不明。
-阮朝日,1947/03/12氣喘在家養病時被特務帶走後下落不明。
-林旭屏,1947/03/15被騙出門,翌日頭骨骨折的遺體陳屍南港橋下。
-楊元丁,以基隆副議長身份與軍警交涉被攔截之運米卡車時反遭逮捕,據傳槍決後屍體被丟入海中。


[尾奏也超精彩請勿錯過]

本曲plus拘執三部曲

  1. 這首〈傷心地獄芳花引魂〉很明顯跟〈葬予規路火烌猶在〉有直接關係,可以說是〈葬予〉關於陰間部分的補充。簡單整理一下互相呼應或對照的部分:
    〈傷心地獄〉vs. 〈葬予規路〉
    - 無名無姓 vs. 揣袂著有名有姓的人
    - 火王爺現身 目睭擘金金 vs. 鬼使火神…目睭 閣擘袂金
    - 越頭看無來時的路 vs. 看袂著頭前的路 (方向相反)
    - 坦白講 嘛望地無路 vs. 看袂著頭前的路 
    - 佇隱痀橋終點 是自由的向望 vs. 連鞭過橋就好
    - 眾神攑燈相送 vs. 眾神衛旁
    - 拍毋見的身軀 攏揣倒轉來 vs. 揣我的身軀
    - 頭前有人 咧等你 [a] vs.你講 你會恬恬仔等我
    也就是說,原本〈葬予〉中僅有「鬼使火神…連鞭過橋就好(眾神衛旁)」這兩段有關於亡者在陰司的敘述,但若將這首的內容加進來,就相對完整許多了。
    — — —
    [a] 這一組只是想呈現詞彙上的對應,因為就內容與意義的層面,我個人不認為〈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是在唱死而復生的劇情,畢竟將「前方有人在等」解讀為亡魂走過去之後會還魂遇到「恬恬仔等我」的未亡人,並不合理。依照民間傳說,通過第十殿之後應該就是要投胎轉世,即使在陽世遇到也是長輩晚輩關係了(或者〈萬千〉所說的「後世人再會」)。那麼等在前方的到底是誰?我想「為自由而犧牲的先烈們」會是比較合理的選項。
  2. 不過,若要直接組成四部曲,似乎又有討論空間,因為〈傷心地獄芳花引魂〉簡直是光速地快轉進入平反與救贖的階段,歌詞中的百千萬劫彷彿僅是一瞬,對照歷史[註b]顯得過份樂觀、過度美好。另外,根據珂拉琪台語歌取名字的習慣,八個字的〈傷心地獄芳花引魂〉固然比七個字的〈蓮花空行身染愛〉更適合跟「拘執三部曲」放在一起。不過,從「歌名押韻」與否:
    - 傷心地獄芳花引魂(hûn)
    - 萬千花蕊慈母悲哀(ai)
    - 葬予規路火烌猶在(tsāi)
    -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ài)
    以及更重要的「歌曲調性」(例如輕快vs.沈重)來說,〈傷心地獄芳花引魂〉要跟「拘執三部曲」組成戰隊的話,隊形似乎又沒那麼整齊?
    還是說可以跟〈合掌〉組成四天王的五人戰隊
    — — —
    [註b] 關於〈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與〈這該死的拘執佮愛〉組成「拘執三部曲」以及相關台灣歷史背景,請參考拙作〈我聽我思我共感〉。[更新版圖解請點這裡。]
  3. 無論如何,本曲前半在敘述亡者/亡魂進入地獄的種種絕望與驚恐,但是在「火王爺」現身之後,情況翻轉成:煩惱灰飛煙滅、阿修羅代亡者承受業火、祈禱的聲音傳進來、眾神舉燈送行,甚至倒數末兩段還有月亮照路、拔除鐵鍊、不再疼痛、找到遺體等,劇情結束在「前面有人在等你」,因此用輕快的搖滾旋律在唱原本應該是傷心的地獄旅程。但是請注意,歌詞中劇情推展發生轉折的關鍵,正是有人不斷地從為自由犧牲的無命客那邊複製愛、勇氣、所見所聞、靈魂,甚至是複製淚(傷心、痛苦),然後幻化為阿修羅再代為「堪(承受)一切絕望的火」,這呼應了《MEmento·MORI》這張專輯的延伸主旨『死者向生者傳遞警示』,或者我們可以想像成:靈魂在你旁邊提醒說「你現在經歷的我們都經歷過了,不信你看」。於是重點就變成如何才能夠避免重蹈覆徹?
毋知影你的冤屈 看袂著頭前的路
m̄ tsai-iánn lí ê uan-khut, khuànn-bē-tio̍h thâu-tsîng ê lōo
(欲看清前路,必須知道先人冤屈。)
重點必須說三次,最關鍵就是:
複製你的愛 複製你的勇氣
Ho̍k-tsè lí ê ài ho̍k-tsè lí ê ióng-khì
複製你的眼 複製你的靈魂
Ho̍k-tsè lí ê gán ho̍k-tsè lí ê lîng-hûn
複製你的淚 幻化阿修羅
Ho̍k-tsè lí ê luī huān-huà A-siu-lô
代你堪一切絕望的火
Tài lí kham it-tshè tsua̍t-bōng ê hué

結語

〈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整體來說是「紀念那些堅持自由卻被消失的靈魂」,歌詞中「複製、幻化阿修羅、承受一切」的一系列動作是從傷心地獄翻轉為芳花引魂眾神送行的關鍵,因為這系列動作可以讓「義理堂堂天理昭昭歷史明黑白」,也可以讓後人避免重蹈覆轍。雖然現實中轉型正義還力有未逮,但在歌曲建構的理想世界裡,又何妨直接讓他們獲得平反與救贖,畢竟百千萬個為了追求自由而歷劫受難的靈魂們絕對值得這樣的優待。
本文同步發表於Medium
彙整珂拉琪樂團所發表歌曲中,歌詞之意義/探討/分析/解碼,編曲中的聲景/背景音解析,以及個人聽歌心得感想或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