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都市化嚴重影響陣頭文化延續,如今又因疫情加速消逝

2021/05/3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因為防疫,近來上學改視訊、上班提倡居家辦公,也關閉休閒娛樂場所,宅在家成為守護你我的最好防護。而今日(5/30)原是西港刈香的三日香,卻因疫情使所有陣頭無法出場,少了廟會的熱鬧場面可看之外,特別想跟大家分享,是背後陣頭成員的故事。
西港各村庄的武陣成員有如候鳥一般,原本在社會各崗位上生活,三年一到,便聚集組成武陣,為了在刈香期間有最好的演出,過去好幾個月,辛勤揮汗練習,等了三年就為這三天,然而卻因疫情,被上天收走了大展身手的時機,換得遺憾與可惜的回憶。

台灣武陣的重要產地代表

大家也許對西港獨特的陣頭文化不太了解,先簡單介紹。
西港刈香為曾文溪流域的代天巡狩王爺信仰,每三年舉辦一次,同時舉行「遶境」與「建醮」,因參與村庄幅員廣大(涵蓋96村庄),且許多村庄仍自組陣頭,陣頭數量堪稱台灣屬一屬二,故有「台灣第一香」的美名,當中關於武陣更是一大特色。
西港武陣名聞全臺,其陣式與拚搏精神都是每次香科注目的焦點,尤其在「輸人不輸陣」的良性競爭下,仍保持完整的傳承與體系,是臺灣少見質量均佳的「武陣窟」,主要以宋江陣為主與金獅陣為主,常組成出陣約十餘陣,聲勢震天。
(上述引自「你不可不知的陣頭與他們的產地」,連結請見文末參考資料)

武陣不是束之高閣的藝術,而是融入生活的文化

為何西港地區會保存如此龐大陣頭文化,跟背後的歷史背景脈絡有關,武陣文化起源已久,日治時期即有(或更早),由各村庄會號召庄里的壯年男丁組成陣頭,為「村庄自組陣頭」之模式。武陣成員會練習徒手武打拳路,也會操練兵器(傢俬),如齊眉棍、官刀、盾牌等,透過籌組武陣可強身健體,也形成一種武力防護的團體,至今的西港地區,如宋江陣、金獅陣等武陣,仍有近20個村庄保有自組武陣,這是當地居民向心力的展現與一種驕傲。
苦練數月後,在刈香期間在各廟口的表演,武陣經常吸引大批人潮圍觀,把氣氛炒向最高點。
曾經帶著沒看過的朋友來西港看武陣,他第一次看到武陣表演的現場,問他感覺如何,他說:彷彿在看武打電影,實在太熱血,如果沒來現場看,實在難以想像這種感覺,心裡會跳得很快,很刺激。
朋友後來好奇問到,這些武陣這麼厲害,他們是專業的陣頭成員嗎,我說這些武陣成員的背景與你我都一樣,他可能白天在國高中念書、或在某公司上班,都不是武術或表演的專業,但為了陣頭,三個多月來,每日下班下課後,即使在疲憊,也都準時到廟口來報告,運用晚上時間,不辭辛苦的練習,才能有這樣的演出。
最難能可貴的,是這股自發、主動的力量,由村庄主動發起、民眾晚上練習,是如此的與生活貼近。但這種民俗文化的難得體驗,背後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艱辛。

少子化、都市化,嚴重影響陣頭文化的延續

以我的故鄉大竹林為例,我們籌組的是金獅陣,而一個金獅陣大約要60人,聽庄裡的長輩說,以前村莊年輕人很多,陣頭人員很好找,甚至師傅還可以「挑人」,對於同一個兵器位置,他可以選最合適的人來擔任,當時如果沒被選上來跳金獅陣,會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但現在找人來跳金獅,卻是很大的挑戰。村庄受少子化影響,小孩生得少比以前少,加上青壯人口為了更好的工作機會而外移,住在村子裡的人變少,越來越難找到人來加入金獅陣。
過去人多到可以挑,練習的時候,廟口也都圍滿旁觀的村民,很熱鬧;但今非昔比,現在卻得想盡辦法找人、拜託人來加入。
由於村庄自己的人不夠,大家都會公開招募,找外面有興趣的年輕人加入,並且要提供一定的薪資做為獎勵與誘因,初略計算下來,要籌組一個60人的金獅陣,從事前練習到刈香期間的出陣,各種薪水、吃喝、衣服鞋子等等費用,初估要150萬元以上,對當地各村庄都是很大的負擔。
現在各庄要吸引人加入陣頭,多會提供些許薪資補貼,而有時為了方便管理出缺勤好記薪,會有來練陣頭打卡的制度
所以每過三年,大家都在擔心,這一科是否有哪些村庄不再出陣,像水族陣為全台少數僅有,但已幾年沒出陣,大家每一科都在期待他復出,但可惜的是,沒能看到他們重新出現在場上的身影。
曾聽陣頭的教練說過:「現在練獅陣真的很難,而這項傳統文化,早晚會消失,各庄現在都是在比誰撐得久,現在能做的,是盡量不要讓這個東西斷在我們手裡」
昔日引以為榮的陣頭文化,走到現在成為「比誰撐得久」

因疫情取消一次刈香,會讓文化傳承雪上加霜

如此艱難的文化傳承困境中,還得以維繫至今,靠著許多堅定不移的陣頭成員在支撐,很多人參加都是三五科起跳(一為三年)。
支撐著大家的,其實是表演的當下,那股「享受的感覺」
當陣頭把圓打起來,淨香爐繞一圓,象徵著武陣的舞台為他開啟,在陣中依序上場的每一人,便是這舞台的主角。每個人賣命的做出每個動作,汗水從頭上滴下,招式間發出自己的吶喊,加上周圍大聲讚聲呼喊,氣氛越來越熱,一拳一腳也會越跳越爽,此時此刻,他在場中間閃耀著。
聽說體驗過這種感覺,會忘記不了,常常會說每次練習都好累,下一科不跳了,但時候到了,仍然會撩下來。並因為這種場內外共鳴的臨場熱血感,才能激發著大家對陣頭延續的使命。
而陣頭要能延續,更需要透過年輕新血的加入,把這種感覺傳承下去。
我們村庄有好幾位學生,上一科參加是國小,這一科升上國中,將第一次下場表演拳頭、拿傢俬,躍躍欲試,想正式經歷熱血的感覺,但卻因為疫情而無法出場。
另外還有一位高中生,是村庄裡的人,他說等到下一科他就是大學生,得去外地念書,這次是他在家的最後一次機會,他想要把握住,他說:「感覺這次我沒來參加,我這輩子會後悔」。
能夠有年輕人願意自發加入,他們都是傳承陣頭最珍貴的希望種子,而他們朝思暮想的就是在這三天刈香大顯身手,若沒疫情,也許這三天的刈香,會在年輕生命中烙下最美好深刻的回憶,從此成為日後每一科的固定班底。
過了三年,人好不容易聚起來,卻因為疫情,還沒熱鬧開始,就淡淡收場。
一場意外的疫情,收走了這些年輕人辛苦耕耘後能獲得掌聲的舞台,也讓他們生命中少了一次熱血體驗的重要機會,更大大衝擊了陣頭傳承的士氣。
疫情是最無奈的插曲,無法反抗與逆轉,只能轉個念,共同防疫能守護你我生活健康,能夠盡快迎來恢復正常後的生活,也期待熱愛陣頭文化的年輕人,不被疫情打倒,能夠將今年的遺憾,轉化為三年後努力的動力,
希望未來每個三年,村庄能夠繼續守護住陣頭,大家繼續「撐下去」
翻獅旦是極難的招式之一,不僅最上面的孩子要撐住,下面兩層也不容易,得耐得住踩、需要用盡力氣撐起來。

本文獲關鍵評論網轉載刊登,連結如下:

參考資料:
1.你不可不知的陣頭與他們的產地
https://storystudio.tw/article/gushi/din-tao-and-where-to-find-them/
2.大竹林金獅陣介紹
https://acrobatic.ncfta.gov.tw/home/zh-tw/video/24996
3.西港香科武陣之研究
http://www.qingangong.org.tw/xoops2/uploads/tad_uploader/tmp/67/%E8%A5%BF%E6%B8%AF%E9%A6%99%E7%A7%91%E6%AD%A6%E9%99%A3%E4%B9%8B%E7%A0%94%E7%A9%B6.pdf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總感覺人生從18歲起至今還在探索,試法邊活著邊讓自己前進。關懷教育、文化、青年等議題。創立過公益團體、待過企業策略部門,目前在公部門嘗試些體制內的創新實驗計畫。感覺不滿足,一定是因為心中渴望活得豐富充實啊~(有興趣實驗計畫歡迎點下方連結網址)
文化是歷史的積累,文化也是生活,傳統文化走到當下,面臨許多當代的改變與挑戰,當中我們年輕世代如何看待與參與,是其中很有趣的議題,而年輕世代許多生命的困惑與追尋,也許能從中找到線索。自己歷經過萌生興趣、接觸認識,到許多探索與思考,期待透過這個專題,能捲動更多年輕朋友共同討論與參與。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