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無雙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好澀的茶
一句輕嘆融入濃厚的霧氣中,輕飄出窗。
眼前蒼茫的白霧圍繞了整座木屋,再延伸出去是有如雲龍盤旋在上的青竹林。
這樣的山景,不見遠天。
缺了一角的陶杯被我置於桌上,淺褐的茶湯折射著晨光映出我的容貌,歲月並未在我堅毅的臉留下太多痕跡。
但曾幾何時,我已生了滿頭華髮,而後,我便見到那杯中男子嘴角輕劃出一抹笑,眼底透著盈光。

望著窗外的霧逐漸散去,著青杉的身子一碌骨的從吱喳作響的躺椅上爬起,背部立刻襲上一陣劇烈刺痛痛入骨髓,我卻連眉也不皺,這疼痛是上天對我罪身的懲罰,該受便受。

滿是硬繭的右手摸起地上的竹竿,抵在左肩上好讓自己撐起身,略晃著起了身後,才發現竹竿上頭有著斷裂不齊的尖刺,就這般沒入肉中,我拔起刺,看肩頭只破了皮而沒流血,看來是刺入死肉中,莫怪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又或者,這是病入膏肓的麻痺?

看著比一般人厚實的肩,是多年習武與背負武器所鍛鍊而成的,當然這雙肩染過多少人頭顱的鮮血我已難以計數。右手捉起自己的左手提到眼前,滿佈刀繭的手掌已看不清天生的掌紋,翻過手背幾塊褐斑已難以確定是傷痕是血痕還是病斑?
這隻手,曾握著青銅刀斬過多少人的性命?
曾握著多少人的性命毀去多少家庭的未來?
曾握著多少家庭的未來滅掉一個國家的存在?
「呵!」忍不住輕笑出聲,這隻手,如今已動彈不得。
放開手,我挺直帶病的身軀走向門口,卻在要踏出門檻的一剎那間聽到一聲呼喚,「將軍!」
那遙遠的聲音喚住了我的腳步,但我卻不回頭。
「將軍,卑職代眾兄弟求您了。」
我不語,青年將士卻繼續陳情,「…皇命不可違,眾兄弟都不想見到將軍自尋死路。」
「戰爭之中,誰有活路?」我握緊左拳,感覺掌心微微發燙。
「將軍,戰局中勝便是所有人的活,只有將軍帶領的了我們活……」
雙肩微顫,接著我止不住的仰天狂笑,是了,戰勝便是活,還吸的了一口氣便是活,砍了十萬人頭顱後還立足於屍身上便是活──
有我必能活,我有無雙命格,有勝無敗,沒有第二人能像我一樣站上永遠不死的頂峰。
我要殺的敵人必死,我要攻的城池必陷,我要滅的國家必亡。
左手掌刻印著的無雙命格,此時正有如心臟般脈動,鼓舞著我踏出再一步血腥……

當我一刀刺穿了陳皇的心臟,左手掌的脈動也突然靜止,接著是一陣麻痺從染血的手席捲而來,我昏厥而去,最後一個念頭是終於結束了。
我記得,那日沒有日出,只有攻城的箭雨下了滿天滿地……
再醒來,我聽到朗朗鐘聲,響在亮著一片火紅的山谷中,迴盪著,天地間最哀怨的寧靜。
我沒驚動守在軍帳外的人,獨自卸下了滿是銹味的鐵甲,拿起床邊的青銅刀靜靜擦拭,直到刀面映出了我暗褐色的臉,這副面容,何時變的如此了無生氣?
我看著青銅刀映出嗜血的寒光,左手反握,俐落的朝身側砍下一刀,刀鋒傷及背骨再從腹部刺出,鮮血便如湧泉般流出。
我緩緩起身為自己裹上一襲青杉,披上紅袍,接著便拉開布廉走出軍帳。立在帳外的青年將士一臉驚恐,我卻面無表情的將滴著血的青銅刀遞給他,「拿去,貢在陳皇的墓前。」這是我下的最後一個命令。
在那個烽火連天的亂世裡,狼煙掩蔽了天青。
君與臣,是藉著一道血溝連結一起。
越向前行,眼前的景象便越趨清晰。
連綿的竹林再遠處有閃著遴遴波光的河川,有如一條鑲在翠玉外的銀絲,串著上下三五山村的生計。
當我走的十分靠近河川時,就能聽到點點笑語從河川對面傳來了。
「老先生,您來挑水的是嗎?」嬌柔的女聲從河對岸對我喊到,我笑著點點頭,右手拎起先前置在河旁的木水桶。
「那我來幫您吧!」接著那身著紅花繡短衣的女孩兒就捲起褲管打算涉水而來,我趕緊發出嗚嗚兩聲對她搖搖頭。
「可那水很重的……」女孩兒眨著眼微微嘟起嘴。
這個模樣真是好生熟悉,是那個總笑的溫柔的女子也曾經做過嗎?還是那個純真的囡仔呢?
我又搖頭,單手拎起了兩桶水便要往回走,女孩兒卻又喚住我,「老先生,您難道沒有兒女子孫嗎?怎都一個人來挑水呢?這對老人家傷身的」
我笑著向女孩兒搖頭,我始終是忘了有無喚過那女人一聲妻子?我亦忘了有無幫女嬰取一個好聽的閨名?但我已將她们留在背後……
當我再走回木屋時霧已全散,滿布青苔的木屋便屹立在眼前,帶著濕氣的綠爬滿了整座褐色,看起來就有種頹敗的氣息在苟延殘喘。
放下水桶,走入門後才想起茶還在桌上未飲完。
伸手拿起已冷的鐵觀音,一口飲盡,「都忘了…這茶很澀……」

再怎麼淡然的語氣,終究道不盡
苦澀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6會員
240內容數
成為一位創作創業者,這一路上有許多探索與學習,嘗試與反思,與你聊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稜鏡之書-啟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短篇小說】此心安處是吾鄉對你來說,什麼才是你的家呢? 「只要讓你安心的地方,便是你的家鄉。」 小梅,一個四處流浪,修行仙術的狐妖; 沈言,一個獨居在台北的平凡上班族, 因為一場意外相遇了。 行過許多地方的山川、湖泊、星辰、大海,兜兜轉轉,最後還是回到了你的身邊呀。
Thumbnail
2024-06-08
蒔緣短篇小說初登場----心牢無刑期(三)紫伶雖痛恨著父親的荒唐,卻在心裡暗藏些許嘲諷的心態,那個曾經無端走進別人家庭的女人,此刻正在品嘗失寵的惡果,不知她是否感受到了,需要跟別的女人分享伴侶的痛苦?
2023-07-27
蒔緣短篇小說初登場----心牢無刑期(二)紫伶毅然決然填了後山的專科學校,打算半工半讀,遠離家庭、遠離熟識、遠離紛擾、遠離心中一道又一道跨不過去的坎兒!
2023-07-26
蒔緣短篇小說初登場----心牢無刑期(一)天氣半陰半晴的,讓出獄人的心情,夾雜著鬆一口氣卻又迷茫的沉重。
2023-07-26
【極短篇小說】無緬欄杆它不大確定是否該登上這樓梯,因為每一座台階要不如紙屑般碎爛百孔,要不就是凹凸陡峭,帶有尖刺,濁如膠蠟,焚燃塵火ㄧㄧ這怎麼看都不像人走的。 不過,峽谷旅館的老闆告訴他,只要信任欄杆,欄杆就會回應你;這讓他更糾結了。 他深吸一口氣,抓住欄杆。果然,一股不安的熱能簇擁而來;他趕忙想起老闆的訓誡:信任它。
Thumbnail
2022-02-05
老三創作中⋯短篇小說《無視》是爪子⋯吧? 下班途經施工地,發現覆蓋地上的鐵板邊緣探出一隻小小的爪子(?)宛如枯朽枝枒,了無生機。 是老鼠的爪子吧?活的還是死了? 被鐵板壓死了?還是想鑽出鐵板與地面的夾縫而卡住了? 至少可以確定,此時這爪子一動也不動。 小巧的掌心,延伸出四根細小的指頭,就像人的手一樣,雖然只有四根指頭。 啊!
2022-01-29
無盡暗夜裡的魂牽夢縈:阿迪契的短篇小說集《繞頸之物》中的〈鬼〉 〈鬼〉是當代作家阿迪契的《繞頸之物》書中的第四篇小說。藉由兩個伊博族的男人相隔近四十年重遇,回憶1967年奈及利亞內戰時,及之後種種,兩人都歷經家人生離死別及遠走家鄉,後代定居他國,不再說伊博語。阿迪契藉由主人翁老教授,提問:如果我們(伊博族)贏了那場在1967年的戰爭,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Thumbnail
2021-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