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追追追:基隆靈異事件背後的故事

3
2021-09-15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之前我們講到斷頭將軍,故事裡面的陳將軍與高知縣,儘管已經戰死沙場,但死後他們的靈魂,依舊是騎著馬,或是帶領著軍隊留在原地徘徊。不過其實同樣的故事,也曾經在基隆發生過!這就要從「二沙灣砲台」流傳的靈異故事開始說起。
在基隆總是出沒著幽靈軍官,但他到底是誰呢?(圖片來源:我的學習筆記)
這個砲台,除了是清末遺留到今天的國定古蹟以外,相傳這裡,經常發生一些靈異事件!有些路過這裡的人,甚至都還能夠聽到槍聲,或是士兵操練的聲音!仔細聽他們口中說著不同的方 言,有台語、有國語,還有人看到清、法兩國的士兵;出現在基隆當地,老一輩的人總是向我們提醒「黃昏莫去二沙灣」。
他們說,如果在黃昏的時候,經過二沙灣,會看到法國軍官騎著馬的身影,不過這些鬼魂到底是誰,這個事件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雞籠二沙灣砲台的戰役

1840年,清、英兩國,因為「虎門硝煙」事件,爆發了鴉片戰爭,雙方交戰期間,英國運輸艦不幸在雞籠(基隆)外海觸礁,「被迫」登陸雞籠,一上岸就開始對二沙灣跟三沙灣的軍營,進行猛烈的攻擊!
清軍隨即跟英軍打了起來,並且俘虜了英軍三百多人!送到了台南府城處斬!這也就是歷史上的「英人之役」(大安之役)。也因為這場戰爭,臺灣兵備道-姚瑩開始重視起二沙灣以及三沙灣一帶,為了應變英軍隨時可能展開的攻勢,防止臺灣淪陷,決定開始在二沙灣一帶,建立新式砲台加強對外的防守。
時間來到了1884年4月,法蘭西的軍艦入侵。當時清帝國與法國雙方,因為對阮朝(越南)保護權的問題,而產生局部的衝突,甚至之後所謂的「清法戰爭」。
台灣當時因為煤礦和戰略位置,而成為法國所覬覦的戰略據點,法軍遠東艦隊司令孤拔(Amédée Courbet, d. 1885)覺得「我們一定要拿下臺灣,拓展法蘭西殖民帝國的版圖!」
劉銘傳,安徽省合肥市人,晚清時期政治家、軍事家,淮軍將領。(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因此法國預謀從雞籠、淡水兩地進攻,這讓當時駐守台灣的欽差大臣-劉銘傳非常震驚。因為劉銘傳深知,從海戰的角度來看,澎湖列島是南台灣的重要門戶,當年施琅進攻台灣的時候,就是先拿下澎湖,之後順利地佔領台灣,迫使明鄭投降;雞籠跟淡水就像是北台灣的咽喉,如果一旦被法軍佔領,就算台灣不會馬上淪陷,但也會陷入一場苦戰。
為了不讓這種事發生,劉銘傳聽見,法軍將模仿當年英軍的進軍方式,先進攻雞籠。如此一來,二沙灣就首當其衝了。於是劉銘傳下令,把新購買的新式武器,運往二沙灣,以及獅球嶺這兩個地方,預防法軍進攻。
不過,法軍司令孤拔認為,清軍應該知道自己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要清軍認分,交出雞籠、淡水的諸多砲台,但是清軍根本不想理會法軍的「善意」啊!於是法軍就在雞籠外海開炮,400多名法軍士兵,對雞籠展開了陸上作戰。
儘管二沙灣砲台堅如磐石,屹立不搖。不過……還是被法軍佔領了!期中法軍死傷100多人,清軍與鄉勇陣亡無數。由於台灣的海島環境,讓法軍水土不服,導致軍中許多士兵都得病過世。
由於劉銘傳領導的清軍威猛,先守住淡水,再反攻雞籠,甚至還擊殺了法軍將領,把法軍趕出臺灣,戰爭結束後,劉銘傳深知雞籠二沙灣一帶,對北部防守的重要性,於是下令擴建、修繕二沙灣砲台,之後劉銘傳又覺得,這座堡壘因為配合當地天然地形,還有新式裝備,而更顯得固若金湯!外國勢力絕對難以入侵,於是給這座砲台新提名為「海門天險」。
二沙灣砲台,又名「海門天險」,是位於台灣基隆市的一座砲台,為中華民國一級古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靈異事件與「人物」解讀

讓我們把時間重新拉回現代,二沙灣砲台的靈異目擊真的不少!但主要聚焦在「騎馬的法軍軍官」、「行進中的清軍」,以及「用安徽話交談的鬼魂」等等。那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鬼魂的真實身分究竟是誰呢?
阿納托爾-阿梅代-普羅斯珀·庫爾貝,中國史料稱孤拔,越南史料稱姑陂,是一名法國的海軍將領。(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首先,「騎馬的法軍軍官」這個意象,往往是台灣漢人,把民間戲曲以及評書演義,塑造的「將領形象」,套用在法軍軍官身上。但這個軍官是誰呢?很多人可能會想到,法國遠東艦隊司令孤拔吧?
但孤拔其實駐軍在澎湖媽宮城,之後因為水土不服拉肚子去世以後,就跟基隆沒有太大的關係了。不過,劉銘傳在反擊法軍的時候,曾經有「斃其巨酋一」,這個「巨酋」也就是法軍將領,但究竟是誰就不得而知了。如果真的想知道是誰,那只能到「基隆法國公墓」裡面找找,說不定可以「騎馬軍官」的真身哦!
另外有些人,也目擊到了清軍的身影,祂們講著我們聽不懂的方言,好像講了一些台灣話,但剩下的幾乎都聽不懂。這可能是當時鎮守台灣的劉銘傳,本身是安徽人,是淮軍的重要將領之一。所以他來到台灣,想必也把家鄉的親信們都帶來了。
至於說著台灣話的,很可能是在地招募的「鄉勇」,而其他方言,很可能是廣東一帶的「廣勇」,或是劉銘傳帶來的淮軍部將。所以,如果在二沙灣遇到祂們的話,可以試著用台語、廣東話,或是安徽話跟祂們聊聊,說不定會有什麼特別的發現哦!
最後很多人常講,黃昏以後不要經過二沙灣砲台之類的。「黃昏」其實是作為白天,跟黑夜之間的分界,也象徵著我們人類,跟鬼魂之間的活動時間分界。所以黃昏以後,是好兄弟們主要的活動時間。
至於不要經過二沙灣,也就意味著不要路過古戰場,因為那些地方是先民陣亡的地方,如果貿然經過,很可能會打擾到祂們的活動,甚至會讓祂們不開心,而遭到報仇……。
二沙灣砲台東砲台一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而「操練士兵」或是「交戰聲」了,其實這些都是老一輩的人,將當年的戰爭記憶,透過鬼故事與傳說,搭配起來的「流通版」詮釋,其實也是可以作為,我們重心瞭解在地歷史的重要管道哦!

老外的軍人鬼故事

除了清法戰爭以外,台灣這四百年來,也歷經許多外來強權的入侵跟殖民,外來侵略者不只有英國跟法國而已。不過每次講到外國人,大家第一時間多會想到,金髮藍眼睛的歐美人士,但在歷史上,歐美軍事與台灣的關係相當密切,甚至在島內許多建築、地點都可以看到他們遺留下來的痕跡,像是著名的軍事堡壘熱蘭遮城、淡水紅毛城,又或是台南四草大眾廟後面,埋葬的“荷蘭塚”。所以,在這裡我們一樣想問問幾個問題:
1.除了今天的靈異故事以外,大家還有聽過那些跟歐美軍官亡魂有關的鬼故事呢?
2.台灣還有其他的歐洲軍人廟嗎?你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呢?
3.既然這些外國軍人,在我們眼中都是侵略者,那麼為什麼台灣人還會允許祂們安葬在這裡,甚至還有建廟呢?
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們知道你的想法,那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為止囉!歡迎你幫我們把影片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地方傳說吧!一起成為一個Better Men!我們下次見囉!ByeBye!

參考資料

[1]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一八四三)春正月己巳(二十六日),達洪阿、姚瑩奏:『前年八月洋船在臺灣洋面遊奕,是時並無風暴;該洋人駛進口門,對二沙灣礮臺連發兩礮,打壞兵房,我兵隨後放礮回擊。九月,又有三桅洋船至雞籠洋面,攻破我礮臺、石壘,燒我哨船。上年正月,生擒顛林等眾,起獲礮械、號衣、旗幟及印文等件,均係浙江各營之物,實非遭風商船』。」詳見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東華續錄選輯》,頁222。
[2] 姚瑩,〈夷船再犯雞籠官兵擊退奏〉,《東溟奏稿》,頁41-43。
[3] 「華夷交騁,乃前古未有之變局,而戰爭遂不可以寧。光緒乙酉,法蘭西搆難於安南,既而東窺臺灣,謀內犯。朝廷顧念南服,以今宮保劉公省三撫其地。當是時,臺灣絕未備,師不逾千,餉不盈億,戰守之具無一可恃者。公雖至,倉卒不遑有施設,第檄鎮兵八百人扼基隆而已。基隆為涉海遵陸之首途,南距省治曰臺北府六十里,連峰絕巘,而獅球嶺橫阻於其中。」詳見:張傳耜,〈紀劉省三宮保守臺灣事狀〉,《劉壯肅公奏議》,頁71。
[4] 當時劉銘傳正式職務為「巡撫銜督辦臺灣軍務」。
[5] 劉銘傳,〈恭報到臺日期並籌辦臺北防務摺〉,《劉壯肅公奏議》,頁165。
[6] 「敵驚潰,爭奔其舟。舟泊處近斷岸,陡絕不可攀,擠而墮溺者若鳧騖之集,斃其巨酋一,獲級數百計。遂復基隆。」詳見:張傳耜,〈紀劉省三宮保守臺灣事狀〉,頁71。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大家好!我們是公民系YOUTUBER! 從人民到公民,深化民主的思想革命! 民主尚未深根,我們仍須努力學習,我們致力於學術公眾化,將教授及學者們辛苦努力的研究成果,轉譯成為你我都能了解的知識.只要每個月一個便當的錢,就可以讓我們持續分享對公眾有益的學術知識,期待您跟我們一起攜手共進!
本文發佈於
阿牛聊歷史
讓我們用一點時間來聊聊台灣的歷史及文化吧!


3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