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纓濯足皆流水

2021/11/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住房問題一直是全世界的地區,從開發中進入到已開發的階段,必須面臨的有增無減之困境。農業社會時,人們自己蓋房子;工業社會階段,大家能夠以明顯賺得叫過去更多的錢,買下價格尚未攀升的住宅;然而走入都市化的地方,被以為普遍掙得更多錢的同時,房價也以更驚為天人的速度高漲,造成許多收支僅能相抵的勉搶租屋,更艱困的、真正被忽視的一群只能流落街頭。東亞許多被視為都市化程度極高的地方,已走在這個階段好多年了,而今天要討論的,背景取自發生於香港的真人真事。
因為施用毒品而入獄的輝哥,離開監獄後身無分文亦無處可去,回到街頭與過去的「夥伴」們相見。因為警方無預警地清場,並且將其僅有的家當們視為垃圾一般棄置,一怒之下街友們決定訴諸法律途徑,聲張應有的權利。同時他們也沒有蹉跎太久,很快地便合理在不遠處打造了「新家」。只是當警方願意賠償以和解,其他街友們也都希望接受這份提議時,輝卻獨排眾議,堅持要收到一句道歉。這群相依為命多時的人,也即將在未來的生命走上不同的道路…...
《濁水漂流》是李駿碩導演的第二部長片作品,與一鳴驚人的前作《翠絲》相同,都是取自過去從事新聞相關產業時,本人實地考察的見聞。與電影中一樣的是,現實生活中李木偶曾遇到的這群街友,在事件正式落幕之前,有兩人早已過世而無法等到正義的伸張。並且作為新導演,這次的作品與前作同樣都找來實力堅強的資深演員們出演,讓各自有故事的角色們更顯貼近現實。
由吳鎮宇飾演的輝哥,是一位從幸福家庭成為淪落人的前科犯。片中我們未曾看過他與親生兒子真正的相處方式,不過從其甫出獄,即前往祭拜過世多年的他,到她始終心心念念著彼時唯一的相片,便能明白輝哥是心裡始終有著兒子。並且因為一次的偶然,他將吹著口琴的年輕男子阿木延攬自這個群體,也能夠感受他輝哥對其發自內心的移情。
謝君豪飾演老爺的是位越南裔的移民,因為觸犯刑法而元妻小分離;李麗珍所飾演的陳妹,過去是一位風塵女子;既是木工、也是道士的大勝,由 #栢康飾演,至於柯煒林 ,則是忘記姓名、流浪多年的青年。身為街友,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背景,有著不同流落街頭的原因。他們載浮載沉於社會中,不願屈就命運,卻又難以掙脫現狀。
電影中十分有意思地,出現了非常多「濁」與「清」的對照。包括已經露宿街頭多時的這群人,以及看上去仍年輕有為的阿木;由於各種原因取得住宿的,以及始終餐風露宿的;頻頻施打毒品的諸位,以及努力接受排毒療程的輝哥;希望接受賠償金的眾人,以及堅持得到警方道歉的輝哥……其實從來沒有人是生而遭受玷污的,更沒有誰能夠在生存的泥淖中永遠纖塵不染。
「你知道為什麼每個人一出來之後,我們都要請客嗎?因為我們都不希望他們離開。」
這些因毒品鋃鐺的淪落人,離開監獄後的第一件事,又是被過去的街頭夥伴的「請」了一餐好久不見的滋味。再生存不易的時刻,總是需要有一起下墜的人,才不至於感到孤單。其實戒毒之於他們的生活是一樣的,兩者都充滿身不由己,皆僅能讓他們得到漫漫苦痛中的短促歡愉。
努力嘗試擺脫毒品的輝哥,不願按照警方做事的社會規則,相比那些夥伴們,如同屈原之於漁父。警方花錢了事的方式,雖然沒有真正解決問題,至少能夠讓他們得到彌補,如同主張以髒水沖洗雙腳的漁父;然而輝哥卻不願接受小惠,只為得到真正反應警方認錯的道歉,像極了不願被世俗塵埃蒙蔽潔白之身的屈原。也許他們都是對的,即使雙方結局不盡相同,卻也讓我們看到在最不被重視的底層社會,依然有人恪守自身原則。
電影結尾的魔幻時刻,絕對替整部作品加分非常多。一場算是圓了輝哥與兒子相處的夢境,反應出未能徹底翻身,並且短暫美好轉瞬即逝的悵然。雖然有毒癮,可是輝哥的確是位深愛兒子的父親;雖然思念遠方的家人,可是老爺為了不破壞生活的平衡,選擇不再打擾。原來這個世界,總是無法盡如人意,努力了再多,常常得到的依然只是一場空。
集結了三位金馬影帝、后的本片,上映以後受到廣大迴響然而,並且我認為其中至少一人,十分有機會再次受到金馬獎垂青。廣受好評的本片,在拍攝過程其實十分拮据,眾資深演員們甚至再休息時,亦只能席地而坐。你可以說大量多手持鏡頭是反應出搖搖欲墜的街頭生活,也能被視為預算不足的劇組常態。感謝導演與眾優秀演員,努力帶給我們嘴不容易見到的,社會一隅的樣貌。願世上人人皆能至少享有基本溫飽,未必豐衣足食,但求吃住不匱。

蕭葉拾光
蕭葉拾光
躊躇於生活與生存之間, 因為電影與文字得到慰藉與抒發。 過去我習慣和自己對話,現在希望與大家多聊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