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人物|對自己好一點就是「每次都做出更順從內心的決定」!──專訪柯佳嬿談《一家之主》雀雀雀雀

釀人物|對自己好一點就是「每次都做出更順從內心的決定」!──專訪柯佳嬿談《一家之主》

2022-05-1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想念柯佳嬿了嗎?《釀電影》為大家捎來一封與姊姊對話的書信訪問。
幾乎是維持著一年一部電影加上一部電視劇、表演作品產能異常穩定的柯佳嬿,在 2022 年近況是《想見你》電影版殺青了,電視劇《無神之地不下雨》也在年初播畢。在她與賈靜雯演姐妹、並與寇世勳演父女的夏日影集《媽,別鬧了!》開播之前,觀眾能在新片《一家之主》中,搶先看見柯佳嬿當起寇世勳的女兒的樣子,這次她飾演的角色叫做「羅家寧」。
羅家寧是建築業的新秀女青年,根據《一家之主》導演王希捷的說法,拍《一家之主》的動機來自於導演在學生時期看了楊德昌導演的《一一》,因為太過喜歡,所以她的第一部電影長片《一家之主》自然就想回應《一一》:《一一》裡那個台北中產家庭的內部故事那麼動人,那麼在 20 年後,小男孩一一和他爸媽會怎麼樣了呢?《一家之主》就是專屬於一名台灣新銳女導演的故事接龍工程,而片中「羅家寧」一角,就是 20 年後的「一一」。
長大後的羅家寧有點傲嬌,有點能幹,渾身一副看起來就是被富養長大的典型漂亮台北女生。這個女生成年獨立、搬出去住了以後,某一天因為和男友關係有變化,連帶工作型態也面臨轉型,她又默默地搬回家住了。《釀電影》這就來與柯佳嬿一起聊聊《一家之主》,也聊柯佳嬿的現況。
釀:事實上,羅家寧這角色,與柯佳嬿本人的真實成長路線差距頗大。如何讓「沒擁有過這份成長經驗的自己」,入戲入魂到羅家寧一角裡頭?
柯佳嬿:天下的女兒有很多種,但我相信,這世上什麼人都有,一定也有像羅家寧這樣類型的女兒,明明是大人了,卻處處依賴媽媽。
羅家寧這個角色跟我不太一樣,那種不一樣又不是那麼外顯的,都是在一些基本觀念想法上面的不同。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她的反應,她的表情,她講話的口氣等等,可能都跟我認知的有落差,這種時候就只能靠跟導演討論了。
釀:舉一個《一家之主》電影中,柯佳嬿絕對不會做的事?
柯佳嬿: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場我在廁所對媽媽喊:『馬桶旁邊有妳老公的尿尿啦』,沒什麼、很生活的一個片段,但如果是我就會順手清潔起來,根本不會喊媽媽。像這種小地方,我都會想,羅家寧到底有多公主啊😂
釀:明明《一家之主》的羅家寧走的是和《必娶女人》的蔡環真、《想見你》的黃雨萱一樣的路線,精明幹練。但電影沒有愛情偶像劇的加持,女強人的情路就變得坎坷了?
柯佳嬿:情路坎坷,不知道這是不是大家普遍對女強人的想像?但我覺得,影響女強人情路的,應該只有工作太忙時間不夠用吧?也許不拘泥情路,我們應該在工作之外,都保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有自己的生活。對我來說,工作與生活是需要找到平衡的,兩者同樣重要,哪邊多了都不行。
釀:影劇中的女強人角色形象並不容易討喜。在演出「女強人」時,有思考過「我不能讓角色變得討人厭」,或有過要為角色設計出「討人喜歡的一面」的心思嗎?
柯佳嬿:在準備角色的時候好像沒有特別想過這些,比較多是把自己放在故事裡面,跟著劇情走。我一直覺得每部戲都有自己的命運,演員能做的就是在表演當下盡力,其他的不用想太多。這個戲會不會被喜歡,票房或收視,觀眾的反應等等,如果這些都考慮進去的話,表演就變質了。
演戲對我來說比較像是創作,有時也是自我探索跟療癒,這件事還是不要有太多雜質,純粹一點比較好。表演就是表演。
釀:《一家之主》的羅家寧在感情和工作受挫時,回家療傷。佳嬿也會因為工作壓力大、或想要放空而回家吃飯嗎?
柯佳嬿:回家吃飯,對我來說是一種日常,一種陪伴,一種互相分享,隨時都可以。
我在壓力大或想放空的時候,反而會選擇獨處。跟家人相處也已經習慣了報喜不報憂,偶爾低潮或狀態不好,也不會希望他們看見。
釀:在《一家之主》是和女導演合作。和女導演的溝通上,有沒有什麼過往沒感受過的新體驗?
柯佳嬿:女導演比較感性,情緒比較豐富,比較多突發奇想。要我形容和女導演合作經驗的話,我會說女導演在講戲或片場工作的思維邏輯,都是比較浪漫的。
《一家之主》有給我一個新體驗,因為希捷導演說她進剪接室剪輯時要看感覺,所以每場戲不管中景、遠景或特寫,我們都要從頭到尾演一遍。印象中,我們幾乎每一個鏡頭都演了 13 個 take 左右,在這 13 個 take 當中,我們還要試著做出不一樣的表演、供導演選擇。不管演幾遍都要努力讓自己像是第一次說這句話的樣子,對演員來說很磨。
釀:出道至今已經 17 載,現在佳嬿覺得工作的辛苦,和以前工作的辛苦之處,有所不同了嗎?
柯佳嬿:沒有不同,辛苦的地方好像都一樣,只是現在我已經能用一種更豁達和包容的心態去面對這些辛苦了。
釀:羅家寧很符合佳嬿外型一路以來所帶給人的想像,精緻、精明。這跟佳嬿自認的本質應該有差十萬八千里遠?出道以來,演偶像劇走紅的佳嬿,還記得自己年輕不懂事時,是怎麼應對來自四面八方可能是因為刻板誤解或對你有錯誤想像而提出的犀利問題、或帶有攻擊性的評價?
柯佳嬿:我不太知道自己的外型帶給別人什麼想像,或別人是怎麼想我的。聽到精緻、精明還滿意外的。我覺得我很粗糙欸哈哈哈。
刻板誤解或錯誤想像我不太清楚,這我比較沒有接收到。但別人喜歡你或討厭你,這就能比較明顯感受到。我覺得人在面對一樣的處境時,只要時間久了,自然會變得比較包容。或說是變得習慣。但我們也會隨著時間增長智慧,或變得更加強壯。
的確有很多年輕時會受傷、會在意的事,現在來看,心情已經不太會受影響了,就算心情有起伏,也很快會過去。我不想把這些往心裡放,或過度著墨,因為毫無必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做好自己的事,別人的誤解也許沒有那麼值得在意,因為這些人於我而言都是陌生人,也跟真實生活中的我毫無關係。我寧願把心力放在我愛的人與愛我的人身上,他們對我才是重要的。
釀:當代女性普遍都面對到滿嚴苛的社會期許、被要求家庭事業兩面都要兼顧都要完美。佳嬿怎麼取得平衡?
柯佳嬿:每個人心裡的那個平衡都不太一樣,只要依照自己的節奏,舒服就好。
工作累的時候,反而會希望下了班有自己的時間,做點自己的事。逛逛超市,出去吃個飯都好。回到原本緩慢的步調,有過到自己的生活,就是我的平衡。我比較無法接受日子只有工作沒有生活。
釀:佳嬿會怎麼建議婦女們「饒過自己」?
柯佳嬿:其實不只是婦女,我覺得現在社會大多數的人都疲於生活、忙於工作,很少關照自己的內心,好好感受自己的變化。去感受自己的心是很重要的,它會告訴你很多事。
大家常說對自己好一點,我覺得所謂『對自己好一點』,並不是去買什麼很貴的東西、或吃個下午茶這樣的形式。而是在每一次的選擇當中,做出更順從自己內心的決定。
*  *  *
作為一個台灣女生,柯佳嬿絕對不是命好的那一個。但是作為一個女演員,柯佳嬿證明了「努力可以變得好命」在這世道依然是一句令人欣慰的真理。大概是在柯佳嬿出道十年,演了《必娶女人》、成為金鐘視后之後,這個女孩兒才從緊繃求生的狀態之中,開始懂得放鬆,並也了解到她的放鬆,是有能量能渲染給周遭同事與觀眾得到更大的歡笑輕鬆的。她似乎也從中發掘出有別於演戲的另一種工作樂趣。
因為演出的作品成就而帶給一個演員更大的自信,並讓柯佳嬿的人生開始探索作品以外的真實生命價值,敢於進一步追求成為一個從心所欲、自在塑造自我靈魂姿態的人。若說台灣影視從業人員能帶給誰怎樣的正面影響與促進怎樣的良性循環,那麼柯佳嬿不啻就是其中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演員關鍵字。
2022 年的五月母親節季,柯佳嬿在《一家之主》演出其中一種台灣女兒的樣子,也向全亞洲母親致敬。
全文劇照、個人照提供:《一家之主》、柯佳嬿
19
作者介紹
雀雀
雀雀
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台灣交通大學建築所畢。 影評修行者,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基地在雀雀看電影網站。
本文發佈於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