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產婦1—驚險過關,我對情緒不敏感得到印證

第0天(2021.11.24.週三)—原來我有緊張的情緒

大女兒的預產期快到了,時時注意產兆,我也隨時注意訊息。今天上午我吃過早餐,9點多打開電腦,看到她早上5點多傳的:「落紅了」。後來她在群組中跟妹妹、弟弟說了一下,要我準備回台北。我說好。
我慢慢準備,這次要帶的東西比較多,前2天才想到要帶筆電回去,不知道要待幾天?我要寫東西,常用的筆記本也要帶,冰箱裏的菜用保溫袋帶,肉、飯、豆腐可以冷凍的,全塞進冷凍庫,廚餘、垃圾要帶出去……,到了10:15,我知道可以搭10:30的公車到轉運站,11:55有一班客運。
10:20先上廁所,讓馬桶沖水完畢再走,我比較放心(莫名其妙的想法)。繼續收拾,看看想想有沒漏掉什麼?穿衣服,10:30要出門前,還是又上了一次廁所,根本只有一點點。
市區公車很快來了,快到轉運站時,想尿尿(離家不到20分鐘耶!),可能會沒時間上廁所。到站後,很快走到客運櫃台,看牆壁上的時間和燈號,10:47,上一班車10:45已經開走了,車班表又換了。我拿出一張套票劃位,11:05,跟人員又拿了一張時間表。還有時間上廁所,有尿耶!約平常尿量的一半,奇怪。
開車後幾分鐘,我才想到,我有緊張的情緒,我不知道,是從頻尿中看出來的,而且要過一段時間才會想到。我知道緊張、焦慮時會一直想上廁所,那時候我才會聯想到「喔!我在緊張中」,這次算覺察得比較快了,其實也過了一個多小時。
還有,快出門時,有想哭的感覺,想不出來為什麼?是覺得女人好辛苦(倒霉),要孩子,就要忍著那些痛和不適,還有冒著生命的風險,歷經懷孕,承受將孩子生出來時可能的意外和痛苦,男人不用經歷這些,一樣有孩子,是在為女兒擔心、難過想哭,還是為我之前的自己呢?還沒想通。
過了幾天,憤怒的情緒出來了,我生氣,生氣生物中這種安排,有一半的人要受苦,不管這麼做是有多少的原因?為什麼不是想要孩子的人自己去生?可以用另外一個人的幫忙受孕,一起撫養,但是那些痛自己承擔。
回到台北的家,她說她照常活動,做家事。到了下午有一點痛,說比較像經痛,不知道算不算陣痛?過了幾個小時,還沒有規律,也超過10分鐘。到了傍晚,她決定去醫院,因為疫情期間,要先做PCR,等一個小時通過後,才能進產房,而且只能有一個人陪,她有一項的檢查是陽性,要先打4小時的點滴。提早洗澡、吃飯,就和女婿出發了,我交待女婿,每進一個階段,就在群組中跟我們說一下。
然後,女兒傳:血壓高。懷孕一開始,醫生說很可能會有妊娠子癲前症,開藥給她吃,好像是阿斯匹靈之類的,她每天量2次血壓,都沒高。一個月前,醫生停藥,沒想到,產程一開始,血壓就高了。
到了10點多,她傳,血壓高,依照評估,要開始催生。然後就沒消息。我到了12點都睡不著,過後可能睡了4小時,只要醒來,就看手機訊息,沒訊息。
那天很冷,我睡覺時頭有點暈,嚇死我了,頭上包了毛巾,好好保暖,一直注意呼吸,我的身體可要好好的才行。

第1天(11/25,週四)—漫長的等待

第二天早上,我忍不住了,8點多line問:「現在進展到哪裏了?」9點多女婿回:「破水了。」說看護壂快沒了,問我能不能送去?我說好。
10點多在醫院門口見到他,說預測12:30會生,現在開6公分,開9公分的時候進去生。我關心一下他昨晚也沒睡好,他說要去買提神飲料,我問提神飲料有效嗎?他說有,只是比咖啡差。
預期中午會生。12點多,我忙完後,坐下來靜坐、正念、冥想,想讓我自己的情緒安靜下來,希望她也可以靜心,減輕陣痛的痛,產程順利。但一直沒消息,我不知道到底怎麼了?是碰到壞事,忙著處理,或是怎麼了?也不好問,打擾他們,只能等待,那些臆想,不好的事情一直出來,我想她會死掉、癱瘓,或是變成植物人,我一再告訴自己,那只是我的臆想,外面的世界照常進行,她做了很多的準備,一切都會沒事的,現在的醫學很發達,醫院會處理的……。
我4點準備要和催眠師談,這是定期排好的,她沒出現,正在寫「我好累,可以改期……」時,她傳說要晚一點,她還在路上,4:40。或許好累的時候跟她談談會好一點,我休息的話,也不知道要幹什麼?一樣累。
5點多,我瞄到二女兒在群組說:「未免太久了吧!」我才意識到「喔!還沒生」,我談完後,心情有好一點了,看到6點多大女兒說:「血壓越來越高,要去剖腹了。」蛤?催生了20個小時,要剖腹?至少剖腹不用在產台上用力,讓血壓更高,出現併發症,可以預期小孩等一下就出來了,也好。接著女婿說:「因為是臨時要剖腹的,麻醉8點才有空。」我好累,吃過飯後,就去睡,9點多再看手機時,「是個大胖娃,3080公克」「哭聲很宏亮」,哇!終於出來了,看起來小孩是OK的,我放下了心,我回他們2人辛苦了,問起大女兒的狀況,沒人回答。

第2天(11/26,週五)

整個上午都沒消息,中午女婿回來洗澡,休息一下,我問他情形,才知道,女兒麻藥過後,一直喊痛,不太敢按嗎啡,怕對身體不好,女婿的爸爸打電話來,聲音放出來讓她聽,爸爸說用啦!不會怎樣。她還躺著,連手機都握不住。還有,寶寶臍帶繞頸2圈,如果自然生的話,會被勒死。昨天下午,護理師已經摸到頭了,過了一、二個小時,怎麼又縮回去,應該是被臍帶繞頸拉住了,寶寶下不來。時間實在拖太久了,決定開刀。我心裏在想:好險,還好醫院裏還有開刀這個辦法,她該做的都做了,在適當的時間做正確的判斷,別執著要自然生啊!
到了下午我背好酸,才知道,我緊張、擔心,覺得好累喔!躺著睡覺也沒用,決定來運動一下,走跑步機,走了5分鐘就不想走、不耐煩走了,換了運動服,做了胸、背和核心的運動,共35分鐘,嗯!有好一點了。然後跟教練說了一下我背酸和運動的情形,也抒發了我的悶氣。女兒和我同一個教練。
女兒說血壓和血糖還高,降不下來。

第3天(11/27,週六)

女婿開了一個直播的群組,上午11點直播,只能在嬰兒室的玻璃窗外面照。女婿解說了一下小孩目前的情形,他的爸、媽、姊姊也都進來,還有大女兒的妹妹、弟弟和朋友。
我請女兒開一下鏡頭,她還躺在病床上,看氣色沒有很差,我問了幾個情形,她講了幾句話,就先下線了。小孩在中重度嬰兒房,因為女兒有注射胰島素控制妊娠糖尿病,要監測嬰兒的血糖是否過低?女兒原來登記要24小時母嬰同室,吃母奶,這下連抱都抱不到,由護理師餵配方奶,傳照片出來看。
我今天還是一樣累,雨停了,出去買了菜,連吃了2天一樣的菜,也吃完了,終於有新東西了。前幾天都在下雨,連垃圾也沒丟,天氣和我們家的心情一下陰鬱,我好好待在家裏,不要吹風淋雨,處在不舒服的外面中。我知道我在累中,需要幾天的時間休息。這幾天心情亂,靜坐也做得亂七八糟,有點亂了套。
下午,我決定原計劃要招的書寫團體取消,通知了原先要來的人,有一位是工作室的伙伴,跟我在訊息中聊了一下生孩子的事情。我這次有找幾個人講一講,抒發一下,不像以前那樣,只是自己悶著,不好意思麻煩別人,嗯!有進步。要說出來,人家才會知道,我也需要跟人家說說話。
女兒說不能自己排尿,前一天原拆了導尿管,後來又插回去。開始擠奶,擠了1CC的奶,拿去嬰兒室餵寶寶。

第4天(11/28,週日)

我問出院的時間,女兒說週一醫生再評估,我決定週一回宜蘭拿藥,原來是週四可以開始拿糖尿病的藥,連續處方箋,結果週三就回台北,還有灰指趾的藥快沒了,也要回診。就等著明天回宜蘭,也將要拿的東西寫下來。心情有點期待。
女兒說血壓、血糖終於降下來了,可以排尿、排便了。

第5天(11/29,週一)

早上6點多就醒了,起來寫東西,弄早餐,8點就出門,搭8點半的客運。先回礁溪住處拿處方箋,上週三回台北時,忘了帶著,有點懊惱,其實忘了就忘了,回去拿就是。
回到礁溪,休息一下,10:30出門,走路到火車站,搭10:55的火車,到宜蘭,走路到皮膚科,很快看完,拿了藥,走回火車站,在火車站前,剩4秒轉紅燈,我沒跑過去,等下一個綠燈時,看到旁邊的漢堡王,還有時間,去買個漢堡好了,已經有點餓了,先吃個東西,免得等一下太餓。
買了漢堡,先到火車站上廁所,到站內吃了。繼續搭火車到羅東。走路十多分鐘到,領了藥,到斜對面吃火鍋。12點多了,事先想到這個行程,讓我的心情高興一點。這次吃了半碗滷肉飯,免得肚子很快餓,等一下會走路,可以消耗血糖,又喝咖啡,吃2個小蛋糕,2球冰淇淋,嗯!真好。然後看了一陣子的手機。再看火車時刻表,20分鐘後有班車,剛好,趕快走。
回到礁溪,很想睡覺,原想先睡再泡澡,不行,流了點汗,也想洗頭,還是先泡澡、洗頭。躺了不到1小時,回台北囉!搭5點的公車,可能下雨的關係,車子走得慢,原想搭的5:25的來不及,只好等5:45的。
回到台北,吃完飯,女婿回來拿東西,明天要出院,到月子中心住10天,回家後請月嫂。約好我明天到醫院幫她將不用的東西帶回來,爸爸和弟弟開車送她去月子中心。
女兒說今天終於去學餵母奶,終於抱到寶寶了。
我原來很期待的「聊聊」的聚會還是要取消,不想了。明天再通知她們。

第6天(11/30,週二)

今天出院。我早上去醫院將用不到的東西拿回來。開始洗她的床單、枕頭套等。剛女婿傳:寶寶留院觀察(10:30)

我高興嗎?我一直不承認(11/30,週二)

跟幾個人說了一下大女兒生小孩了,如:我的哥弟群組、因為的心情不好活動取消的伙伴們,大多數的人都跟我恭喜,說當阿媽、外婆了,我都答:「女兒生孩子有什麼好高興的。」就像人家跟我恭喜二女兒結婚時一樣,我都說:「女兒結婚有什麼好高興的!」
我今天在想,我真的沒有高興嗎?我不知道耶!昨天回宜蘭領藥,在車上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果有的話,是覺得很奇妙吧!有高興嗎?我很難回答。她跟我說懷孕時,我直覺地想像,有個小婷婷在地上爬。後來知道是女孩後,我跟女兒說了這個直覺,她問:「妳希望生女的嗎?」「也不是,就是直覺。」
想了半天,後來明白了,當有幾個情緒出現時,
■有的情緒比較清楚,有的模糊;
■有的被我認可,有的不被我「承認」。
於是,
■清楚的就蓋過不清楚的;
■政治「正確的」,就蓋過我不願意承認的,
像女兒生孩子,除了高興外,還有擔心、害怕、痛的要命的感覺,我比較多的是擔心、害怕、生氣和憤怒的情緒,對於一般人表現出來的「高興」很反感,人家痛得要命,剛經歷了生死關頭,你在旁邊高興什麼呢?尤其,大家關心小孩多於產婦,真想揍死那些看熱鬧的人。因為有那些不舒服的情緒,就「不准」高興的情緒出現。
其實,看到小孩很高興,跟心疼產婦是2件事啊!我幹嘛將它們混在一起?只准出現一種呢?真奇怪—我在說我自己。
嗯!這是幾個情緒一起出現時,混在一起,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其實都是真的,要分別去感受啊!
今天先將這篇貼出去,請幾位朋友來看,免得我重覆說。
懷孕篇在這裏:
https://vocus.cc/others/609a151ffd89780001297bfb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