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的真相需要代價,社會願意付多少?談疫情延燒在基層機構的觀察和反思

這陣子我經常想,後代子孫問起疫情期間我做了什麼?怎麼回答?要老實說嗎?如果講真的我只能說:「阿公都在機構做資料、整理文件,回覆政府單位要的東西,準備等政府來檢查。」
這不是政府刻意要「擾民」,跟衛福部、疾管署這些衛政人員,十幾年來斷斷續續打不少交道,我所理解的台灣公務體系,他們素質算高官僚架子算低,至少誠懇。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天天開記者會報告RUN了一年多,在台灣大概是空前的,如果換成別的公務體系,沒多少可以承擔得了。
政府這樣是在回應民間的「要求」。去年到現在不斷有人講,包括民代、專家、學者、輿論領袖,「蓋牌」、「隱匿疫情」的說法沒斷過,造成社會對於「真相」、「精準資訊」、「正確訊息」的偏執。這一年多,從政府到各黨派,從專業領域到學術界,一直到各種社運團體,然後到平民百姓,對於真相、確實、精準,有一種近乎偏執的著迷,對各種數據、資訊,往往都先存疑再說,特別是政治對立面提出來的
政府為了因應,就不斷公布各種訊息作為回應,而資訊不是平白變出來,而是來自地方政府或民間機構,對訊息質疑聲浪越高,中央政府單位就不斷要求基層回報資料,一級壓一級,越要越多、越要越急。

這陣子「認知作戰」這四個字很夯,不曉得這是不是一種「認知作戰」蓄意要造成的破壞?當你要花很多時間、精力來澄清質疑,就得做很多收集、整理、呈現資料的工作,浪費掉其他該做正事的時間、精力。而這樣不合理的偏執,急就章要求出來的資訊,也可能是不準確的,又造成更多的誤解和質疑,惡性循環。
精確的訊息有相對代價,就像普篩,得要人力、試劑、設備、儀器.......,此外,還需要時間,但社會各界總不管這個。而衛福部、疾管署,一直到各縣市衛政單位,為了呼應這種偏執,卻又資源有限的狀況下,就變出了一套充滿了「創造性模糊」的機制,然後大家也在這個體系下,玩得很開心,各取所需,相信的人能從裡面得到安慰,質疑的人也可以從裡面找出很多漏洞,痛批一番,博得很多輿論關注。
這陣子因為疫情吃緊,很多人都在質疑衛福部、疾管署過去這一年多,都做了什麼?以我在基層精神復健機構防疫的經驗,至少這些單位,從中央到地方,很努力的要求我們要落實防疫,也很認真的生產了許多規範、準則、指引.......指示我們怎麼防疫。但這類文件頒布越多,「創造性模糊」也就越多。
我們機構基本上要遵照「長照機構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疫作為現況查檢表」,總共25個項目執行防疫。大部份要求都合理,但裡面約有一半的東西需要文件資料佐證,所以當最近疫情吃緊,各機構除了要防疫之外,還要忙著做資料。譬如,裡面規定必須有「外出管理機制」,但大部份機構從來沒有,至少我們沒有,住民外出打聲招呼就可以了。就算部份機構有,顯然也不合疫情的要求。沒辦法,我們就得去變一套「外出管理辦法」。而疫情告一段落之後,也許它就作廢了。

這幾天疫情吃緊,本市各機構必須天天回報衛生局防疫資源、床數、住民數,口罩多少、酒精漂白水幾罐、多少N95、多少隔離衣,而且當天就得回報(見下方截圖)。我看同事填這些東西填得很煩,就不禁問:「回報這些幹嘛?是說如果我們短缺了,衛生局會配給嗎?」不知道,口罩會以郵寄方式配給,但其他東西不清楚。還是短缺了會被處罰?似乎沒這種規定。
點去那個表看,很疑惑的是整數出人意料的多。不用我們這行的人,都看出那個表數量很難應機構真實狀況,倒不是說大家真的搞不清楚自己機構裡面,到底有多少口罩、酒精、漂白水、隔離衣,大略的量是說得出來的。但這就跟普篩被質疑的一樣,你要完整、確實的訊息,是要投入資源的,要精確的數字,機構真的就要一個一個去算口罩多少個,而這麼做有必要嗎?

再譬如說,目前的防疫規範下,住民是不是絕對不能外出?除非重病或死掉,否則不得踏出一步?我把所有能找到衛福部從疫情以來頒的準則、指引、規範、辦法、規則、公文都翻了一遍,只得到「減少非必要外出」這種講了等於沒講的答案,但這些文件,也沒有明確規定什麼叫「必要外出」什麼不是,只約略的舉例說:「看診、就醫、就業、復健治療.....」那譬如說可不可以運動、散步、走山路?這些也算復健活動的一種,實在不知道~~~~~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已經把我們住民通通禁足了。

精確、明確在時間、資源的壓迫下,並不容易。少部份真的做到了,大家就開心嗎?也未必,「校正回歸」不就是一種精確的企圖,被嘲笑成什麼樣子?譬如說不戴口罩,罰則很明確,被罰的人就不高興希望「從輕發落」了。如果不明確的規定有侵害人權嫌疑,譬如說這一年,總是有人權團體,質疑這個那個防疫措施侵害隱私權、侵犯人權,那為什麼不打個憲法官司來看看?讓法律規範「精確」一點。講了一年多實在沒看到,可能是沒訴訟資源吧,當然更可能是怕被當成人民公敵。

大家都要「真相」、要政府「說明清楚」,不知道這都是有代價的,真相和說明是用時間和資源去換來的,是拿基層的血汗壓榨來的。而呈現出來的東西,很多人又看都不看,然後對來路不清的資訊卻信得不的了。
除了普篩、廣篩造成防疫塞車,對於「真相」、「準確」的要求也會造成資訊上的塞車,社會對政府疫情公布不信任,相關單位就去要更多的訊息、資料,要基層做更多文件,匯報上來公布,以因應社會的需要,然後一級壓一級,讓基層做文件資料做得「不亦樂乎」,回報上去的訊息,質量並不好,而社會不信任的人,還是不信任。
總有一天政府也不跟你玩了,因為大家的時間精力資源都有限,等哪天什麼資訊都看不到的時候,先別急著質疑,先前有完整資訊的時候,看了嗎?看了相信嗎?如果社會大眾不相信這些人苦心整理出來的資訊,那怎麼覺得有人會這樣傻,一直做白工下去,只有你最聰明嗎?
本文無意去澄清或批判什麼,我不敢說對防疫做了什麼貢獻,但至少回覆這些公部門的要求,還算認真,如果有人質疑政府的資訊是假的,等於說我們做的資料都是不實的,講這種話的人真不曉得自己得罪了多少人,愛說就繼續說吧,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渡過疫情。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在精神復健機構工作,天天跟一群社會上認為的「瘋子」相處,總希望社會多認識這些人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