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故我在,寫作拯救我
希米露
希米露

我寫故我在,寫作拯救我

希米露
2022-05-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好險這個世界上,有寫作這件事情。只需要給我紙筆,我就不會無聊、不想抱怨、也不覺得悲慘了。

日記療癒我

我有個隱密的帳號,那裡寫滿我的心情日記,也貼滿我最愛的日常寫照,那是我的黑色貝果風暴,默默地吞噬掉所有洶湧於我心的憤恨悲傷或是委屈自責。
我不喜歡與人道心事,心中的事,就該藏在心中;但是,我可以跟沉默的紙筆談心,也可以跟硬碟傾訴秘密,因為他們很中性,一律全盤接受,沒有標準,也不會批評。
每當我的人生跌落谷底、遇到挫折、飽受委屈,我通常懶得據理力爭,那只會消耗我更多的心力,拉長痛苦的陣線。於是,我將心中的悲傷、抱怨與憤恨,在毫無修飾的狀態下,透過手指在鍵盤上快速跳躍,希望透過指尖傾瀉的文字,能夠儘快刷洗擱淺在心中的晦暗念頭,全部吞入二向度的平面世界,埋葬在文字的黑暗宇宙。
《姊妹》(The Help, 2011)的史基特
好險,因為這些文字的平面宇宙,總是不帶批評地封存我在3D世界的情緒漩渦,讓我在面對外在的世界,總能帶著笑容、找回幽默、也不掉一滴眼淚。

電影偷渡心情

我也有個公開帳號,這裡寫了我閱讀的書籍與觀看的電影,同時貼滿許許多多精彩也經典的劇照。在電影的文章中,我總會以客觀的敘述方式,介紹故事內容、角色分析、還有電影相關的冷知識。
不過,隱藏在這些理性與中性的文字背後,那些有關角色心理迴路的闡釋、或是潛意識的分析,其實,總是夾雜著我的個人經驗與情緒,淌淌留著那些曾經被封存在日記中的苦痛與眼淚。不過,或許因為經過時間的歷練、沈澱與發酵,那些重新回到意識中的傷痛過往,都已經變得較為理智與中性、溫和而婉轉,不再有咆嘯與抱怨、偏激與憤怒。
撰寫電影文章時,我揣想著那些角色的心理劇場,想像他們的人生旅程,交融著我曾經經歷的挫折與創傷,我在想,這些感受應該不是個人的心情,而是許許多多人類都曾有過的心傷,只是,內心的受傷沒有血跡,才讓我們不懂得如何療傷。
《最黑暗時刻》(The Darkest Hour, 2017)的伊莉莎白
一邊撰寫著關於角色的心情,那些曾經埋藏在我日記中的悲傷憤恨,也逐漸蒸騰昇華,反轉為溫暖的療癒語言,緩和我內心黑洞的風暴,期待,也能舒緩擁有類似心傷的讀者。
電影是種媒介,其實那些文章寫的還是我,一個透過文字拉拔自我遠離內心核爆、同時轉化轉念也拯救自我的脆弱心靈。倘若,在我透過書寫的自我拯救過程中,也能同時溫暖到幾位讀者的心情,療癒到幾位讀者的心傷,我想,這就是我這個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最值得驕傲的事情,也最有價值的意義了。

生命最好的朋友

文字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朋友,他們充分了解我、全然包容我,他們也從未背棄我、或是批評我。在文字裡,我任性地放縱自己;在文字裡,我也找回自己。文字看似黑白冷漠,但是在撰寫過程卻總是流露溫柔的療癒。
我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要是沒有紙筆或是電腦,那些在胸中沸騰的情緒,可以往哪裡宣洩,那些在腦中奔騰的思緒,可以往哪裡流淌。
《她們》(The Little Women, 2019)的喬
因為書寫,我認識自己,也包容自己,容許自己在字裡行間瘋狂、痛哭、嬉笑、怒罵。寫作安慰了一直蜷縮在我內心的無辜小孩,給他安定的心情、穩定的情緒,寫作宛若是個無所不包的溫暖海洋,她既是母親,也是好友。
我寫著文字,文字同時也茁壯著我,她讓我的存在,在不知不覺中,漸漸顯現亮度,也冉冉產生熱能。期待有朝一日,我也能跟無所不包的溫暖海洋一樣,包容世間的一切無常,不再憂心人生的起伏。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希米露
我是希米露,我寫影評、寫書評,是個英文老師,也是個瑜珈老師。在VOCUS,我會分享電影與書籍評論,許多都是關於經典電影、科幻電影、與神話軼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