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融入障礙筆記|起因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對我來說,社交是個很奇怪的技術,它充斥在我們生命每一分秒,人們渴求又厭惡它,精專的老手時常帶著憐憫的目光看著為此顛簸的初學者,真的問了一切也盡在不言中,專家學者多年不斷的研究跟統計,也不能減緩現代人逐漸邊緣的心。
把社交放在社會像政治,帶回家中造就八點檔,如果剩下幾個人,就只是段難搞又無法割捨的關係。
我並非熱愛社交的人,至少在我很多年的生活中,一個人待著過日子大部分都很自在,但是社交就像食物,當它是優質的時候你會享受它給你的愉悅,如果妳處理得不好,會讓你噁心,還可能好幾天腸胃不適。
我是個多話的性格,多說多錯幾乎是性格標籤,也許有的人以直言不諱而驕傲,至少我並非如此,而我似乎又是社交慧根極差的類型,大部分的狀況都是引起對方負面反應、眾人反感跟各種拔不掉的標籤。在青少年階段各種詢問與求助得到的多半是長輩們說不清楚的回答,或者無法實行的方向。我也閱讀,讀說話溝通技巧、大學選修人際關係課程、尋求心理諮商和回顧自己童年家庭障礙種種,我還模仿,與更年長的人交流以學習對方的社交態度、去學習交友的課程等。
現在我的社交生活是豐富了,只是煩惱也增加了,日子仍然過得很累。經常想著,如果跟人交流也能像跟機器交流就好了,所以就是篇用寫程式思路去討論交朋友這件事的筆記。
前言好長,最簡單先討論自己對一個人的狀況,就等同於一個資淺工程師自己先獨立開發一個專案,會經歷過建立專案、維護專案跟交接脫手,將這些觀念轉換成社交。
為什麼要把關係分這麼多個階段?基礎建設屬於開始與人交流之前自己準備,約會前要打扮,開發專案前要看文件,這兩者沒什麼分別,你準備幾分就影響你接下來開始有多順利。
至於後續三項,在以前在人際關係課程還是書中多半都只會講『一段關係』然而自己的體會中建立初期跟後續維護會遇到的問題非常不同,類似婚前男友,婚後豬隊友,這種情侶關係慘案,這點在程式專案建立上則是非常明確的,建立初期的結構如果不夠嚴謹,後續維護的人會死得很難看恨得牙癢癢。
特別是告別這項我個人覺得多數人會直接忽略的部分,它如同人們對於死亡的討論一樣被避而不談,因為經驗不多,多數體驗都很痛苦而不願意回想。然而,我就是個告別處理極差的人,或者說經歷他人極差告別的經驗特多,對我來說,我至今不明白要如何做到一個良好的分手,只是知道當一個不好的關係結束,後續可能會是不斷的背後中傷與許多人情冷暖體驗,所以覺得告別需要特別列出來一項。
階段區分四項後,每個階段再以需要學習的技術分類討論,就像就算要開發一個專案,構想有後續仍然要選擇使用的程式語言、Module等。會遇到的主題多數如下:
雖然前面我講過多數關係搞糟的狀況在於說錯話,然後關於說話溝通我並沒有列進項目中,是因為,溝通語言是表面上的行為,我之所以不斷的出錯,是因為我很長時間都不擅於看懂許多關係中底層的這三者,而止於求解釋表面上的溝通,時常當對象關係不同時相同的語言產生不同的結果又會讓我感到困惑。
大部分無法解釋每種溝通問題的人,也多半是因為,他們並不清楚明白提出問題者的相對資源,情感更是多半因為只聽單方面的表述,很容易做出偏頗的判斷。所以作為第三者不介入是比較保險的做法,雖然這也可能同時傷害到自己與相關人的情感需求,真的是有夠複雜呢!
因此就算只有自己與對方兩人的關係也有各自三個要素考慮,要素之間的權衡產生溝通,例如男友花時間接送女友上下班是男友貢獻出時間滿足女友被重視情感的需求,女友方也許是貼補油錢或替男友準備便當用資源換取男友省下時間便利的需求,以此類推,一段關係會有3X3=9種討論模式,當人數變多後就更複雜。
尤其一提所謂的情緒勒索,就是典型的表面語言沒有講出背後需求的行為,所以學習社交,可以說是學習怎麼理解自己與理解別人的一個技術。
卡斯威爾
卡斯威爾
水星落陷在射手跨領域跨到無視常識的自由創作者,同時兼遊戲程式開發、書本插畫的占星師。當過八年可以為一杯咖啡折腰的社畜,厭煩文鄒鄒的社會架框跟假象,決定過個十二歲孩子也能懂的日子,不定期與天談地。 占星塔羅療癒聯繫:[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