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叫姊姊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她笑笑的走過來。
「妳怎麼會在這?」我說。
我真的很想知道。
因為這時候,她應該還在剛剛那邊的空地,和其他人抱頭痛哭,或是聊天打屁。她沒回答,只說:「早就叫妳要帶梳子。」
她邊說邊拿出扁梳幫我整理瀏海,而我一派輕鬆地閉上眼睛。
她弓著身。
眼前這個略高我一個頭,戴著隱形眼鏡,透著褐色眸子,皮膚蒼白到看得見血管的女孩子,叫做小朱。抱歉,我一時想不起她的本名。
當她頂著時下流行的褐色短捲髮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很不高興。
老實說,我一直把她當作自己的妹妹,希望她不要奇裝異服,也不要在頭髮上作怪。我知道我管太多,不過以前一年級不是有什麼「家庭」遊戲嗎?可以認誰當自己的家人,然後「爸爸」、「媽媽」的叫。
只是她總是叫我永恆。
「乖,叫『姊姊』。」我總是糾正她。
「我才不要妳當我姊咧。」
上述對話在我倆同班時重複至少二十次以上!真受不了,既然她不想做我妹,又何必勉強人家?漸漸我就任由她「永恆、永恆」的叫。
唉,我人真的太好了。
想到這裡,我輕輕張開眼睛,看著她。然後在心裡嘆氣。
以前一頭長髮多美呀!讓人感覺很有氣質,那時我暗自在心裡發誓,發誓以後一定要參加小朱的婚禮!我有信心她會找到一個值得愛的人,並和對方步入禮堂。
所以我不懂為什麼她要改變髮型?
也不大懂為什麼她總是不穿裙子?
更加不懂為什麼她總有辦法在人群中找到我,並和我打招呼?
啊 ──
我想念她的長直髮。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會員
60內容數
為了一股傲氣,三個正值青春年華的男人辦了一份彩色刊物。 為了一份打工,他闖入了一間同志雜誌的攝影棚擔任模特兒。 為了一段記憶,即使把愛人緊緊擁在懷中也觸碰不到他的心。 呿, 什麼愛啦、天長地久,都是狗屁, 對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