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你是冬夜、是終結,同時也是一切的開端

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又在宣傳下巴開花的徐滅亡。
有冬天才有春天,有黑暗才有光明,有死亡才有誕生,所以你就是冬天、是黑暗、是死亡。——卓東景

命運是公平的,它對任何人都殘酷

2021年五月開播的《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是演員徐仁國睽違三年出演的電視劇作品,與他搭檔的則是多次在同部作品擦肩而過,終於在這次合作,我一直都很喜歡的朴寶英。
故事以有點複雜的契約為開頭,作為被神創造出來掌控世界平衡的滅亡,是個既非人也非神的獨特存在。他擁有人類的形體和感情,手握隨心所欲的能力和人人稱羨的永生,可他並非主宰,只是主宰創作出來的程式意識,他聲稱自己有滅亡的權利,實際上卻無法控制自己對世界造成的破壞和消亡。
這樣的他在某天被神賦予了替人類實現願望的任務。儘管不情願,他也只得開始尋找能締結約定的人類,而最後他找到了卓東景——因為她是唯一希望世界能滅亡的人。
被醫生宣判剩下三個月可活的網路小說編輯東景則很不一般,不哭不鬧不煩燥,已習慣被厄運降臨的她,認為這不過又是她日復一日的倒楣生活,就算三個月後會死又如何,明天還不是得努力起床上班。只是這次有點不同,因為再過一百天,她就能真正終結二十幾年來被不幸纏身的日子。
這樣的設定似乎有點老套,還甚至有些難懂,但我確實很喜歡作品中那種融合戲謔與悲傷的寫法,以及故事開頭對滅亡或是東景都毫不留情的命運論。
那是藏在龐大的故事架構背後,甚至是貫串整個故事,都無法被動搖的事實與真理。
司機???????????
「為什麼是我?」
「因為命運。」
「……還真殘酷。」
「命運對誰都殘酷。」
說自己不吃不睡不哭,更不懂憐憫和愛情的滅亡,實際上飽受痛苦和內疚折磨著。生來就是蝴蝶的他,並不像人類一般能享受有限的綻放,而是只能被迫困在神的花園中無止盡飛舞。
背負著滅亡之名的好處,並不包含他握有消失與否的掌控權;而對所有消失負起一切責任的意思,是只要他存在就會有無盡的離開和孤獨。他就這樣穿梭於世界、時間和人群之中,獨自存在並承受不屬於他,卻也只能屬於他的罪咎。
而作為他的對立面,東景並不是個握有特殊能力,能阻止滅亡的存在。相反地,她正是受到滅亡影響,生命逐漸在消逝的人之一。
身為一個普通得可以的上班族,卓東景的背景或許有些可憐,但也不是那麼地特別。她父母雙亡,有個不怎麼懂事的弟弟,領著一份不好不壞的薪水,住在一個不大不小,也沒密碼鎖的頂樓房裡。
除卻她的腦中長了一顆隨時都可能會爆炸的腫瘤,撇除她答應了一個滅亡世界的約束,她就像我們每天都能在路上遇見的人們一般,普通地抱怨生活,平凡地善良過活,每天都為下一秒在煩惱。
但命運總是不講道理。
全十六集一支菸都沒點著的滅亡。
他們之間的初遇絕不能稱作美好。宛如反派角色的滅亡帶著一點都不公平的契約來到東景面前,用神告訴他的答案回堵了東景的質問,甚至逼迫東景選擇,成為手握滅亡的人。
他在那個瞬間,才發現自己正站在與神相似的視角,看著那些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殘酷,慢慢在東景身上形成自己的影子——他們都有滅亡的能力,卻從未擁有滅亡的權力。
命運很公平,對任何人都殘忍,包含人類的東景,和還不是人類的滅亡。

有時,不幸與幸運其實長著一樣的臉孔

儘管劇情如此浩大,我最一開始卻對女主角的卓東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所知道的朴寶英似乎很少演出這樣的角色,讓我剛開始有些不習慣,而且一個有點憂鬱而消極的女主角也不太吸引觀眾目光,畢竟一般人的經歷不見得有她這麼曲折,難以帶入也很正常。
我開始對她改觀,大概是第二、三集之後的事情。儘管朴寶英一點都不適合失神和落魄的表情,但當東景睜著一雙大眼自嘲哭不出來,一邊冷靜操辦身後事,一邊又準時上著討厭的班,反而讓我在她嬌小而單薄的身影裡瞥見一絲熟悉的感覺。
如果能重生,我想變成月亮,或是太陽、星星、月亮或微風,那些並沒有活著,但是存在的東西。——卓東景
在壓抑到極致後才大哭出聲的她卸下毫不在意的面具,將對生命的控訴和不甘全部訴諸淚水,除了令人心疼,更多的或許是我對自己的安慰與釋懷。因為不喜將痛苦傾倒給他人,我也曾經訴諸於日記、社群和各式各樣的載體,將無法吐露給他人的話語寫成一段段的文字,然後棄置。
只是隨著時間和疲累疊加,我最擅長的文字也開始無法承接這些情緒。
我發現身心靈或許早已超越承受的極限,是在某一天突然開始思考,自己還能忍受多久的時候。在見到嚎啕大哭的東景和同理悲傷的滅亡後,我才想起自己雖然不停地用眼淚洗滌受傷的內心,卻從來沒有尋求過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緩解自己的委屈和悲傷。
這成了我理解東景和滅亡的起點,也讓這部作品成為我逐漸走出悲傷的契機。即便劇中的角色們經歷了巨大的痛苦和悲傷,他們在很多時候仍舊保持善良與溫柔,就像我一直想成為的人。
經歷過許多磨難的東景當然不是常見的聖母白蓮花,她從不全然接受厄運的打擊,也會如普通人一般抱怨生活,說自己的夢想是混日子,甚至對討厭的人毫不客氣。但她並不會將這些怒意丟向他方,而是努力汲取身邊的愛與善意,讓自己長成一個不夠完美,卻足夠溫柔的人。
不幸會突然襲來,彷彿不速之客;就算幸運也未必親切來訪。有時不幸與幸運長著同一張臉,而我至今仍無法區別兩者的面貌。
東景的阿姨是我覺得編劇最妙的一個設計。從小因為失親而嘗盡人情冷暖的東景,幸虧姨母的照顧才能順利長大成人。儘管再也見不到母親的面容,但她的雙胞胎妹妹卻用那張極為相似的臉龐,帶給姊弟倆同等的愛與關懷。
我一直都相信「世界上的幸與不幸是相等的」,如同滅亡所說,人生中的所有收穫,全都是用失去的一切來實現的,不過這話若套在東景身上還有下半段。若將她因滅亡而不幸的部分繼續延伸,就會發現她的生命中仍然擁有美好的幸福,只是它們換了一種形式,稍稍晚來了一點。
姨母如是、弟弟如是、朋友和工作如是,最後相愛的滅亡也如是。
「你知道超新星嗎?聽說星星在毀滅消失的瞬間,會發出非常耀眼的光才消失,但是它的消失,最後會變成新生星星的能量,然後重新變成星星。」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少女神——又或者說命運會選擇東景的原因。一個在苦痛裡努力綻放生命的人,才會願意理解甚至諒解滅亡的存在,並告訴他:「我喜歡冬天也喜歡晚上更喜歡結束,換句話說,春天和早晨還有開始也都因你而生」。
正因為你是冬夜、是終結,所以才會有春天和開端。

我不吃不睡也不會哭泣,更不懂憐憫和愛情

臉和氛圍都過於犀利的滅亡
而不喜歡人類,卻又不斷想成為人,甚至被取名為金人的滅亡,則是相似又相反於東景的存在。
最一開始的滅亡像是有著情緒障礙的孩子。一面講著耍帥的台詞,一面挑釁毫無波瀾的少女神,模樣看上去就像是個被痛苦和青春期包覆卻不知怎麼求救的少年。
情緒真的好有障礙好讚好喜
不得不說擁有一張厭世臉的徐仁國真的令人驚訝,他所詮釋的滅亡有著一頭氤氳神秘的藍灰色頭髮、氣場犀利甚至刻薄,對世上所有一切都充滿怨懟,例如無聊至極的永生、殘酷無比的命運,以及擁有無數缺點,卻被神細心呵護的人類。或許是忌妒和羨慕,也或許他早已受夠這些狗屁倒灶的責任,他將這些欣羨和疼痛都藏進不屑的眼神和深鎖的眉頭之中,以全副武裝騙過他人,甚至騙過了自己。
但在與東景相遇後,他在永生中第一次感受人類的盡頭與無窮。透過東景、宣景還有他們身邊的人,他才理解人類是種懂愛、懂分享,懂如何將有限的生命以各種形式留存的生物。
我特別喜歡滅亡用「見證」來形容他的工作,因為那聽起來一點也不悲傷,而像是銘記;更喜歡編導將文化歷史、語言文字等無形的滅亡一同帶進這個故事裡,讓我們窺見滅亡在其他意義上的延伸。
去小學參加即將消失的畢業典禮這段我也非常喜歡。
消失的是詞彙,聽得到角落裡每秒都有數百個詞彙消失,璀璨、東方、淚漏、錨星、暫別,只要不使用,最後都會死去。但有些詞彙永遠不會消失,大概有十二個,其中也包含你的名字,「東景」。——滅亡
世界上所有一切最終都會迎向終點,無論是生命花開花落,或是一切有無形留存在世上的事物,甚至是我們生活的地方,都有可能在大爆炸之後歸為塵土。
但這同時也會帶來新的開端與希望。
我想跟你一起活著,然後想跟你一起死去。——滅亡
劇中,最能體現滅亡的意義或許就屬這句台詞,同時也是作品裡我最喜歡的一段話。除了巧妙地將生死的概念傳達出來,意義也與滅亡和新生相近,只有當相反的彼此互相存在時,生命的莫比烏斯環才能夠真正傳遞出無限的概念。
在旁人看來超越時間和文明的滅亡是真正獲得永生的存在,但對從未經歷過生命和死亡的他來說,他的步伐不過是條持續在進行的直線,隨時都有可能停下,甚至不會創造任何意義。
幸虧他遇見了東景。

不要說以後,不要說後悔

而相較於男女主角故事線中的強烈詩意,副CP這條線在我心中算是較弱的存在。儘管出演的演員和故事情節相對親民,但編劇想以簡單的故事與主CP的史詩愛情做對照,讓我感受到了相當的不平衡感,這大概是這部作品中我覺得最可惜的地方。
不過,在同樣都以「簽約」作為主脈絡的情況下,這條線的故事情節倒是單純易懂許多。角色雖然一樣有三個,但他們都是這個故事裡的主角:一個念念不忘前男友的網路小說家,一個重遇初吻對象的編輯,以及一個對前女友仍有眷戀的咖啡廳老闆。
在劇中飾演東景年長朋友的申度延,實際上比朴寶英還小五歲左右。
我曾獨自愛過你很久,在我腦海中,我自己一直愛著你。
比起東景已經沒時間再與往昔蹉跎,女二的智娜倒是花了很多時間和過去和解。放不下的身影,遲遲無法前進的自己在心中逐漸成為一道難解的課題。她用故事不斷描摹記憶中的初戀,卻在最後才發現那並不是恆長的想念,而是對於青春的遺憾與不解。
李洙赫這個顏值真的太扯了......
會錯過的人才是傻瓜。
一直以來作為賢奎依靠的主義,無論為人處事或是感情上都比弟弟來得果決和勇敢。當然他也有專屬於他的懦弱與失敗,過於疼愛賢奎讓他長不大,也因為當年吻了智娜讓他漸漸對兩人感到歉疚。儘管如此,作為本劇最會投直球的VIP,主義不卑不亢、正面迎擊的態度,也算是三人故事裡最舒服的段落。
先和你交往的人是我,先喜歡你的人的也是我。
而賢奎雖然是智娜所有小說裡的男主角,在現實中卻反倒是最為複雜的第三人。遲遲長不大的他,將自己的失敗和丟臉全歸咎給他人,一個人逃避到舒適的空間生活至今。既沒有發覺自己一直在找尋初戀的身影,也總是挑選輕鬆的路走,而這樣揮霍青春和回憶的他,終究得面對自己與主義的差距。
這段三人並行的劇情,我最喜歡的其實是智娜和賢奎道別的鏡頭。
逐漸被主義吸引的智娜,以及終於理解自己應該從主義身邊獨立的賢奎,兩人最後沐浴在一片橙黃的陽光中相互道別。權榮日導演的鏡頭語言一直都很美,這一段描述雙方成長的鏡頭當然也是。一直被初戀束縛的智娜回頭望去,終於長大的賢奎不再停下腳步,兩人在相似卻不相同的背影中向對方、也向深陷過去的自己道別,令人印象相當深刻。
起初我覺得這條線真的有些無趣,節奏和規模也和隔壁棚也有差距,但二刷後我才漸漸理解,即使他們的愛情並沒有超越生死和宇宙,但也只有人類才會帶著回憶生活,並在一次次的悔悟之後長成更好的人。
無論是什麼樣的劇情,這個故事講的終究是「人」。

把宇宙縮小成一個人,將一個人擴張成神

「要接吻嗎?」
所以,這個故事之所以能治癒我和許多觀眾,並不是因為編劇給了滅亡和東景一個完美的大結局,也並不單純是世界從此沒有滅亡這麼簡單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因為它讓我再次愛上身為人類的自己。
我沒有自信在殺死你之後,還能過得幸福。——卓東景
劇情中,當滅亡為了消失而提出想為東景犧牲時,東景沒有一絲得救的欣喜,反倒更加悲傷。因為生命即將迎來盡頭,一直以來覺得活得痛苦的東景,在細微的日常中認真思考著自己活著的理由和方向。她細數失去的,也珍惜現在擁有的,並在最後得到了解答——是的,無論日常有多少消亡和痛苦,她都還是想活著。
想要感受生命中那些愛與溫暖,想要將獲得的美好再分享給他人,想要堂堂正正地和重要的人們一同生活下去。為此,她希望自己不只是活著,而是能幸福快樂地活著。
你是蝴蝶,為我庭院裡的花兒存在。——少女神
花季終究會結束,無論如何花朵都在前往凋零的路上,身為蝴蝶的滅亡卻永遠不會殞落,只能眼睜睜等待時間流動。無論世界是否滅亡,若失去東景,他終究得孤單游弋在無限的時光裡,繼續承受眾人的敬畏,或是微塵一般的存在。
所以他選擇犧牲,成為花朵的肥料,只為延長東景的盛開。
故事最後揭露了神的安排與用意,那盆尚未盛開的花並不是東景,而是滅亡。儘管她掌握一切,甚至干涉許多只為讓花朵綻放,但這個最關鍵的決定終究需要身為蝴蝶的滅亡心甘情願才會有意義。
「如果下雨了,就算只有你沒傘那也沒什麼,因為只要跑一下,很快就到家了。就算我消失了你也要繼續跑,不要回頭,繼續跑下去。」
每個人類的人生都有限,只有在不知道這件事時才會永生。我永生不死時,總覺得生命有限,但現在真的有了極限,反而有種永恆的感覺。——金人
人就像花朵一樣有著花期,但在綻放之時活得熱烈而燦爛,正是花朵——以及人類能夠在瞬間感受永恆的原因。
命運所降下的試煉與詰問,其實都是為了給予滅亡成人的勇氣和決心。透過東景,從蝴蝶成為花朵的他才理解自己並非散播死亡的悲傷,其實一直都是協助花朵授粉的美好;也因為東景,他終於從永恆的禁錮之中解放,並因生命有其極限而感受到自己的無限與開闊。
這個花園蝴蝶和有限永生的伏筆,是我最喜歡這部作品的原因。看似複雜而暗藏玄機的比喻,在謎底揭露的瞬間不僅呼應滅亡蝴蝶和花朵的身分,也解答此前一個又一個的疑惑。
由神親手栽種的種子因東景和滅亡而盛開,他們的故事也在那個瞬間成為一部溫暖而充滿花香的詩篇。
變成人類的滅亡表情一直都很柔和。
蝴蝶會知道嗎?牠們如果死去,最後也會變成一朵花。——少女神
東景贈與滅亡的名字——「人類」,在韓文裡其實和「愛」這個字只差了一個尾音,這個巧妙的安排或許正能解釋東景和滅亡之間的關係。因為我們出生就是人類,才會覺得人早就懂得如何去愛。但在這個故事裡,其實是因為他們之間先誕生了愛,才得以成為更加完整的人。
正如東景在滅亡的意識花園裡看見的大波斯菊(cosmos),又或是雨果說「把宇宙縮小成一個人,將一個人擴張成神,這就是愛」,儘管它是種無形而抽象的概念,難以捉摸甚至無法言明,我們卻也因此能在不同形式、不同面貌,與不同經歷中,都感受到那股大到能創造宇宙,同時也小到能治癒人心,無窮無盡般的溫暖。
生而為人,我很慶幸自己擁有愛,更慶幸在這部作品中確認自己懂得愛。
-
在朋友因為我的推薦而點開這齣戲,卻在最關鍵的地方棄劇,而我本人實際上已經多刷完這齣戲之後,我才發現,我原來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喜歡這部作品。
這是我看林回音編劇的第二部戲,只能說我對她是恨鐵不成鋼,卻又老是喜歡拿作品出來複習。這部戲的製作群真的很優秀,優秀到反過來說,收視率完全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當然,我明白編導在節奏和劇情結構上犯了什麼錯誤,包含劇情和台詞複雜到變成一種門檻,包含人物性格完整但背景不足,甚至還有正副CP劇情比重失衡等等,實在有太多點可以說。
但每當我看到這些感想的時候,又會為這部作品感到心疼。不僅因為我很喜歡主演們,也因為這部戲在去年,把溫柔和撫慰帶給了很低潮的我。無論是演員、編導甚至是音樂各方面,以「治癒」這點來說,我想這部戲,做得比很多很多作品都還要好。
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人,能給東景和滅亡一個機會,靜下心來慢慢品嚐。
好喜歡這張大海和背影(還有徐仙因為很冷包得很胖的腿腿)

補遺

(一些帶著扼腕和濾鏡的話)
我接觸林編的第一齣戲是她的出道作,《愛上變身情人》的電視劇版本。
跟電影版相比,劇版為了長度和娛樂效果少了一些原本的留白,但整體想要傳達的訊息還是讓我很感動,徐玄振和李民基的演出也很棒,儘管結尾收得真的很爛(回音妳聽到了嗎?真的很爛),我也很開心自己曾和那部作品相遇。
第二次,也就是這次與林編接觸,她依舊帶給了我些許遺憾和失望(尤其看到隔壁棚寫出WWW和2521的同門權度恩,我再度恨鐵不成鋼......!),但這次她在滅亡這個故事裡深藏的寓意相較上次更加完整,細品台詞之後也讓我有了更多感受。
因為故事常很難在第一次看懂,所以我一直不是很愛金銀淑直傳的這種缺少主詞、似是而非到讓人一頭霧水的對白。不過在我挑看經典場景的時候,總會發現其實有許多台詞和意境反覆出現在角色的互動當中。
可能是角色立場不同、可能是情節時間不同,編劇不停在作品裡埋下迴文和伏筆,一樣的語句會因講述的角色不同而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篇文裡常用「詩意」來形容這部作品帶給我的感動,畢竟有許多詩句也需要反覆咀嚼和思考,才能體會箇中奧妙。
而導演權榮日這次則在鏡頭語言上給了我非常多驚喜。他之前多作為柳濟元導演的B組搭檔,我看了不少柳導的作品,因此對他算是熟悉但印象不深。
他這次主導了需要大量後製與手法的奇幻作品,雖然敘述節奏偏慢,卻也成功傳達出詼諧和憂傷並重的唯美氛圍。我特別喜歡滅亡東景的無意識花園和大海,真的美不勝收,還有兩人想起彼此前的經典場景快速回溯,當下的視覺和聽覺衝擊令人驚艷非常,每幕都想截起來當桌布。
當然,還有主演的徐仁國和朴寶英,尤其、尤其是徐仁國⋯⋯看了這麼久韓劇,大家暈船的對象我通通暈一遍,還以為自己能一直博愛,沒想到最後會因為徐仁國沉進朝鮮海峽,當年《主君的太陽》我怎麼就沒沉,WHYYYYY
喜歡朴寶英源於電影《狼少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後來又看了《大力女子都奉順》等幾齣作品,覺得她外型雖然有點受限,但情感表達很細膩到位,是個能讓人享受演技的女演員。
說實話最一開始,我也是因為她有出演才看的,直到我被徐仁國的演技嚇呆。
演到我忘記他長相就算了,選了一個天仙般的神秘髮色、為了角色犀利的氛圍瘦到不行我也只覺得「真是個用功認真,有在努力研究角色外型的演員啊嗯嗯。」
直到我聽到這首OST。
看劇的時候就覺得這首歌放在他們兩人D-DAY實在太搭。後來發現歌是滅亡本人寫的震驚*1,聽了他舊歌才發現這聲音好像不太一樣震驚*∞
你居然連歌聲都有為了角色調整嗎???????
好想問他到底怎麼辦到的,未免太蠱了吧徐仙子!!
希望有緣人看到也能一起來愛徐演員,他新劇要上了現在入股非常不虧。
※ 本來要在4/27將文章一併放在Ptt韓劇版的,結果我調版面調到超時......嗚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