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疫苗的事我也想「關說」

今天台北市長柯文哲指控某位立法委員,涉嫌施壓要衛生局把武漢肺炎疫苗給付特定的醫療院所,引發「立法委員關說疫苗」的爭議。我在接種順位第五的機構,不需要去活動什麼關係就能輪到。但回想這一個月疫情突然高漲,中央到地方政府開始積極推動預防接種的過程,實在有很多時候,讓人覺得「如果可以找個有力人士去講一講,把事情擺平該有多好?」
讓我想去關說的不是疫苗分配,我們是排在順位上的,甚至是非常前面的,但就像有人指控政府「卡關」,讓許多熱心企業、民間團體和地方政府,無法自己購買疫苗一樣,我們要真的接種到之前,也有一些「狀況」、「關卡」在等我們,如果找個議員、立法委員去講講,就可以「排除障礙」,還真想有這樣的「關係」能活動。
首先是這陣子很夯的「造冊」,我們所在縣市這類機構是有「造冊」的,至少四次,最早在二月開始就做了,到了五六月又造了三次。但我一直很疑惑,無論是住民或工作人員,在政府單位都是有登錄、列管的,譬如說社工、護理、專管員都要登錄在精神復健機構的人力系統,要一直叫我們造冊原因是什麼?當然人員會有異動,那局部調整不就行了。如果刻意偽造(就像台北市某些診所發生的事),請問衛生局或受託接種的醫療院所有辦法查證嗎?
工作人員這個月初,先於住民接種。這時候本市衛生局,居然將同機構所有工作人員,集中在一個固定時刻接種,讓我們馬上面臨無人輪班「空城計」的窘境,幾個機構去跟衛生局溝通未果,只好絞盡腦汁、各顯神通,想辦法撐過那幾個小時。
真正施打當天,又發現現場動線設計有問題。共有三個關卡,沒記錯是掛號(刷健保卡)、填同意書與説明(包括副作用和各注意事項)、醫師諮詢(有沒有不適宜施打的病症),最後是接種。但是,衛生局將他們拆成三個櫃台,讓我們要重覆排隊,掛號完去排同意書的櫃台,寫完再去排跟醫師諮詢,最後再排打針的隊伍。這樣就要重複走動、排隊,不斷產生人群流動、交錯、接觸的風險。為什麼不能像選舉投票那樣,都集中在一起,排一個或兩個隊即可,雖然人龍可能會拖長?
還有一個很離譜的,現場居然只有一個出入口,進來接種和離開的人,要擠同一個門,這又增加了一個人群接觸、交錯的機會,實在不知道這為什麼不能克服。
無論如何,工作人員總算接種完了輪到住民,狀況卻接著來。基本上只要是接種就涉及衛生局(掌握疫苗分配)、醫療院所(受託接種)、機構(實際執行接種的單位)三方,衛生局給我們幾個選擇,去附近的大醫院集體接種,或者留在機構內,若是後者,再有兩個選擇,一是自行找合作診所,另一個是與醫師公會「媒合」,等他們有人力時間來機構施打。我們本來是選擇與醫師公會媒合,但衛生局來電表示,這樣會拖延很久,希望我們去尋求願意來機構接種的診所,正在傷腦筋怎麼找的時候,衛生局倒是幫忙找好了。
市內的機構一個一個接種完畢了,但是在同業和衛生局承辦人聯絡的LINE群組中,發現事情是常常不斷「滾動修正」、「校正回歸」的,有的機構時間排了、協助施打的診所也找了,卻在前一天或當天,臨時被告知沒有疫苗,要延後數小時或一兩天。大家這禮拜可能只關注高齡人口的接種,沒想到之前各類包括長照機構施打,也還在進行。如果疫苗量一時不足,各機構其實願意等幾天,先讓75歲以上長者接種,因為現在群聚感染風險不像上個月中那麼高,但是衛生局要我們先去作好一堆前置作業,臨時又要你等實在搞不懂。
這時候又來一個狀況,各種社區精神復健機構總是有幾個住民,由於發病、狀況惡化,去精神專科醫院治療,待一陣子再回機構的。此時這幾位就變成「人球」了,原來的醫院說他們還沒進去之前,接種就造冊完畢了,所以他們沒辦法在醫院裡面接種,而跟衛生局協調,能不能加入已經承上的接種名冊裡?答案又是不行。所以這幾位回來之後,我們只能禱告疫情已經和緩,或者疫苗供給量足以再接種一次,否則防疫破口在這該怎麼辦?
台北市長柯文哲這陣子講,「如果疫苗​足夠,台灣怎麼會有疫苗特權階級」,又說想「搶打疫苗也是人性」。前者,就算有插隊或特權現象,像接種場地動線,或者卡在兩個不同機構服務對象歸誰處理接種問題,跟疫苗量毫無關係,這不管充足與否都能弄好的,反過來說,如果敷衍怠惰,就算台灣現在有四五千萬劑疫苗,也會打得問題重重,搞得怨聲載道。
至於人性,想循私舞弊的非常多,在機構內也聽聞過,不符資格者想混水摸魚進來。但我們並不想特權,只是想依政府規定接種,卻困難重重,難道官僚組織的怠惰、本位主義、形式主義也是人性?
有人說現在打疫苗都是白老鼠、實驗品,但這陣子深刻感覺被測試、體驗、模擬的,是接種過程中官僚組織運作的既有慣習,和各種繁瑣複雜、難以理解的作業機制,包括人力、物資、組織的動員,和冗長費時的溝通過程,我們真正被當白老鼠和實驗品的,不是疫苗,而是走過了點滴在心的接種歷程
台灣還有上千萬人沒有接種過,希望各政府單位可以針對這個過程,不斷「滾動修正」、「校正回歸」,我們已經歷過就算了(啊~~忘了還有第二劑在等我們~~~),希望其他台灣人別再這樣被折騰。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在精神復健機構工作,天天跟一群社會上認為的「瘋子」相處,總希望社會多認識這些人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