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把疏狂圖一劍《錯簡 異地同生》劍手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酒樓上,兩大幫眾二十餘人相互對峙,出鞘的兵刃恍若白陽落雪光,映亮一雙又一雙了充滿血氣怒意的眼。
  不知道是哪個粗心人,不小心碰落了一根筷子,墜地發出細微的聲響。這聲響雖輕,不約而同,卻成了在場眾人出手的信號,轉眼鋒芒流轉,金鳴在列,所有人都帶出了招式。
  狠辣、刁鑽、輕靈、迅捷、兇猛……十多種粗糙卻致命的招式,沒有落在對方身上,反而被出招者硬生生被收住。
  強勢卸招的反震之力,讓不少人嘴角流出血絲來,竟沒有一個人敢哼一聲。
  他們不約而同看見了一個人。
  一個早就坐在窗邊,始終望著窗外江水帆影的人──他們竟此時才發現他。
  他們發現那人的同時,顯然認出了那人,才會不顧反震之力收招。
  不過,與其說他們認出了,不如該說是認出那人持著酒杯的左手。
  任何在江湖闖蕩的人,必然會記住任何一名碰過的江湖中人的面貌、聲音、體態,但更會記住對方的手。
  因為天底下,絕大多數的武功都是藉由手施展出來的。你只要記住了那雙手,以後若是遇著了,不論是恩是仇,要逃要戰,心裡也有了個底。
  窗邊那人的手,江湖上沒見識過的人不多。
  那左手並不奇特,也是一隻掌五根手指,指頭細而有力,掌薄而帶勁,酒杯只是讓他輕輕叩著,卻如繩子纏上般,紋風不動。
  那是一隻用劍的好手。當那人左手握起劍,就如同雲中探出了龍影,風聲捲來了虎嘯,神奇、絕妙,更多的是可怕、恐懼。
  只是那隻左手現在拿的並不是劍。
  可這十幾人卻忽然覺得自己錯了,錯的太離譜了。
  當這人沒有劍的時刻,竟也能這麼恐怖、駭人?
  那人突然動了,輕輕的放下了手上的酒杯。
  接著他發出了一聲嘆息。
  他的目光仍舊在窗外,在江水上。
  他在看什麼?
  他又在想什麼?
  他又是為了什麼嘆息?
  沒有人敢問,只能像木頭栽在那兒,等待朽敗成泥。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326內容數
《擬把疏狂圖一劍》:武俠小說《前篇 江湖易夢》、《錯簡 異地同生》、《卷一 潛鋒勿用》、《卷二 鋒戰于野》 《七詩六詞》:詩詞創作《屏南茶餘》、《西風漸》、《亂詩詞》 《聚羽成像》:觀影心得 《欲羽君同》:同人小說創作,天地劫《天地皆易》、葬送的芙莉蓮《河床上的白色花簇》;遊戲心得【天地劫:幽城再臨】、【霸劍霄雲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