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與自我療癒|書寫的三個提案(創傷篇)

2022/05/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書寫可是我的救贖。
無論是感覺很澎湃(aka 法喜充滿、心流)的時候,或是感覺糟糕到不行像是處在人間地獄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要打開電腦或是拿出紙筆寫下來。
書寫可以是一種整理想法、與自我對話、照顧自己的好方法。
有些訊息會在無意識狂寫的時候流露出來。
在很多時候我覺得硬擠出一篇文章不是件太好的事情,但等待靈感也不是坐以待斃,我很抗拒自己在草稿階段就過度在意句子的組成、嘗試抽換字彙不想重複...這些是我寫文章的舊習慣,會讓我覺得自己只在意形式,變成只有空殼沒有靈魂,無法在我的文字中注入精氣神。
類離題了,回到自我療癒這件事。
該怎麼說呢...在我焦慮爆炸,身心靈處於崩潰臨界點時,我還是想起來要寫字。書寫治療(字聊?)可說是我的浮木、反射神經、自我保護系統了。
當我開始寫的時候我不再那麼被情緒困住。
如果情緒是野獸
當它在夜裡發瘋
我會被甩到半空中再被丟到腳下狠狠的踩
卻痛的沒辦法哭出聲
當我開始書寫的那一刻
就像是手裡漸漸出現了韁繩
狂寫的過程中我制服那條獸
雖然還是掙扎著
但總算奮力回到共存的位置上了
創傷跟陰影的形成或許我永遠不知道為什麼會有?
我只知道他們成為了會吃人(aka 我本人)的獸
在各種我感覺到脆弱的時候伺機而動。
我還知道我不可能消滅他們了
可以做的是共存(沒錯搭上最近很夯的話題)
我想
如果我想著消滅它
反而是一種餵養
因為消滅是一種懼怕。
你懼怕它的存在不知道會在往後帶給你什麼影響
你懼怕你不知道它是什麼
你只知道你要怕
事實上你根本不知道在怕什麼
於是你惶恐、焦慮、擔心、惴惴不安、四處逃竄
你可能會求神問卜
也可能會找靈性療癒
你可能會在人群中找領袖試圖被帶領或進入寺廟中皈依
你想找到一個指引給你庇佑
你還是不知道是什麼讓你這麼怕
但你就是怕。
這種無力感我也常有
直到我用電腦打出這些文字的時候恐懼感都還在我全身竄動。
讀過創傷理論讓我知道:童年創傷不只來自「肢體暴力」,我們也別忽略了言語暴力、冷暴力、疏忽、性暴力所帶來的傷痛。
童年受過的任何形式的創傷,都足以改變我們神經的迴路直到成年。時至今日,時時刻刻影響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就像我說的終其一生都要與獸共存。
而共存不代表裸體上陣, 當野獸跑出來時,肯定要有些方式能夠制服它,作為其中之一種方式,在下篇,我預計聊聊書寫作為自我療癒三個重要的主題
最後用一段話結尾:「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能夠成為你的力量。 所有時間、所有時刻,你都在培養堅強。」──歐普拉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Avis
    Avis
    向外探索、向內生長。偶爾來點研究所以及實習心理師日常甘苦談𓁹‿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