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12.村長不聊:在如此這般的文字時代

2021/11/30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村長不聊第十二期

在如此這般的文字時代


相信許多人已經讀過我最近談論「寫作變現」的文章,也一定程度了解到想靠寫文章賺錢其實不是容易的事情。
過去一年來,「村長不聊」一直都在談一個觀念:「寫作要成功,沒那麼容易。」不論你所追求的成功是想成名,打造品牌,寫作變現,甚至單純只是要「堅持寫作」,未來總是會出現更艱鉅的挑戰令你受挫;而且更殘酷的是,在初次投入寫作所碰上的難題,還只不過是開始而已。
挫折這件事,我談的次數實在太多次了。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提起,就是因為每隔一段時間,「挫折總是會莫名打擊你的信心、即便你自以為早就跨越心理障礙」這樣的現象只會反覆發生。想被看見是許多寫作者的期待,但不容易。很多時候,我們總以為寫出此生最完美的文字並公開於世時,預想這篇文章肯定會大受歡迎;不過現實是,即使過了一個禮拜,一個月,一年,這篇文章的訪問數依舊寥寥可數,即便你真的寫得還不錯。
可是有些時候,你莫名其妙寫的文字卻又備受青睞。
如果有印象的話,我以前曾經寫過「三色豆」文──老實說我沒有特別喜歡這篇文章。因為真的是我寫好玩的,內容非常不正經;但很奇怪的是,這篇文章卻被關鍵評論網選去轉載,並且不論是轉載內容還是方格子的文章都有人轉貼。這是我的寫作人生中,罕見有一篇作品是被廣為轉傳的。
直到現在,三色豆文的閱讀數依舊超過我大多數較認真付出心血、投入大量時間與精神力組織的文章內容。就連最近受到迴響很好的寫作變現兩篇文章,過了將近兩週,兩篇文的瀏覽量也才幾百點閱而已。
這就是我們身處的文字世界。話題性,劣等的趣味,毫無幽默感,但卻能大受歡迎。
在如此這般的文字時代。
因此,如果哪一天你寫出了自認為滿意的文字卻沒有被注意到,請千萬不用意外。
寫作這條路是崎嶇坎坷的。你永遠料想不到自己還會遭遇多少挫折,而這些難題往往都是奠基於「認同」而生;缺乏認同,實在很難堅持寫下去;但不堅持寫,就絕對寫不出能受到認同的文字。
當你開始意識到這回事,並且還願意繼續寫,那就表示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對寫作抱持天真想像的寫作者了;在如此這般的文字時代,你其實不需要特別跟其它寫作者競爭。光是讀者,就足以令你費勁心思、苦惱一整天。你永遠搞不懂讀者想要什麼,也不會知道讀者期待看到什麼,你更不能為了滿足讀者,而去寫出能快速撈好撈滿的煽動性文字,把負面的成本讓社會承擔,只為成就你一個人。
寫作者得要先對得起自己的文字,才能對得起讀者。
在如此這般的文字時代,我們永遠都要比自己所想得還要更固執一點。

十一月成果總計

開頭廢聊:

首先要說的是,如果我的讀者當中有「走跳麵包」的讀者,不好意思久等啦!隔了好幾個月我又復刊文章了。
在這個月,有別於過去專談麵包歷史,我這次寫的文章比較悠閒輕鬆、趨向新手烘焙者。
這次的文章我大概花了兩週的時間準備。前兩週都是在自家廚房養酵母與做實驗,期間也參考一些書籍,來研究如何依靠家用烤箱烤出不塌陷、成功的好麵包。如果你是初次接觸烘焙,並且想為自己烤一顆成功歐式麵包的人,或許能參考我寫的《吃麵包:利用家用烤箱動手做酸麵包!》
小說連載/極短篇小說的部分,最近我規畫好了固定的創作時間。因此未來更新應該會比較規律且頻繁,這部分先說一下。
這個月我寫了《點燭人》《壓花窗》《老稚夢》。而小說連載《劣童遊戲》也陸續更新了兩個章節;在最近,《劣童遊戲》已經規劃好後續完結走向,因此我預期十二月應該就能正式完結這部作品了。
《點燭人》好像是我久違以恐怖氛圍創作的奇幻極短篇。
一直以來,恐怖與奇幻一直都脫不了關係。恐怖的不合常理,難以捉摸,都定調了恐怖具備的奇幻性。只是在進入創作之後,恐怖大多時候都只會是恐怖,鮮少人會聯想至奇幻,而有些作品更是把恐怖的寬度給限縮了,隨意收掉恐怖鋪張的氛圍,使得渲染效果大打折扣;這也導致在真相揭發後,恐怖反而不再恐怖,比較像是用數學公式隨便套一套,潦草使用的道具而已。
《壓花窗》正是基於這份感觸而寫下的另一篇恐怖短篇。只是與先前不同的是,這次我採用的是臺灣人共有的記憶「壓花玻璃窗」來作為創作發想。我個人認為挺有趣的,歡迎各位讀一讀。
《老稚夢》則是我少見寫出較為溫馨的極短篇。創作的發想是我失智的阿嬤。
我相信有些人應該或多或少接觸過失智老人,或者家族裡就有一位。
面對失智老人,最大的難題在於理解。沒有人能夠理解,此刻他們的心中到底想著什麼,又在精神世界裡看到了什麼。為何有些時候,他們總是會說著讓人難以理解的話語──以奇幻描繪失智老人的精神世界,是我認為最理想的開脫。畢竟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明白失智老人的內心究竟長什麼樣子;很多時候,對於這種茫然,可能會令有些人感到沮喪。但換個較為天真而單純的想像,也許,我們就能用比較坦然的方式,來重新面對他們。
這個月奇幻閒談更新兩篇文章。分別以「欣賞」為出發點,探討從欣賞影視作品能怎麼樣學習寫小說;以「世界觀」為話題,與大家聊聊如何對自己的小說世界保持自信。
這兩篇文章雖然都是premium限定,而且談的都是小說創作,但我認為值得大家一看,不論你是什麼樣的寫作者。
在寫作這塊領域,我們不能只是專注一件事就好。有些時候,對多角度事物的攝取,也能大幅幫助我們提升見識廣度,提供我們許多養分與塑造文字風格的方法。從過去以來,「奇幻寫作事」一直都在設法提供我的讀者理解到這點,希望能以奇幻創作的角度,協助到每一位寫作者。
  • 三十七、奇幻閒談─除了看小說,為什麼還該看電影戲劇、甚至打電動?

    對於小說家而言,視覺作品讓人再羨慕不過的特色,就在於敘事性通常十分強烈直觀,安插在畫面裡的意境感也非常直覺,無需過多的文字便能引起聯想;相較之下,小說往往得耗費大量文字,來堆砌試圖表達的意境或人物情緒。有時自己讀起來都覺得枯燥乏味。

    然而你也無須氣餒。即便文字小說無法做到視覺作品特有的視覺效果,我們卻能夠從視覺作品取經、學習運用文字來營造一段「具體意境的故事畫面」。

  • 三十八、奇幻閒談─該如何對「世界觀」保持自信?

    「虛構即是不現實」的道理我們都懂。但一想到要建立一個全新的語言規則,我們會不由自主去配合現實世界的語言系統就存在的語言;想要創新氣候與季節,但固有觀念卻老是擺脫不了春夏秋冬;色彩則是全然受到人類視覺機制所產生的色彩規則制約;至於飲食,由於日常三餐早就習慣了常見的麵包、米飯、麵食,發想總是會將「食物」的概念依照日常經驗去模仿。

    這些都是所謂的「人類之心」。我們身為地球上的人類,無法不去用人類之心凝視世界。

    但卻也是不太必要的自我設限。
目前「奇幻寫作事」採取單次購買、premium限定雙制度。歡迎付費閱讀!
再來可能是我目前寫出最受歡迎的文章,也可能是大家比較想看我談的。
這個月「談寫作」,我一連寫了兩篇文章《談寫作:想靠寫作變現?認識金流機制,以及面對收費的心態》、《談寫作:收費的時機,與選入付費文章的標準》,都是在談寫作變現;豪不意外的,這兩篇還蠻受歡迎的。顯見蠻多人確實都抱持著「寫作變現」的夢想而接觸寫作。甚至有不少讀者直接留言告訴我建議非常誠懇實用,帶給他們很大的幫助。
其實能收到這樣的回饋才是讓我欣慰的事情。一開始,我寫這篇文的出發點正是希望能以我自己的經驗介紹寫作變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並期望大家能夠抱持正確且健康的心態來決定自己的寫作未來。
誠如我所言,該兩篇文都是由我經營寫作長久以來的經驗與觀察所累積出來的內容,因此我深信絕對有很高的參考價值。至少對於中小型作者,或者剛入門寫作卻已經想要收錢的寫作者們;我希望在閱讀之後,大家能盡可能給自己更多思考空間,好好想清楚你到底要什麼,能做到什麼,是否有確實承擔責任的能力,再來決定是否要走向「寫作變現」。
還有很多話想說,但幾乎都與文章內無異,再說也只是重複。乾脆來讀文章吧!
免費閱讀:
premium限定閱讀:

給讀者的話:

開頭先講不相關的:
12/18公投四個不同意,遏止惡性公投擾民擾社會!



其實寫作生涯我最常思考的,是關於「我」這回事。
就像我前面說的,讀者是最難捉摸的,也不禁讓人思考起:「讀者到底想要什麼,想看我寫什麼?」只因為有些文章讀者會讀,有些則不會;而當我們過度在乎讀者的需求與想法,作為寫作者的「我」又好像會消失,或者說寫得沒那麼自在。
或許對許多人而言這不算是什麼問題,認為只要堅持寫自己的就好。可一旦你品嘗過被稱讚的滋味,你就會深刻體認到那種被捧至雲端、可如果不好好維持品質就會摔下來然後被嘲笑的恐懼──這是一種「我的檢視」。它不是可以用是非對錯評論的,但在獲得這種精神狀態的當下,它會讓人壓力很大,也進一步干涉寫作的思緒與穩定。
只不過,越是陷入檢視的狀態,就越需要想辦法擺脫它。因為你先前立下的成就,不會就此延續到往後的文字上,這是不可避免的現實。而我們都需要接受現實。
等到認知這就是現實後,持續為內心那股不甘願,或者純粹崇尚寫小說的美好而繼續拼命時,我們才會在不知不覺中跨越這道牆,然後塑造起更高、更具挑戰性的高牆。
回想起來,我一直很喜歡的金屬樂團「血肉果汁機」大概就是抱持這想法吧!他們不會每場演出都唱《粗殘台中》與《上山》,也許在未來也不會一直唱《深海洋》與《打開太陽》──就如他們說的,他們愛唱什麼就唱什麼。就算他們的聽眾再怎麼喜歡,但他們就是堅持要唱新的作品、新的歌曲。我想這是一種對「當下的我」的肯定。
要想讓「當下」連自己都願意肯定,那就得盡可能要求自己。
最近幾個月,我終於找到了固定的寫作週期,因此未來我應該能更穩定的產出文章了。也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謝啦!
好像很久沒聊那麼多了。村長不聊第十二期,下個月見。

追蹤社群:FB粉專噗浪PlurkIG
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成為Premium會員,隨時閱讀我的文章、與我互動。
↓↓拍手五下,支持我的創作!↓↓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對我而言,奇幻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它試圖給予人的意義與價值觀;相反的,我只在乎它的幻想與天真,因為就是這樣的虛幻情境滿足了我對想像的美好。 我是Moonrogu,也可以叫我村長,我是對奇幻充滿熱忱的奇幻小說家,我台獨,支持台灣獨立。聯絡:[email protected]
菜鳥談,談什麼? 基本上,菜鳥談專欄並不是個具有特定主題的系列專文。 你會在這看到我談麵包、看到我談時事、看到我談創作,又或者,談論現時當紅的網路生態──不論主題為何,我都會以一位創作者、讀者的角度,與您分享、談論我的所見所聞。
留言1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