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想夢中現實〉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我似乎沒做過美夢?或者,醒來以後還能記得的,都不是美夢。有一個情境在我夢裡不斷重複,也許場景、人物會換,事件也可能會換。通常在我搞清楚到底為什麼被一群人追殺前,我就會醒來。
夢裡,我爸通常不會在場、我弟永遠是孩子的模樣,沒有人保護。我媽也請求我,不要逼她學游泳,憋氣很難受,她跑不快,更受不了苦,要是真的有什麼意外到來,不要管她,先走。重點是,為什麼我要有這些假設?我媽總認為我有被害妄想症。是啊,不得不承認,真的蠻像的。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會不斷重複這些夢境,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還是夜裡的夢,它跟著我醒來?很可惜,這並沒有使我產生任何僥倖心理,每一次從深層脫離,到真正清晰意識前,我都以為是真實的。也是一次次醒來過後發現,原來我的求生意志遠比想象中頑強。原來血腥味是這樣的,原來必要時,就算可能被敵人砍掉一隻手,我也要斷了他的動脈。原來我會害怕對方沒有死透,所以把他弄得面目全非,甚至有一次,我肢解了某個想對我家人不利的歹徒。那次醒來我很害怕,第一時間我摸了摸臉,剛才被血濺的那麼一瞬間溫熱,迅速變得冰涼,然後……就,消失不見了嗎?我衝向鏡子,臉上、手上,仔細檢查身體各個的部位,都是乾淨的。當下確實都感到慶幸,我沒有殺人,我和我家人都好好的,腳都軟了……我笑我自己,要是真的夠專業,不會把場面處理的這麼不漂亮,我會知道什麼是弱點,我可以控制,到哪裡,足以讓一個人失去反抗。我也就不用,自己嚇自己了。


曾經認真考慮,如果哪天發生戰亂,書不念了,我想去當志願兵。手上握有武器,敵方來襲至少有能力拼命。有機會取勝也好過待在家坐以待斃,任人欺凌。穿上制服,就是一場攤開了的戰役,我不是在某個毫無防備的夜晚、陰暗的室內,一邊纏鬥一邊試探對方的來意。生怕把自己弄沒了,弄髒了。只是,那一瞬間即使在戰場上,它的本質也不會改變,不會變得比較正當。所謂的陰影,經歷多了就會自動習慣嗎?那麼,如果在現實中反覆練習,我有機會在夢裡,記得我所學過的技能嗎?有一次夢到我爸似乎被俘虜了,我和我媽、冠霖在大樓裡被一群人追殺,我帶著他們往頂樓衝,我媽跑到一半跌倒在樓梯上,把腳摔斷了。我媽又讓我別管她,趕快帶著弟弟跑。眼看敵人快要追上的時候,我張開翅膀,抱著我媽和冠霖往天上飛,非常吃力。他們拿槍想把我們擊落,我幾乎在同時間掏出爸爸留給我的手槍,可是我忘了將子彈上膛,扣下板機……一陣槍聲下,我醒了。其實我會希望我媽她能讓我放心一點,不要遇到事情總是這麼容易放棄,這樣當我往前衝的時候,也能少一些牽掛。那次醒來之後,我決定不能再心存僥倖。
爸爸沒有笑我,他說女孩子出門在外是該有點防禦力沒錯。在教我這些的時候,模擬各種路徑,他說交給我的都是以前在軍中受訓時,他總結下來的秘笈。爸爸告訴我不管敵人提多重多長的刀,上下還是左右砍來,只要以反手迎擊,由下而上挑對方的刀,記得利用的是刀或劍接觸時的滑力,這樣手腕多半支撐不住,就會滑掉,至少可以擋下第一刀。這時可千萬記得先下手為強,從背後補他一刀,或者進階版,早在上一動,當滑行到只剩下夠迴旋的距離,大約刀長的三分之一,就可以扭回來刺向敵人的腹部。決鬥往往都在一瞬間,千萬不要害怕靠近敵人,因為用刀的時候,只有靠近他你才有活下來的機會,被砍了一隻手都要致他於死地的樣子,如果對方不是職業殺手,看到這樣的態勢多半就會知難而退了。不要先出手,就算是兩個實力相當的武士,先出手的往往容易被看出破綻。用槍的如果跑不過射程,最根本的方式也是接近他、打掉他手上的槍。把我爸給我的登山杖當成劍,翻出修機車用的活心篩當作雙節棍,有時對著空氣練,有時對著枕頭,爸只教過我這麼一次,不能忘了。
我爸說的對,如果對方的目標很明確,躲是沒有的。搞不好只要我不怕你,就對我構不成威脅。以後不管是在電視、廣告上看到你的影子,那段我一直恐懼、逃避的畫面,我再也不是當年那個,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我。這件事我不輕易向旁人提起,因為每一次提起的結果,最後都會讓我特別後悔。即便當下情緒有平復,夜深人靜時,它還是會找上我,我是躲不掉的。

其實一開始我很喜歡的不是嗎?就是因為好看,所以好不容易才說服舅舅幫我拷貝第二集。還記得當時在電影台看第一集的時候我很自豪,血腥暴力的畫面我都沒有避開,雖然會出現偶爾超出我負荷範圍內的畫面,當時的我也能理解,這些突發的驚悚鏡頭和聲響只是效果罷了。有時其實只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裡面的人在砍殺的時候、或者為什麼鏡頭把那些瞬間,呈現的如此優雅?這部電影,上學期,學校上到暴力美學時被老師拿來舉例,裡面果然也用到了Jump Scare的手法。我只是疑惑,或許有點不甘心,曾經這些都在我的承受範圍內,怎麼可以因為一次意外,就推翻我一路的勇敢呢?第二集拿到手時,我比誰都積極,馬上衝到爸媽房間打開電腦,因為只有他們房間有光碟機。我很期待,這次我有信心戰勝那些游移在灰色地帶的害怕,何況我也比當時長得更大了一點。誰知道在爸媽還沒來得及入座前,我在試播時,已經被第一幕嚇到。如今回想情節,完全沒有血腥、或者過於暴力的畫面,只是那一記突發的聲響……後來,連原本喜歡的第一集也一起怕了。

我學會上網之後,它成為我會避掉搜尋的範圍,包括參與的那些演員,盡可能避開一切跟它有關的關鍵字,生怕從此被盯上。該如何克服這份恐懼?我需要,但我沒有勇氣問任何人。在十多年後的課堂上,我被迫去理解有關這一切感知體驗的形成。這算是解謎了嗎?我一直想知道的:我怎麼就被嚇到了?簡報上放著這部電影的海報,我沒有迴避,我很用力睜著眼睛,看得很仔細。海報裡她提著武士刀的樣子,她的眼神,她的夾克……原來她穿的是夾克。海報這頁真的停留了好久,看到後來,轉而去看她的妝容,我想把這一切都刻進腦子裡,如果她真的那麼可怕,到底哪裡可怕?看仔細了:「原來也不過如此……」很希望透過這麼做,我能這麼想,直到投影片換到下一頁前,我都沒有扎眼。其實,我看不太出來她有沒有刷睫毛膏?
因為當時被嚇到的反應很大,我立刻撤離爸媽房間,被帶回自己的床上。我意識到爸媽把我安置好後,他們還是回去,繼續把它看完。我不敢翻身、不敢閉眼、不敢把手腳伸出被子外,我害怕她會像電影第一集裡演得那樣對我。你們為什麼要繼續呢?我真的很害怕你們回到那個房間之後就再也回不來了。後來我聽見你們在討論劇情的聲音,確認你們還活著。「夠了……夠了,真的夠了!」我不需要聽清楚你們在講什麼……從腳底蔓延至脖子的僵硬,我不能逃避,還是得確認她沒有在我們家裡。小心翼翼,翻身時不能讓任何部位出界,之後,我用指尖撩開一點縫隙,斜眼看過去是我們家客廳的那扇貼著Family彩色字母貼紙的窗戶。是亮橘色,外面太陽應該很大,廚房、廁所前面、餐廳目前都沒有人……陽台呢?爸媽呢?……不代表就是安全的。我仍然悶在被子裡,僅移動到可以看見我爸媽房間的姿勢。青白色的LED燈,沒有完全被窗外的亮橘中和,呈現時而泛紅,時而泛紫的詭譎。那個聲響又來了,果然沒有消失,我看不見她,她是不是正在靠近?是想最後把我爸媽變成妳的部下嗎?

「拜託……把我爸媽還給我……你們不要再順著她的話說下去了!」
「你們像剛才一樣,討論劇情啊?……我需要聽見你們的聲音!我需要確認你們還活著……」

「我會……會摀住耳朵的,只要讓我知道你們還在就好!」

「可是你們笑了?……為什麼笑?……為什麼是笑呢?」
「把爸媽還給我……」
我恨,我恨自己當下只敢躲在棉被裡,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

電影結束後,你們一起走到我床邊,笑著跟我說:你們看完了,沒什麼,讓我別害怕。為了不讓他們擔心,當時我笑著說自己剛才有多蠢,本來以為這樣爸媽就可以放心,她……就會放過我了,沒想到爸媽提議改天再陪著我看一次。我不怪你們,是我自己沒有求救,是我沒有讓你們知道,其實我很害怕。我跟他們說不用了,他們也沒再逼我。只是好多年以後,有那麼幾次,我從客廳的電視機前走過去,並不知道電視正在重播,他們則是有意無意的用玩笑的方式試探,當年這個曾經嚇到我的東西。還有一些廣告,也喜歡用這部電影的情節或概念做主題,這些在我一個人握著電視遙控器的時候都能避開,不要轉到西片台就好。如果遇上那則廣告,記得這陣子排在它前面的上一則會是哪支,碰見了,轉掉就好。可是,有太多的不可預測了……每當我快要徹底忘記這個恐懼的時候,又會以另一種形式跳出來,提醒我她永遠不會消失。一切始於那一陣巨響?直到長大,即便我沒有回頭重溫,慢慢我能想起越來越多細節。其實我已經分不太清楚,這些是電影裡本來的片段,還是從我腦子裡出來的?記起的,最讓我害怕的不是那些打鬥、血腥的畫面,它本身就是恐怖的,我承認我的害怕。我也已經足夠勇敢,能夠消化這些讓人感到不適、噁心的畫面,用自己的方式化解。但是為什麼你們始終不願意承認呢?為什麼至今在我面前提起這些,依然在笑呢?暴力應該是充滿意外,它有很大的機率是不堪的。人們在纏鬥的時候,逞兇鬥狠,再所難免。能不能告訴我,要如何才能更準確的去理解,原來它是一種美?所以,當我呼吸急促、當我冒著冷汗,卻還是捨不得把目光移開的同時,期待的也是一種的快感嗎?
電影第一集的最後,當她們在決鬥時,已經和前面兩方人馬對峙,刀光劍影、鮮血飛濺的情形大不相同,她和她,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她們相互行禮,彷彿奉行著某種精神,在真正開始前,信任對方不會使陰招,自己也不會。但是等到一切開始,它是一氣呵成的,揮舞於套式中的套式裡,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當意識到一步走錯了,也沒有機會迴轉。在這場報復中、在這場仇恨與恐懼夾雜的比試裡,誰比誰更沉著,越能突破防陣、刺穿對方的弱點。
這些年來,在夢裡、現實裡我來回搜集,不斷模擬如何戰勝的方式。我知道要根除這一切,在現實中已經不可能了,最絕望莫過於堤防著一個虛幻的想像,殺也沒有用,贏了又如何?為了永遠不再見,我得比任何人都了解妳的一舉一動;為了支撐下去,人難免會愛上自己的創傷,痛並愛著這樣的恐懼。一但失去這私密的牽動系統,等同失去人生的某種重要記號。因為這種特殊性而感到存在。
1會員
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89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69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2023-04-27
39
〈夢:想食素鮭魚〉 作揖個夢,最近大家都在談「鮭魚」但鮭魚是葷食,從國中畢業「大約民國九十五年的七月」吃素以來還未曾聽過「素鮭魚」於是做這一個夢想之夢。 我想用棉花糖做出鮭魚形狀稱之為「素鮭魚糖」、用豆皮或痘包做成「素烤或煎鮭魚『也可換蒟蒻作成」」、用蒟蒻作成「素鮭魚凍」、用麵粉或骨粉做成「素鮭魚饅頭或三明治或者麵包
2021-03-18
7
〈夢境與現實生活選擇之談〉 一月最後依天夜哩,也就是二月第一天凌晨的睡眠我做了兩個夢境,讓我對比生活做的選擇出談。夢境如下段分曉。 第一個夢事:依個以離開此時空至親雨衣個孩童在時下之旁系唐血親與我三人同處在一個基督聚會,那個夢境是有點漫畫夢景,從這一格跳下一閣,兩地之距離有些遠但在夢裡十分靠近,可那離開的至親沒有參與到聚餐究
2021-02-03
2
《李希特舒眠曲》--在現實壓力中的無重力冥想練習曲《Max Richter's Sleep》(李希特舒眠曲)紀錄片,在匆忙混亂的現實世界中、猶如是冥想一般的喘息。在星期五賞自己一天休假、午後得空去看了此片。感覺就像是用聽覺睡了一場好覺、並在其中作了一個好夢。現實生活中的迷失、緊張或空缺,在這場夢境般的安憩裡,得以緩定下來...
Thumbnail
2021-01-22
3
〈為自己畫一棵夢想中的聖誕樹〉 「有夢最美,築夢踏實」,我喜歡畫畫,但現在比較無法上色,需人的協助著色,於是我在心裡假想畫了一棵聖誕樹的樣子。你有高壯身體,枝葉繁勝外,我幫你打扮成有許多塑膠球、棉球與鋼球,在塑膠球裡面還放盡各種小禮物:玩具車、玩具小熊公子、色鉛筆、小沖氣偶、橡皮擦、毛線襪等等應有盡有,再幫你掛上一串串讓你發光的l
2020-12-17
1
〈夢想〉它是小時候 園遊會裡賣的種子 有的人會結果 有的人會種出一些草 有的人沒有買種子
Thumbnail
香港劇作家莊梅岩——《教授》中的理想與現實劇團「六四舞台」於網上免費直播舞台劇《5月35日》(庚子版),令我想起了該劇的編劇莊梅岩。她是我很欣賞的一位香港劇作家,曾五度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2014年,我第一次入場看她的舞台劇《教授》,此劇針砭大學教育的理念和制度,並探討理想與現實的關係。
Thumbnail
2020-06-03
2
釀專題|重慶森林之〈夢中人〉|浪漫已死,原來這就是長大的代價?或許我也天生老派,所以每週都搭公車前往師大的白鹿洞跟店員說我要租王家衛的電影,然後我老是事先寫好紙條,念出一至二部電影名稱,而《重慶森林》在某次跟著我順利回家,我沒想過看完整部電影後,最有印象的竟然不是那些 5 月 1 日就到期的罐頭;而現在回頭看來,〈夢中人〉這首歌也並沒有因為我長大而過期。
Thumbnail
2018-08-16
7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89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69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2023-04-27
39
〈夢:想食素鮭魚〉 作揖個夢,最近大家都在談「鮭魚」但鮭魚是葷食,從國中畢業「大約民國九十五年的七月」吃素以來還未曾聽過「素鮭魚」於是做這一個夢想之夢。 我想用棉花糖做出鮭魚形狀稱之為「素鮭魚糖」、用豆皮或痘包做成「素烤或煎鮭魚『也可換蒟蒻作成」」、用蒟蒻作成「素鮭魚凍」、用麵粉或骨粉做成「素鮭魚饅頭或三明治或者麵包
2021-03-18
7
〈夢境與現實生活選擇之談〉 一月最後依天夜哩,也就是二月第一天凌晨的睡眠我做了兩個夢境,讓我對比生活做的選擇出談。夢境如下段分曉。 第一個夢事:依個以離開此時空至親雨衣個孩童在時下之旁系唐血親與我三人同處在一個基督聚會,那個夢境是有點漫畫夢景,從這一格跳下一閣,兩地之距離有些遠但在夢裡十分靠近,可那離開的至親沒有參與到聚餐究
2021-02-03
2
《李希特舒眠曲》--在現實壓力中的無重力冥想練習曲《Max Richter's Sleep》(李希特舒眠曲)紀錄片,在匆忙混亂的現實世界中、猶如是冥想一般的喘息。在星期五賞自己一天休假、午後得空去看了此片。感覺就像是用聽覺睡了一場好覺、並在其中作了一個好夢。現實生活中的迷失、緊張或空缺,在這場夢境般的安憩裡,得以緩定下來...
Thumbnail
2021-01-22
3
〈為自己畫一棵夢想中的聖誕樹〉 「有夢最美,築夢踏實」,我喜歡畫畫,但現在比較無法上色,需人的協助著色,於是我在心裡假想畫了一棵聖誕樹的樣子。你有高壯身體,枝葉繁勝外,我幫你打扮成有許多塑膠球、棉球與鋼球,在塑膠球裡面還放盡各種小禮物:玩具車、玩具小熊公子、色鉛筆、小沖氣偶、橡皮擦、毛線襪等等應有盡有,再幫你掛上一串串讓你發光的l
2020-12-17
1
〈夢想〉它是小時候 園遊會裡賣的種子 有的人會結果 有的人會種出一些草 有的人沒有買種子
Thumbnail
香港劇作家莊梅岩——《教授》中的理想與現實劇團「六四舞台」於網上免費直播舞台劇《5月35日》(庚子版),令我想起了該劇的編劇莊梅岩。她是我很欣賞的一位香港劇作家,曾五度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2014年,我第一次入場看她的舞台劇《教授》,此劇針砭大學教育的理念和制度,並探討理想與現實的關係。
Thumbnail
2020-06-03
2
釀專題|重慶森林之〈夢中人〉|浪漫已死,原來這就是長大的代價?或許我也天生老派,所以每週都搭公車前往師大的白鹿洞跟店員說我要租王家衛的電影,然後我老是事先寫好紙條,念出一至二部電影名稱,而《重慶森林》在某次跟著我順利回家,我沒想過看完整部電影後,最有印象的竟然不是那些 5 月 1 日就到期的罐頭;而現在回頭看來,〈夢中人〉這首歌也並沒有因為我長大而過期。
Thumbnail
2018-08-1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