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疫苗接種、3+11協商會議記錄、高雄三民區議員選舉混戰之間的糾葛

我機構這幾天住民、工作人員接種完AZ第二劑,不是打完就算了,還要回報一堆表單資料,上網填有的沒的。摸魚上網看高雄市三民區議員選舉混戰,又看到時代力量在立法院質詢,一直跟陳時中討3+11協商會議記錄,這三件事在我心理被湊在一起。

高雄市三民區議員混戰的其中一位,之前曾當過公務員,並且以揭露政府體系中混亂、累贅、無效率、繁文縟節、形式主義的一面而出名,進而參選從政。他之前在網路或出書,也談過政府單位為了因應議會監督、監察院調查,甚至是行政體系內的管考稽核,而衍生出大量無意義的文書工作,公務員要投入大量時間去做資料,只是為了因應上級,甚至只是為了議員要作秀。
我之前寫過幾篇文章,提到在很多基層的組織、機構裡,為了因應政府的防疫要求,得花時間製作大量文件,回復網路表單,這有為了感染管制查核,有的是接種疫苗所需,還有的只是政府要掌握各機構的防疫狀況
記錄、文件、資料不會憑空長出來,它們需要有人做、寫、整理,這都要時間、勞動力,3+11會議記錄也一樣,它勢必得要有人寫。
以前我也去過立法院,代表社福團體跟立法委員、行政單位開過「協調會」,很多時候都沒有記錄,也沒人想到錄音。因為這種會議對立法委員和行政單位來說,太多了,很多會議根本沒有具體決議和影響力,如果通通要鉅細彌遺去留下記錄,那要花的時間就太多了。
我相信在開3+11會議的時候,不管是哪個立法委員去開的,無論是工會代表、立委還是政府官員,都沒人想過這場會議,之後會被連結上疫情爆發,甚至800多人的性命。所以,也沒有人想到要記錄。
有人因為揭露公務單位的形式主義,花太多時間去做沒意義的事,而進入公共領域,並當上議員,但他的政黨,不斷要求行政單位為了疫情和800條人命,得投入更多時間去製作文件資料,用檔案記錄堆積出反對黨的信任。而政府單位為了因應這樣的要求,就一級一級往下壓,結果就是要花很多時間去製造大量文件資料。
我五月底寫文章探討這些議題的時候,有人在粉專留言說「這個就要追朔到為何現在人民會那麼質疑政府所發出的資訊 以至於大家會忽視裡面數據所做出的努力」似乎是指出,責任還是在政府沒有讓人民充份信任,那人民到底要怎樣才能信任呢?會議記錄拿出來就可以了?誰又代表「人民」呢?萬一會議記錄拿出來,「人民」還不不信任怎麼辦?繼續堆積更多的文件資料檔案,並且一級一級往下要求,去花時間、人力以取得「人民」信任嗎?
在電腦前面為了文書作業奮戰的時候,我不禁在想,也許這是一種防疫策略,為了作資料,我們只能遠離人群,做到「案牘勞形」,也就自動產生「社交距離」,降低染疫風險了,誰說作文件記錄資料不能防疫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在精神復健機構工作,天天跟一群社會上認為的「瘋子」相處,總希望社會多認識這些人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