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做夢了嗎?

2021/07/1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今天是7/14日,我決定開始記錄我的夢境。
圖片非為故事描述之地點
從小到大,我每晚都會作夢,夢境裡及少數的場景是重複的。我曾夢過現實中熟悉的人、事、物,也出現過素昧謀面的陌生人和從未去過的地方;有的夢只有一部分,有的夢卻像過完了一生,經歷了許多片段的起承轉合;醒來後會遺忘的夢占少數,帶有強烈感情的夢占了大多數;感到歡樂的夢幾乎沒有,醒來後流淚的次數也屈指可數,更多的夢,是令我恐懼的。
一開始的場景是我熟悉的高中校園,諾大的空地和華麗的宴會廳是主要空間,有兩個高中時期很要好的朋友在我身邊,但是我感覺她們很不開心。
我的學校裡有一間便利商店,夢裡的好友A是商店的店員。在現實世界,上課鈴響之後便利商店就會鎖門不讓學生進去,教官也會開始在門外驅趕學生。夢裡的時間發生在上課鈴響之後,周圍沒有任何學生,安靜到連夢裡的我們聊天都是壓低聲音。
〈其實我做的夢大部分都是安靜的,大家做的夢也很安靜嗎?。〉
我的角色是畢業多年之後,突然回學校看望老師的校友。我藉著與好友A的交情,和她在商店裡工作的關係,央求她帶我偷偷進去。就在我們偷偷溜進去之後,背後突然出現兩個紅衣教官,一個矮矮胖胖,一個高高瘦瘦的。面容醒來後就忘記了,但印象中應該是熟識的教官。
〈好友B是宴會廳裡的服務生,但是她在這裡沒什麼戲,只是跟著我的視角移動。〉〈我那所學校的教官是穿紅色的上衣,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穿紅色的。〉
他們斥責我們為什麼上課了還在這裡,好友A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後來教官開始動手,我被打了幾下,也試著回嘴罵他們怎麼可以體罰,可是畫面突然斷了。
畫面來到了宴會廳,我突然闖入昏暗的座位席,好友B端著托盤穿梭在走道,唯一明亮的地方就是舞台的方向,但是因為距離太遠,看不到上面在做什麼。我匆匆看了一眼舞台,就離開到別的房間,是一個小型階梯教室,裡面還坐滿了人。
我走到第三排的位置坐下,右邊坐著一個不認識的女生,左邊是一個不認識的男生。貌似是主持人的人物站在最前面發放物品,第一個袋子裝的是GUGGI的小包包,第二個袋子裝的是香奈兒的項鍊,我能感受到我很想要的心情,但是最後兩個袋子裡的東西都被左邊和右邊兩個人分走了,而我只是個拆包裝的工具人。
〈上大學時,座位第一和第二排因為靠老師太近,幾乎沒人敢坐,倒數的排位總是占滿人群,我又因為近視看不到,所以我總是坐在第三排的位置。〉
後面還繼續發了一些小物品,但是對比前兩項,那些小物品我一個也看不上眼,於是就離開了。我坐在一個不存在在我高中裡的大階梯上,我和好友AB在吃午飯,好友A因為私自放人進入便利商店差點丟了工作,在吃飯過程中她去了一趟不會再回來的廁所,只剩我和好友B相談甚歡。這時教官又出現了。
〈我和好友B在現實世界並不太熟悉,我們三個雖然在高中時候一直玩在一起,但是跟我最好的是好友A。所以夢裡的相談甚歡,在現實世界其實是不可能出現的。〉
這次的教官是不同人,而且只有他一個。他說我不好好學習........之類的。畫面來到了校門口,現實裡校門口的牆上會掛著一排榮譽榜,榜上會寫哪位學生統測考了幾分,或是被綠取哪一個赫赫有名的學校。那位教官繼續破口大罵,並指著那些榜上的人要我好好學習,然後我突然發現他指著的那位學生竟然是我!
我馬上大聲跟他說,榜上有我,我還是第五名!教官就突然熄了火,看看榜上的我的照片,又看看我,在他茫然的時候夢境結束了。
很多網站都說夢裡的景象反映的是現實裡的壓力,但是對於從高中畢業多年的我來說,我沒有來自課業上的任何壓力。但是我睡前看了一本無限流的小說,裡面有一個副本講述的是不學習就會死的故事,因此我推測昨天晚上做的夢,都是「睡前讀物」衍生出來的。
歡迎你跟我分享你做了什麼夢,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做夢。
Alicia
Alicia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