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當《濁水漂流》至眼前,你是設法清洗不見,還是給予生存空間?

2021/11/1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
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我叫何奇輝,今天刑滿出獄看到圍牆這幾個字是謂「大同世界」,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只知道我睡在深水埗通州街天橋下,現在就要回去那。
老爺見我回來,招待了我一頓,太久沒有這種飄飄然的感覺了,好像所有煩惱都不見了,我舒服的睡了一覺,醒來後卻無預警的聽見要洗太平地,不由分說就把我和同伴們的私人財物通通丟上垃圾車,垃圾車是用來運垃圾的,那些東西是我們僅有的家當,你的身分證和家人的合照要不要也讓我丟丟看?!
屌你老母,我一定告到底!
那天我拖著鐵床架要重新打理睡覺的地方,一個雞婆的大男孩我怎麼也甩不掉,索性就讓他幫忙了,他不太說話,問他叫啥名?只回我無所謂,無,那就叫他木仔吧!
我開始服用美沙冬取代海洛因,我不知道能不能像那個外國人一樣幸運的遇到一隻叫做BOB的街貓,陪他熬過戒毒的苦痛,為他填補了家人的空位,一人一貓不用再露宿街頭。
我只知道,我不會彈吉他唱歌,但木仔會吹口琴,有時恍惚間,會覺得他就是我死去的仔回來陪我,十年了,怎麼那麼快?他住在那個小小的塔位一晃眼竟然就十年了。
所以有天看到木仔也吸了毒,我忍不住就暴怒,可是我有什麼資格?
陳妹說因為阿蘭腳殘廢的關係,她們可以去住公屋,她是我們這些人裡已經戒毒有工作的人,我真心替她開心,這比中頭彩還不容易,要知道,女性的無家者常常得把自己搞得渾身尿騷又髒又臭的,其實都是為求自保防止性侵。
聽說臺灣臺中的「撒瑪黎雅婦女關懷協會」,是全臺灣唯一專門服務女性街友的協會,你們口中的流浪漢、流浪漢,可不是都我們這些漢子才會流浪啊,她們更是弱勢中的弱勢。
年紀小一點的女孩子像卓玲,往往淪為雛妓。可是我知道木仔喜歡她,那個臭小子看她的眼神不一樣,我輝哥也年輕過,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就讓卓玲幫木仔從男孩變男人吧!
從第51屆金馬獎開始,已經連續第8年當「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今年首次在自己的家鄉高雄參加。

金馬58 │ 最佳劇情片
入圍的還有:

看完上半段的文章,是否意猶未盡呢?
邀請你訂閱 vocus Premium,讓我朝「以寫為生」的路邁進。
或者給柳繪雨“愛的鼓勵”吧!
  1. 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在下方拍手圖案👏給我五次鼓勵。(我將得到 Likecoin 的回饋)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你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帳號都可以註冊),按五次左鍵,可以贊助我的文章且完全不會花到錢!
我有五個專題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1. 如果你也是藝文同好,歡迎追蹤我噢。
2. 或在文章中留言,與我互動。
3. 分享文章,為我建立起文友的橋樑吧:)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215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受臺灣新浪潮電影啟蒙,曾在電影圈門口徘徊,後來走入充滿音符的廣播界,目前踏進動物圈,學習成為飼寵間的傳心、翻譯、溝通師。 不擅舌粲蓮花,希冀妙筆生花,欲將迷戀的影像、音樂、風景幻化為另一依戀的文字,長成一片倉頡森林,與你結一段塵緣。
人間不過是你無形的夢,偶然留下的夢,塵世夢。 以身外身,做銀亮色的夢;以身外身,做夢中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