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真心相愛過,過往的愛情何來尷尬?—大S為何不刪前夫圖文

2022/03/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大S閃嫁具俊曄的新聞仍沸沸揚揚被報導著,大家除了對戲劇般的戀情投以祝福外,也有部分新聞不停報導大S與前夫間“未了”的連結,如當初汪小菲以愛妻之名命名的S Hotel是否要改名?大S為何不把IG上與前夫相關的影片、圖文都刪除?有些人認為這些前任的東西,擺在如今都很尷尬。
我卻覺得何來尷尬?
後來想一想,覺得尷尬論者的想法或許是「已經告吹的戀情就讓它安靜的躺在土裡,別影響現在的人」
但我卻認為以現在的處境否定過去的選擇或彼此,是沒必要的挖苦。假如兩個人曾經真心相待、相愛,一切就都是真實的,也是珍貴的,即便有一天大家盡力了,決定放手分開,也不會改變過去美好相愛的經驗,既然如此又何必抹滅過去那個美好的彼此?

直至死亡,愛情永遠是進行式

很多人說大S「敢愛敢恨」,我也曾被某個看我命盤的老師這樣說過,當時大學的我還沒戀愛(30+才初戀),想說這個詞聽起來好激烈,不太像是我的愛情觀。現在,我剛與初戀分開,種種一切讓我明白這個詞不過就是「愛得直接、放得堅定」。
當愛情的箭射中我跟Y時,我勇敢開啟一段可能夾雜美好與痛苦的體驗,痛苦是在於,知道這段愛情必定有終止的一天,只是那個終點是一方的生命或是兩人的協議。
Y是個熱情堅決的情人,很早就對我表達結婚意圖,沒幾個月就帶我去見家人,並促使我一起同居生活,日常生活中他的體貼、溫暖與愛,我都實在地感受到,甚至連我的家人也能感受到他的好。但我始終明白,那聽起來讓我心甜的「一輩子」,只有在人生終點時才能下定論,因為三十多歲才經歷初次晚戀的我,也意識到要走一輩子是多不容易的事。
雖說初戀總是懵懂,但在戀愛時,我也理解到戀愛跟人生是等長的,不會因為共同生活、結婚了就能蓋棺定論。Y也常說感情就是得不停的經營,且在關係裡面最重要的不是爭輸贏。但即便兩人都真心快樂的愛著彼此,我跟Y還是結束了男女朋友的關係—他誠實地跟我說他喜歡上別人。
他遵守以前我請他務必誠實以告的承諾,跟我說了,也說想繼續與我交往。當我們握著手長談許久,我理解到Y正經歷自己人生的課題,即便這次的喜歡沒有涉及到性,也才剛發生,但這種喜歡的釋放與情慾掙扎背後,源自他所處的人生階段開始對於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感到混亂,這其中涉及很多複雜的因素我沒法細談,但我知道自己沒辦法替他決定他功課的出路,同時,我也必須分手離開,基於愛他,我希望他能誠實面對自己,不要因為我的存在而改變他內在所望的選擇,否則我們的關係即便存在也會是脆弱的。
分手很痛苦,尤其當兩人都還愛著彼此。
但一輩子是很長的,直至死亡,愛情跟人生都一直進行下去。有時我們的戀情真摯深刻,卻有不得不分開的時空背景,因為我們都是不同的個體,有著自己成長的步伐,有時是無法強求綁住的。像具俊曄與大S初戀時,其中一方基於當時事業的考量,做出狠心的事,讓這段關係結束。如果站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也許大眾都會認為這段愛情是「失敗的」,但如今兩人的婚姻卻被捧如天上神話,曾經相愛過卻分離,反而成為神話中不可或缺的一部。

真心相待過的珍貴

其實他人的評價都沒有太多意義,現在的愛情與過去的愛情,只要真心相待,都是珍貴的,也沒有任何過錯。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一樣會讓自己掉入愛情的坑裡,不然我永遠無法體會到戀愛的幸福與痛苦是這種滋味,也無法理解到自己在愛情中能改變多少深根蒂固的習慣、原來我能這麼不帶恨意的去愛有過錯的另一半、原來我是這麼容易臣服在愛的哀傷之中、以及我內在支撐自己相信善的信念有多堅定。
我也理解到,不需用現在的眼光與事實論斷過去的選擇,光憑一個分手或是傷害要去否認整段關係與其中美好的回憶,是多麽不值得、也不公平的事。我寧可告訴自己這都是成長的一部分,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不願抹去、也不後悔,總有一天回頭看,一切都有意義在。
帶著「敢愛敢恨」的態度過自己的人生、談自己的戀愛,不用抱著將來是不是會發現自己錯了的恐懼而裹足,只要聽自己的心聲,看對方的雙眼,你我都認真相愛,那就夠了。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可以點擊下方拍手讓我知道,我會受到很大的鼓勵,並持續書寫。另外,每篇文章能拍手5次,無需任何支出,但卻可以幫助開放創作的書寫者,將流量回饋給自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6會員
58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