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觀心】成為我自己:電影【丹麥女孩】木水良舉木水良舉

【影觀心】成為我自己:電影【丹麥女孩】

2022-02-1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丹麥女孩改編自David Ebershoff的同名小說,由Tom Hooper執導,以丹麥畫家Wegener夫妻檔Einar和Gerda為敘事主軸。Einar Wegener和Lili由Eddie Redmayne飾演,其精湛的演繹獲得當年度許多獎項的提名;Alicia Vikander扮演起Gerda Wegener,更是將角色光芒發揮淋漓盡致,榮獲2016年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實至名歸。在主角性傾向和性別認同追尋和確立的漫漫長路上,橫跨歐洲許多國家的場景色調忽明忽暗,如同時而受到隱抑時而奔放而出的Lili主導了角色間的關係變化。近兩個小時的片長,在觀畫觀景無不讚嘆的同時,觀影者心中更是懸著不知如何下筆的畫筆充滿躊躇猶疑,只因眼前面臨太多未知的疑惑和挑戰。
丹麥女孩電影海報。(圖片來源:The Danish Girl at IMDb)

所謂的覺醒絕非突如其來

Einar初始以知名畫家之姿翩翩登場,斯文的舉動和靦腆的神情讓我們毫不猶豫地開始喜歡這個角色。那張蒼白的臉龐上帶著若有似無的嬌弱,彰顯了電影團隊化妝的功力和Eddie Redmayne演技的細緻。僅透過幾幕輕觸女性衣物和望向梳妝台所流露出的渴望,我們便能感受到Einar輕柔的氣息間壓抑了什麼。不那麼暢快的呼吸雖仍能供給維生所需,但如同穿上束縛且不合身的衣物般,迷惘困惑隨著窒息感悄然而至,直到第一次穿上了女性絲襪開始。所有的觸發絕非偶然,更多的是數以百計的抑制促成了一次的正視以待。Lili開始「佔據」了Einar的身體,侵擾了Einar和Gerda平穩幸福的生活,這個看似外來者的Lili,對Einar而言才是真正的自己,僅是因為老天給了他一副錯誤的身軀。
本片以平順且不過於教條的描繪,帶著我們看見跨性別者在性別認同艱辛路上,會被加諸例如異裝症、性傾向為同性戀、性別不安,甚至是片中醫生所認定的思覺失調症等非常態標籤。這也是為什麼當Henrik輕撫Einar臉龐喚著他"Lili"時,Einar會熱淚盈眶;而當Henrik對著Einar脫口而出"Einar"時,Einar會受傷的奪門而出。當自己身為Lili這個女性身分被親吻時,Einar感受到真實的自己是被全然接納且值得被愛的;然而當他發現自己仍是以Einar這個男性身分被當作男同性戀喜愛時,那種尋無容身之處的挫折感必然既深且重。Einar在這一路上從未停下自己的腳步,只有Gerda會讓他稍微回頭望一下那個過去的自己,但也只有Gerda真正陪伴他走向自己所追求的自由和幸福。
Lili與Gerda的畫作。(圖片來源:The Danish Girl at IMDb)

親吻你如同親吻我自己

  Gerda從第一幕開始便是個自信且自帶風采的女性角色,她熱情奔放、努力開拓事業的發展,以及深愛著自己的丈夫Einar。但尚未受青睞的繪畫作品、總被詢問何時生子的壓力,仍會使Gerda美麗的雙眼蒙上霧霾。直到她以Lili為模特兒產出的作品開始被賣家詢問、能在藝術界開始有了立足之地時,Lili也已不再只是為了遊戲尋樂的角色。Lili是丈夫Einar真實的一部分,所以也是自己生活中無可切割的現實。面對Einar的性別認同,Gerda日漸失去的不僅僅是丈夫,同時也包含了愛著丈夫的自己。Gerda曾提及第一次親吻Einar時,有種像在親吻自己一般的神奇感受。或許那種融為一體無法區分你我的契合感,是對自己喜愛的映照,也是對自我認同的確立。如果Einar執意使Einar死去,那麼Gerda又該何去何從呢?
  矛盾的是,是Gerda看見了Lili。在Gerda的畫作中,Lili的人性和魅力展露無遺,這意味著某個部分的Gerda在與Lili的連結中新生。這被孕育出的新生命,使曾隨Einar逝去而死去的部分Gerda獲得重生,也使得Gerda對Einar的愛有了新的視野和新的高度。Gerda不是沒有抗拒過、憤怒過,甚至深感被背叛過,但她都還是能回到自己愛著Einar的起始點。如同她堅持著當年結婚的是「我和你」,而不是"Einar"這個單一的名字。她愛著的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一顆會為了自己活蹦亂跳的心,一個住在軀殼中的靈魂,以及最重要的,愛著這個靈魂的自己。因此,在Einar追尋自由的路上,Gerda同樣的也為自己尋獲更多的自由,她創造了不受性別和裝扮所拘束的愛。
Gerda於片尾一幕。(圖片來源:The Danish Girl at IMDb)
  Einar送給Gerda的圍巾在片尾隨風揚起,如同自由人般在空中輕快飛舞,讓觀影者的惆悵和哀傷得以釋放緩解。在那個困難的年代,許多尚未觸及的科學和知識領域,使得許多生命在真正被看見前即消逝。然而,性別認同等議題在今日並未因此有了更輕鬆的際遇。更多的知識建構看似使人們有了更多了解的途徑和機會,卻也形成了更多似是而非的誤解和偏見,我們距離「理解」始終有著一段距離。本片所要傳達的最上位的概念即「自我認同」,讓我們看見不論Einar和Gerda在追尋自我中所綻放的無悔和勇氣,便是整部電影中最雋永的一幅畫作。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為自己找一個看世界的立足點,暫定山邊海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