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燒不掉的富有

2021/09/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喜歡在高海拔找尋不知名的小湖藏私放進口袋,每年回來享受。這種小湖給人安逸感,讓人只想躺著啥事不幹。湖太大就免不了會興風作浪,不但沒有安全感,還得擔心有水怪。更完美的就是這些小湖通常開車都到不了。
這種偏遠的地方不會有訊號,也永遠看不到人。訊號和人總是緊緊綁在一起,少了訊號也省了遊客。
在這兒順道的娛樂就是偷窺。每次來這裡在躺下來啥事不幹之前,我會先仔細享受每一棟房子,像欣賞藝術品一樣。這些人富有於懂得竊竊私喜為自己過日子。看那個湖,看那些小小的房子,覺得這種富有很親民,可以羨慕得起。讓人覺得富有並不是那麼遙遠。
一山之隔那個每年有一千五百萬遊客的大湖邊有豪華遊艇、有賭場、有高爾夫球場、有滑雪場、有五星級度假區、有全加州最昂貴的臨湖豪宅⋯⋯包括祖克柏六千萬的曠世豪宅。那種巨大的富有看了會害怕。
我站在太平洋屋脊步道上,看著這個小湖,欣賞著這些真正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偷偷做著他的美國夢。這些房子一點都不「豪」,頂多也就是兩個臥房。透過落地窗,我可以看到裡面簡單的擺設。我幻想在那個陽台上曬太陽、喝咖啡,白天看湖、晚上看幽浮⋯⋯日日夜夜就這麼墮落著。
這裡的人家都有小船和獨木舟──那是進出唯一的交通工具。你偶爾會看到湖面上的獨木舟或划板。這裡就是那麼安靜,站在山腰上都可以聽到槳觸擊水面的聲音。划的人也不敢用力,怕製造出聲音。在這兒任何干擾都是罪惡。
如果不走水路,就只能翻山越嶺走太平洋屋脊步道過來,停車場到這來回大約三~四時,路很不好走。這裡唯一的過客大概都是太平洋屋脊步道上的長途登山客。他們只是忙著路過,不是訪客。走在這條路上的人大概不知道什麼叫手機。
這個湖一年有六個月結冰,不知道冬天有沒有人住。不過我看到有人家旁邊有柴房,裡面堆了柴火,還有壁爐和煙囪,所以莫非他們冬天也待在這裡。冬天這裡一定美到令人惶恐。冬天水路和陸路都不通,所以除非一次熬過六個月,要不就是走結了冰的湖面過來,來回也是三~四小時。
要享受這種富有,完全沒有可以投機的方式。開著超跑進車庫是不同掛的富有。
我站在那兒替他們幻想,也替他們擔憂⋯⋯要怎麼買菜?電從哪來?水怎麼辦 ? 家具要怎麼搬進來?爐子壞了怎麼辦 ?亞馬遜買的東西要如何投遞 ? 當然我太世俗了。那個屋主可能在偷笑我會煩惱這些事。我跟他之間就是這麼完全沒有交集。過去我總是會上 Airbnb 碰碰運氣,看看有沒有可能租到一棟,被他們知道了可能會同情我沒氣質。大湖那邊的豪宅只要肯花錢,有一天三千元的。至少租得到。
這些人在精神上都是超級有錢人。這種的有錢真好。

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上禮拜的野火已經把這些小湖完全吞噬。那些可以讓人盡量做夢的房子可能也已化為灰燼。
這篇文章所有照片裡的一切的一切,除了我那條腿之外,統統都淪陷在火場裡──包括太平洋屋脊步道。這場火,現在還在燒。
幸好燒掉的只不過是房子,不是富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8K會員
187內容數
全世界都是向 Google 看,向臉書看,沒有人往矽谷的另一邊看。所以我要帶你看矽谷很少有人知道的另一面。矽谷不是你想的那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