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檢舉內容
13.村長不聊:寫作這檔事如果堅持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2021/12/3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但我能說的是,我能得到方格子的注意,我寫的文字成為某些人的信任啟發,存在「即便沒追蹤我、卻默默讀著文章肯定我」的讀者......這一切,都是靠一點一滴的累積得來的。
村長不聊第十三期

寫作這檔事如果堅持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從我在方格子開始寫作,算上今年應該也三年了。雖然我曾說我的創作資歷有六、七年,但這三年才是我投入寫作最積極,也是從中學習、成長最明顯的時期。
堅持寫作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過程中你總會遇到各種壓力或挫折讓你想放棄寫作;就拿「村長不聊」來說,今天其實正好是村長不聊一周年的前一天。早在今年年中,我原本是打算放棄續更村長不聊的。因為在持續寫了半年之後,我發現這系列除了自爽回顧外,並沒有發揮到最初期望透過自我宣傳來帶動閱讀的氣氛;此外,每一次像這樣的開場閒聊,也越來越不知道該寫些什麼,很多時候都是勉強擠出來的芝麻小事。
至於為什麼還是一路寫到現在都要一周年了?那是因為我已經很習慣每月清點一次創作記錄的流程,村長不聊成為我寫作儀式的一部分;而為了讓村長不聊能盡可能有話可聊、有文章可分享,我每月都會要求自己至少得完成哪些內容、產出多少文章或小說,做不到的下個月一定要完成;不知不覺中,村長不聊反而成為我的寫作履歷。每一篇村長不聊,都是意義非凡的回憶。
寫作這檔事如果堅持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偶爾,我會看到有些寫作者時常質問「明明沒有人看,為什麼還寫得下去」;再不然就是前陣子LikeCoin因為社群基金分配降低,讓某些寫作者也懷疑自己的文字價值貶損,「難有繼續寫作的動力」──但就如我往常所強調的,堅持寫作,最直接明顯能收到的成果,叫作「累積」。
寫作這條路本來就得靠不斷的累積來堆疊。這真的是我提到不想再提的概念了。然而,當我們面臨挫折與自我質疑,難免還是會懷疑累積到底為自己帶來了什麼?無視瀏覽低落埋頭寫作的行為,是不是白費力氣──老實說,這真的很難說。因為有些時候,我們可能努力個兩年三年,寫出來的文字還是未必能大受歡迎;有些時候,你可能偶然爆紅了,可是這股爆紅能量,也不盡然會延續到下一次的作品。
但我能說的是,我能得到方格子的注意,我寫的文字成為某些人的信任啟發,存在「即便沒追蹤我、卻默默讀著文章肯定我」的讀者......這一切,都是靠一點一滴的累積得來的。
我不是靠文字爆紅的作者。我說過,我的成長是全方格子裡最緩慢的。我的小說幾乎沒什麼人看,大多數的人偏愛的是我談論寫作的心得與一些生活世事的感想;即便這些內容更像是隨筆雜談,全靠感覺寫出來,它們受歡迎的程度硬生生就是比小說來得高──親身體會到文字溫度落差的現實,卻也意外培養了我評論文字與平台生態的觀察能力。某方面來說,這也是靠累積得來的額外收穫。如果你讀過上個月兩篇談「寫作變現」的文章,就是成果的展現。
總歸來說,如果你問我:寫作這檔事如果堅持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我想這個答案,應該是只有懷抱著愚痴與熱忱投入下去後,才會知道。

十二月成果總計

開頭廢聊:

十二月幾乎都是小說創作,除了談論公投的文章以外我幾乎沒額外寫什麼文章;公投既然已經過了,那相關文章我就不在這裡貼上了。
這個月我在菜鳥談寫了兩篇文,兩篇都是這一年下來對人物與社會的觀後感受。這兩篇文章談的基本上不是什麼大話題,而是過去我們的父母長輩會對我們提起的「諫言」──如果年輕好幾歲,我或許會對這類勸戒之詞十分反感。
暫且不論聽上去像是在說教好了,當大人們說出這類話語,聽在年輕人耳裡總有種含尖帶刺的貶低感,是在諷刺我們;作為血氣方剛的青年,怎可能聽得下去半句話?更別說理解他們話中的本意。
長輩的用語是很愚笨的,有時也直接過頭、十分討人厭;可有趣的是,當年紀到了某個階段,也認識夠多的人、見過各式各樣的面孔與性格了,才會慢慢從自己的經驗中參透那些討人厭的話語,到底意指為何。
我們仍然沒必要全盤接受他們的意見。但他們的想法,我們可以暫時放在心裡。
就在今天凌晨十二點,我把長篇連載奇幻小說《劣童遊戲》完結了。
從一開始規劃三萬字的短篇小說,到最後修稿又突增到七萬字的內容,《劣童遊戲》的規模已經不能再稱作是「短篇小說」了;只是礙於系列的一體性,所以直到昨晚完結為止,我都還是在標題掛名短篇小說。
《劣童遊戲》應該是暨《神之子與狼之女》與《灰靈之言》後,第三部真正有走到完結的作品;除了《灰靈之言》是因為有不同的想法要實行,未來準備重新撰寫外,它是我筆下唯二整個故事結構比較完整的奇幻作品。因此這一次的完結讓我特別感動。
在2021最後一個月、同時也是迎來「村長不聊」一周年的這一刻,我將《劣童遊戲》當作是我今年最後的功課,趕在跨年之前及早完結。儘管這個月文章豐富度略低,也有讀者被我連續發佈小說連載發到乾脆直接退追蹤,但我還是很開心能夠完成《劣童遊戲》。
目前《劣童遊戲》全篇章都是採取Premium限定閱讀;上個禮拜,「Moonrogu短篇小說集」開設了訂閱收費制。如果你想以划算的價格讀完整內容,可以訂閱專題。一個月只要30元,非常便宜。
這篇文算是個意外,因為12/31(也就是今天)我原先是不打算寫任何文章,而是想瘋狂打世紀帝國跟看劇看整天的。但想了一下,還是轉發到方格子好了。
寫這篇文的動機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純粹就是想在一陣又一陣小小的吵鬧風聲中,認真談一點感想,好脫離吵鬧的氛圍;既然是感受文,那麼在此就不多提心得,直接與文末結語作結:
時代的變與不變,隨著人的思維與處境有所轉變而變;當人越是釐清自己的目的,那麼也許會變的不會變,不變的也可能改變。

變與不變,誰能說得死?

給讀者的話

雖說是「村長不聊」一周年,但我並沒有想在這次的村長不聊特別寫些特別慶祝的文字。就如往常一樣,我們來聊聊過去與未來。
最近方格子telegram有許多作者都在聊要來寫2021的回顧與2022的展望;當然以「村長不聊」的調性,它已經做到了回顧的部分。在這裡,我想進一步聊聊我對2022的展望。
首先,我預計明年開始將全力投入小說創作。
寫作順位的優先排序,將會是小說,奇幻寫作事,再來是菜鳥談這樣排列;而我也在思考要將如書評、走跳麵包的專題文章全都整併至「菜鳥談」。至於這些專題可能會留作它用。未來再思考。
很開心今年有許多讀者陪我多做一個新嘗試,那就是寫「走跳麵包」。
走跳麵包這個專題原先確實是基於我對麵包的興趣而催生的新領域。只是當我在寫走跳麵包時,我也不斷思考我提供的這些內容「到底有什麼意義」──畢竟無論準備再多資料,我都不過是把所有資訊彙整為完整的資訊,加入我個人的感受後組成的內容。整體來說,它不符合我對寫作的期待。因此我決定停止更新這一系列。
另一方面,之所以停止額外的寫作內容,主要還是我想將寫作重心回歸到小說創作上。這一兩年在方格子做了那麼多嘗試,從各種領域學習到不同的寫作觀點之後,我認為也是時候專注在我真正喜歡的領域了。而作為創作所延伸的「奇幻寫作事」、「菜鳥談」的談寫作系列,我依然會依據創作延伸的心得,為這些專題寫點什麼。如果你是這兩大專題的愛好者,敬請放心。
2022以後的Moonrogu,會完全投入到奇幻創作裡。希望我們一起走下這段奇幻之路。
最近我很喜歡的日本Rapper組合「MOROHA」在「THE FIRST TAKE」唱了一首歌《六文銭》。這首歌其實藏了不少熟悉的歌詞,我有聽出來它是擷取過去作品彙整在《六文銭》裡。也許對MOROHA來說這也是一種對創作歷程的回顧。
不過在聽的過程中,我其實最喜歡的是開頭第一句歌詞。它讓我特別有感。因此我想邀請大家一起來聽這首歌;而在這之前,容我向這一年來支持我的所有讀者致謝。不論你是從哪邊認識Moonrogu,願意用著你喜歡的方式來支持我,我都對你們抱持萬分感謝。
明年的2022,讓我們持續創作,寫出屬於我們的「名作」。
あなたがいた だから名曲

追蹤社群:FB粉專噗浪PlurkIG
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成為Premium會員,隨時閱讀我的文章、與我互動。
↓↓拍手五下,支持我的創作!↓↓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對我而言,奇幻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它試圖給予人的意義與價值觀;相反的,我只在乎它的幻想與天真,因為就是這樣的虛幻情境滿足了我對想像的美好。 我是Moonrogu,也可以叫我村長,我是對奇幻充滿熱忱的奇幻小說家,我台獨,支持台灣獨立。聯絡:[email protected]
菜鳥談,談什麼? 基本上,菜鳥談專欄並不是個具有特定主題的系列專文。 你會在這看到我談麵包、看到我談時事、看到我談創作,又或者,談論現時當紅的網路生態──不論主題為何,我都會以一位創作者、讀者的角度,與您分享、談論我的所見所聞。
留言2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