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5 –學妹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學姊!」有點沙啞的中性女音。

「是?」我回看,一頭黑色短髮蓋過眼睛,左側內邊挑染了搶眼的藍紫色。那身跟我們高中部不太一樣的制服,我挑高右眉,「學妹找我有事?」

「啊。」只看的到她張著小嘴,嘴唇右斜外下方還有一顆美人痣,她支支吾吾戳著手指,跟這叛逆的外型很反差。我忍不住想逗她,

「學妹,如果我是風紀現在就抓走妳喔?」

「咦?」她慌張地抓住自己的頭髮,「真、真的嗎?」

「哈哈哈,開玩笑的,這裡之前可以混混學校,哪管這麼多!學妹是國中部的嗎?」

她抿著粉嫩的雙唇點頭,「學姊......記得我嗎?」

我想了一會兒,不記得有認識哪個國中生,「抱歉,我沒印象。妳是要去教室路上迷路了嗎?」

「啊,這個......」她從劉海的縫隙透出一點眼珠,「我是有點不熟這裡......」

「這樣啊,妳要去哪?」

「痾,理科大樓。」

「那我帶妳去吧。」我起步。

「可、可以嗎?」

回頭,「如果妳知道就不會找人問了吧?走吧,我剛好有空。」

感覺她露出的鼻頭有點泛紅,抿著嘴跟上,「那麻煩學姊了!」

「沒想到國中部要到那間大樓上課啊。」我說。

「是啊......那個學姊,可以、可以......」我看她搓揉自己的裙擺。

「廁所?」

「咦?啊,對!」我帶她到附近一間廁所,椅在廁所牆內等她,我揚頭看天花拼板有個奇怪的缺口。這電燈跟板子間的空隙怎麼那麼大,好歹我有做過施工,這程度能要求重作了吧?等等,

「學妹。」

「學姊?不、不好意思。」

「沒事,那個啊,因為我突然想起來這裡好像漏水有點嚴重,不知道妳有沒有滴到?」

「沒有啊,學姊?」

「真怪,我都會滴到誒,學妹妳等等幫我確認一下好嗎?」

國中部還不會被那體育老師教到,算安全。

「喔,好啊!」學妹從廁所出來,我拿了一根掃把給她。

「妳剛剛那間廁所往上看有看到缺口嗎?」

她回頭瞧,「有,學姊是希望把洞口堵起來嗎?」

「嗯,能麻煩妳嗎?」

「當然!」學妹大步踏上馬桶蓋,拿桿子戳弄,她神情詭異,「學姊,好像有東西卡住誒?」

「堵得起來嗎?」

她兩手出力,「嗯!可以!」

等她堵好後我靠近上看,跟她拿過掃把也推了一下,確實有異物感落在角落。

「學姊,」她環手搓揉肩膀,糟,被發現了嗎?「剛剛好像是老鼠誒?」

「咦?怎麼說?」

「就是有亮亮的,很像是眼珠!」

我苦笑安撫,「抱歉啊!讓妳做這事,嚇到妳了。」

她搖頭,「沒關係。」

  傻妹妹,不可能是老鼠,老鼠活到死的所有內臟味我可清楚了,而且被嚇到怎麼可能還在原地,死了臭可沖天!

■ 私人拍攝點:3/5已找到

  我輕拍學妹的頭,繼續帶她前進,多虧她誤打誤撞,下次來確認被推回基本上就是了。

「學姊真不記得我了?」

「我們見過?」學妹矮了我快一顆頭,非常嬌小。

「那我提示......」她上揚尷尬又喜悅的笑容,「體育館。」

「嗯?」難道是植稻威利學長的粉絲,「粉絲太多記不起來。」

「誒?」她很慌張繼續說,「牆!牆!」

牆邊上的學妹?雖然她的頭髮有挑染,但那麼多人......「學妹妳要跟誰告白,我直接幫妳拿信給他就好,就直說吧。」

她整個人振住,突然比出'噓'的動作。我納悶自己沒很大聲,拐頭看她。她更急一直比著,大喊,「學姊,妳翻牆-」

瞬間她的小嘴被我封住,我苦笑道,「學妹,這妳就小聲點。」

她脹紅臉頰的張大雙眼,點點頭,我嘆氣鬆開手,她小聲興奮說,「記得我了嗎?」

我扶額點頭,「記得。倒是妳怎麼還記得我,翻牆的不只我吧?」

啊,我可是不想被記請假才那樣做戲誒。

「因為!」她雙手握拳被遮住的眼依然閃閃發亮,「很帥!」

唉呦威啊,我這是帶壞後輩嗎?

「別記這有的沒的,妳還要上課呢。走吧。」

「學姊還有做廣播吧?」她方才的羞怯不見蹤影,興奮異常。

「是啊。」

「我每次都有認真聽喔!我也因為學姊,以後要去廣播社!」

「嗯,很棒喔。」

「學姊還是朝會司儀!」

「是啊。」

「每次我會到場,站的很直喔!」

「嗯,好棒好棒。」

「學姊還是學生會!」

「嗯。」我的天啊,她是要把我做過的事都說出來嗎?

「我以後也想當學生會!」

「妳可以的,加油。」

她彷彿充滿了能量,「學姊打架也-」,我立刻摀住她的嘴臉逼近她,莞爾道,

「學妹,有些事就當妳自己的小秘密,好嗎?」

她原悚然的眼神瞬間沉淪,開心的狂點頭。

「我跟學姊的小秘密,嘻嘻!」她笑出一排貝齒。

我輕嘆氣,這也算是收穫迷妹吧?我打架的事有這麼出名?不對,單方面不叫打架吧?

「學姊我到了!謝謝學姊!」學妹跑到大樓門口大力揮手,我微笑回揮。

好累......又多隻狗的既視感_

 

  等等還要去練劍,我看了自己纖細的手臂,到底是誰在傳我會打架?我又沒把人打死,真要跟殺人犯還是國手比才沒勝算呢,我甩甩手,不過拳擊倒是挺有興趣的。

「學妹,來啦!」兩位學姊招呼著,我也拿上指揮劍。

  每個力道都灌入我的煩躁,還有想一抹滅殺的忍耐,人類真是太煩了。

「學妹妳真的甩的很好誒!」綠髮學姊擦汗撐膝說。粉髮學姊插腰揚頭喘氣。

「謝謝。」看著緊握劍柄我的手。

「學妹都能當首位了吧?」綠髮清洵對粉髮鳶華說。

鳶華學姊點頭,用手指著我,「當吧!」

「嘻嘻。」清洵學姊對我竊笑。

「誒?」

兩位學姊走來拍我的肩膀,「學妹,我們極限就這樣了,就讓們排後面輕鬆點吧?」

「學妹排前面可以嗎?」我確認的問。

「學妹,我們要備考好難受喔,嗚嗚。」

「好啦、好啦。兩位不介意就這樣吧!」

兩位學姊擊掌歡呼,「YES!還是山川最棒了,我們奈奈最好惹!」

「那威利眼光真好啊!」

「就是啊,還想說他終於正經點。」

威利?金毛犬學長?她們兩位反映滿正常的,清洵突然捏起我的臉頰,「奈奈,那臭小子欺負妳記得跟我說啊!」

鳶華叉著腰嘟嘴點頭道,「沒錯,誰敢欺負我們指揮刀隊試試。」

我笑著接受她們的疼愛_

33會員
113內容數
成為一位靈活穿梭的時空者前寫下的日記,吟唱著關於靈修者在與各物種間。(*小說通常都會有筆者的親身經歷編寫,有些美化或虛幻,請勿上升到真人真世界。) 還有跟自己的喃喃細語,喜歡或吸引你的話,偶爾來喝茶坐坐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