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冰川京子《來自遠方》|回望二十年前的少女漫畫山頭大作(下)

2021/10/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冰川京子《來自遠方》
重翻《夢幻遊戲》發現小時候喜歡的漫畫其實是件糞作這件事,著實嚴重嚇到我,開始自我懷疑……難道我年幼的品味這麼差,曾經愛不釋手的作品都是渣嗎?為了釐清這件事,我從書架上拿出塵封多年的九零年代少女漫畫另一山頭大作──冰川京子的《來自遠方》。
一翻開,不得了,整套漫畫14集我重讀十幾次停不下來,太好看了!
小時候只沉醉在男主角伊克怎麼那摸帥,現在長大,更能理性拆解這部漫畫的好,尤其在歷經《夢幻遊戲》的震撼之後!
《來自遠方》和《夢幻遊戲》一樣都是穿越,不過女主角茜如不是穿書(也不是國中生),是路過不明爆裂物,遇上大爆炸穿越異世界,那個世界有巫師、有怪物、有劍士,原本是個普通高中生的茜如,則成為傳說中會促使「天上鬼」毀滅世界的「覺醒」。
冰川京子的女主角一向很得我緣,情感表達直率,不像多數少女漫的女角常困在「他這樣是不是不喜歡我?」的自我猜疑中,導致故事進展鬼打牆。角色設定雖然弱小,但總思考著「這個狀況下我能做到的事是什麼?」,積極的心態到最後總能發揮溫暖又堅強的力量。
《來自遠方》的女主角茜如穿越到異世界,冷靜下來後的第一件事:決定開始學語言。
大多數人都有出國語言不通的經驗,從語言溝通開始描寫女主角到異世界生存的困難,讓《來自遠方》讀起來更讓人有體會處境的實感,比起女主角穿越後忙著挑後宮選人愛的《夢幻遊戲》真是有血有肉有溫度。
茜如和伊克之間的關係設定也非常勾人,雖然是標準的「我愛你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可是不能在一起的原因是無法面對內心的恐懼,不是常見很餿的那種你爸我媽他前女友還誰誰誰反對我們在一起。
伊克從小就被預言將成毀滅世界的邪惡天上鬼,能當正常人誰想當鬼,因為這個預言他家被放火燒、親生母親試圖掐死他,所以他拚命逃避預言,跑到樹海想殺掉會讓預言實現的「覺醒」,誰知「覺醒」不僅是個一無所知的純真少女,還很努力求生存!
他殺不了她,想遠離她,又放不下她;決心面對情感慾望,把她留在身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漸漸變成怪物……啊!是不是很揪心!
也因為情感難關來源是角色內心恐懼,《來自遠方》就沒有《夢幻遊戲》那樣,感情彷彿是豬肉市場,人人喊聲就有豬肉搶的橋段。真是清新的讓人呼吸順暢,閱讀起來空氣中都有青草香。
內在的情感困難之外,這對亡命鴛鴦還有貫穿整個故事的外在壓力,不像美朱是舉國惜命命的朱雀巫女,身為覺醒,茜如從第一集被各方人馬追殺到結局,好在身旁的伊克有強大的保護力+男友力,只要茜如一呼喚馬上咻地飛到身邊,為了保護茜如甚至不惜讓自己鬼化(更帥)。
天上鬼
看漫畫幾十年,綜括少年少女漫,伊克真是帥到頂峰無人可及,以前常想著如果《來自遠方》要真人化,大概也只有35歲以前的金城武可以演這個角色。
我發現要看一個角色的討喜度,最好是找同性別的人來評斷比較準。史上最欠揍的少女漫主角美朱,在男性眼光中,很可能只是個甜美活潑,但衣服常常被抓破的美少女。所以若身為女性的我來說來自遠方的茜如是個得人疼的好女主角,打包票經得起檢視。
和伊克亡命天涯的旅途中,茜如雖沒有特殊能力,一直處於被保護的狀態,但她不停的在想「我可以做什麼?」先是學語言可以和人溝通、學著穿這個世界的衣服、學怎麼買東西、打工賺錢。
她不想成為伊克的負擔,就算伊克要把她丟在某個城鎮離開她,茜如也都還想著,伊克只是剛好撿到她,本來就沒有義務要照顧她,無論內心再不捨,最後一面一定要笑著跟他道別(最後當然是哭慘了)!
分別
茜如也幾次救過伊克,當伊克因身體變化無力行動,又遭逢盜賊追殺的時候,她催眠自己要發揮「火災現場的爆發力」,又哭又抖的,也是保住伊克的命。
她接受自白內心脆弱的伊克,答應會一生相伴之後,真的是用生命在守約,就算會死,也看她沒有任何迷惘的飛奔回伊克身邊。對不起,忍不住又要再次對比《夢幻遊戲》裡,因為鬼宿被小唯抓走,就想投往星宿懷抱的美、朱!
冰川京子老師的畫風雖較有時代感,但是畫面素雅清新,線條乾淨,武打畫面的速度感也很好。最讚許的是她分鏡很細膩,尤其幾幕畫伊克的心情轉折,簡直是電影畫面。
伊克分鏡1
伊克分鏡2
《來自遠方》被我歸類為成長系的戀愛故事,茜如是像是初生嬰兒一步一步學會如何在新世界生存;而伊克遇上茜如,得到力量克服內心恐懼,擺脫原本可怕的命中注定,讓自己成為自己,而不是天上鬼。整個故事優秀的內外設定,以及傳奇性的敘事語調,過了二十年回頭再看,都還是山頭上的經典大作。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山區高等遊民,大多遊戲於漫畫和電視劇當中。
評書、評漫畫、評影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