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迢】你想要在海邊吃漢堡,還是蚵呢?  漢寶、新寶、王功/芳苑鄉/彰化縣

昨天我們剥完了伸港蚵寮的蚵,這篇我們跳到南邊另外一個蚵的聚落 漢寶 。賊賊覺得這個聚落的名字實在有趣,因為我在木柵有一個朋友叫做漢堡哥,一個木柵最厲害的男人,所以就傳訊息問他說,它是不是讀漢寶國小。(當然我只是跟他開玩笑)
這篇文章與前面線西及伸港的文章一樣,我們將來看這些沿海聚落彼此的關係,或相同及相異處。不像線西和伸港,是東西長,芳苑是南北走向,所以我最遠只騎到芳苑王功。再騎腳踏車下去,我可能腿就會兩天抬不起來。
我是先去芳苑,隔天再去線西與伸港。後兩者都跑了滿多次,芳苑卻只去過一次。畢竟芳苑太大,好難再這次把她走完,希望下次可以在二林或溪湖駐村,就不用騎那麼遠了,頓時覺得我連芳苑市區都騎不到,有點弱。
芳苑雖然不是我在彰化海線第一個看到有蚵的聚落,福興的頂粘村也有在進行剥蚵的手工產業,但有在路面賣的,這間漢寶現開鮮蚵佔據了我的第一次。因此,我非常興奮,跑過去湊熱鬧,外頭還用繩子串蚵殼做門簾,很有自我社區營造之感。
漢寶村位於芳苑最北邊,面積應該是芳苑最大的村。不過聚落很分散,即使作為聚落規模最大的海尾,也只是簡單的幾條街,但這裡卻有不少公共設施,像是國小 警察局 還有以前的衛生室。然而,這些設施都集中在偏東的縣道143號上,那邊的房舍比海尾更少,讓我頗感意外。
這裡有一間廟宇,名為 鎮安宮,這間廟其實還滿年輕的,是民國四十六年(1957年)由大甲鎮瀾宮分靈供奉的天上聖母,後來由施姓與洪姓捐地建廟,成為這個聚落的信仰中心。賊賊很喜歡這間有 銘銅鼓樓 的設計,而且剪粘與交趾陶都挺精緻的。附近好像還有一座宮廟,聽說算命很厲害,但我也只是聽說,就不寫廟名了。
當然,在這麼偏遠的海岸聚落很難吃到漢堡,早餐店可能也不多久,但在鎮安宮有一間很有趣的彩繪。似乎讓我們看到偏鄉資源上的不足,以及資本的邊陲地帶,那就是有著 麥當勞 的壁畫,畢竟說到漢堡,應該就會先想到麥當勞。
其實被鎮安宮屋頂整修工程帆布遮住的地方,還有得來速店員給餐的互動式場景。我有跟曾經作為職人,現在跑去帶小孩的漢堡哥說,他提議我可以寄信給麥當勞開個巡迴車來這裡。不僅能帶來話題,也能夠給偏鄉小孩一些樂趣,真的是我這種只會走路的人沒有過的商業思考。
漢寶村又被稱為八洲村,在鎮安宮附近會看到奇怪的街名,像是復興路一工區 復興路二工區。這裡在昭和十五年(1941年)曾經有中部的官營移民村,名為八洲村。依工作區區分成五個聚落,而有一工區到五工區。當時規劃每一工區有20戶,總共一百戶。
在工區這裡我遇到一群在種蔥的姐姐,雖然她們說她們年紀已經不是姊姊了,但我們八十歲都還要當甜心爺爺和奶奶啊!? 原本看到蔥倒著,以為她們在拔蔥,沒想到是種蔥。還讓我下去嘗試,教我如何種蔥,我真的是手不夠靈巧,一下就被放棄,但很開心有這個短暫實習機會?
種完蔥後,往西走一些,又遇到另外一個聚落 五江。這裡也有一座宮廟,名為順安宮,這裡供奉著天上聖母 觀世音 與孚佑帝君。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原居於大城頂庄民眾唐姓前往阿里山工作,於山上一間舊廟發現孚佑帝君神尊,返鄉時請回家供奉。這則故事,賊賊比較好奇的是,怎麼會從大城跑去阿里山工作?
賊賊在這裡遇到滿尷尬的事情,進去廟裡參拜完借廁所後,看到旁邊擺滿東西,似乎在辦活動。就問阿伯說,你們在辦什麼廟會啊? 阿伯就說沒有活動啦。我就靠近一點看,發現是告別式。有時候太好奇也不是好事,阿伯已經曖昧的跟我說了,我還聽不懂。不過我還滿喜歡順安宮的廁所,很有復古感。
前面有說到整個村海尾的聚落規模最大,而有麥當勞彩繪那只能假裝吃漢堡,如果早上想吃漢堡,只能來海尾這裡,這邊算是漢寶村的商圈。整個村最富麗堂皇的廟宇也在這裡,供奉九天玄女的天寶宮(應該來這裡降落的)。
據說光緒前後九天玄女神靈路過此地,在庄內找許勤做乩童,並以令牌和紅布奉祀。原本是在台十七線西北邊的大族寮建壇為民眾服務,但因下雨積水,才遷至海尾。
如果看日治初期的地圖,還沒有漢寶園這個地名。現在的萬興排水溝,過去是舊濁水溪的出海口。漢寶園這地名,可不是有麥當勞之後才取的。這裡原名溪底,後來改稱漢寶園,指漢寶的旱田。
那誰是漢寶呢? 光緒三年(1877年),台南鹽水有黃姓墾戶入墾這塊無人開闢的荒地,分別在南北岸建立了聚落,南岸為加走與鹽埔,北岸則是漢寶園。而漢寶則是墾首的名稱,集合在一起就是漢寶這墾號所經營的旱田。
因為漢寶地區面積很大,再加上日治時期設移民村,有不少家族是從其他地區移民而來,所以這裡的姓氏非常雜。前三多的姓氏,分別是從大城、芳苑草湖及崙尾遷來的陳姓,所以堂號並不相同。
第二則是許姓,來自福興及大城。而第三名的洪姓,則是從芳苑嶝山移民而來。因位在濁水溪下游,也歷經水域的多次改道,所以有不少小村莊消失,居民遷村,而成就現在的漢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漢寶地區的古厝不多,在台十七線上看到這間 江夏堂 應該是姓黃。
在鹿港駐村期間,去了兩次漢寶。一個地方會在短期去兩次,除了自己家或上班地點外,讓人難以想到原因。或許漢寶小白是我在鹿港遇到最聽話,或說唯一願意聽我說話的狗狗,所以在要與彰化海線道別之前,也特地前往漢寶和小白說掰掰。
會遇到小白,是要騎去漢寶濕地時,看到一個名為臺灣漢寶園濕地生態文創教育園區,覺得生態和文創有點兜不攏,好奇過去看看。不過內部像是沒有在營運,只看到不少You Bike擺在那,我還以為這裡成為自行車回收場。在查資料時發現,彰化收了不少台北不要的You Bike,但我不清楚為何漢寶園放這麼多。
對漢寶園雖然一頭霧水,但有發現這裡有在強調愛護狗狗這件事,牆上貼著不要餵食園區內狗狗的標示。可能鄉下地方野狗很多,遊客來這邊偶爾會拿東西餵狗吧!?而讓這裡成為狗園(我猜的)。看著標示發楞時,乖的白狗狗靠近我。旅行時遇到可愛狗,我只好坐在地上,跟她玩了起來,希望下次經過小白還記得我。(我因為戴隱形眼鏡,眼睛紅紅,可是小白你為什麼要閉眼睛阿)
有跟小白約定好,離開前會去跟她,即使這只是我單方面表白,但我還是得遵守約定。因此,離開前再跑一次漢寶園。還很擔心小白不在那,但接近園區時,看見門前那熟悉的身影朝我跑來,突然有些不捨。我知道鄉下的狗貓都很不好過,希望小白可以好好的,做漢寶最可愛的狗。漢寶的福德正神也有百年歷史,希望土地公能保佑小白。
剛好這陣子,芳苑一處私人文蛤養殖場吸引了不少觀光客到這魚塭之地,感到好奇的我,難得到打卡景點走走。如果沒有網路上的經緯度,要找到這塊像是狹小畸零湖的粉紅天地是件花時間的事。當然,假日的人潮,就另當別論。
即使有了精準座標,我還是經過它一次,在回頭尋找後,才發現它。覺得要拍這彩虹湖,時間要抓對,尤其不能在大雨之後,那粉紅會被稀釋掉。還好我在大雨來襲前,先拍了幾張,才能抓到粉色畫面。造訪完濕地回來想再拍,粉紅就不見了,還我泡泡啊!!
水池會便粉色是因為漁民在池水裡,添加了光合菌和有機質,與水產雜料、豆魚粉及米糠等一起發酵。光合菌起了作用後會讓池水變成粉紅色,同時會成為文蛤的餌料,成為它成長的主要來源。雖然這成為一個打卡景點,但要記得這裡會有這麼多魚塭(其實不只是養魚),與彰化沿海地層下陷,土壤鹽化不適合種植有關。
領略過新聞媒體冠上的粉色摩西後,往海岸走,那裏有生態豐富的漢寶濕地。海堤上鑲嵌的意象,提示了訪客漢寶濕地幾個重要的景象,包括海牛與蚵 及鳥類觀賞。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國家級濕地這個概念,雖然學者與民眾都知道這片溼地所擁有的極珍貴性,但這片溼地因為卡在之前國光石化案延宕(現已撤案),再加上一些認知上的問題,遲遲無法在名單之類。
這其實有點可惜,因為不是生態專家,我不清楚早晚登錄對濕地影響會有多深。不過漢寶濕地為一個面積廣大的潮間帶,再加上高達五公里的潮差,這樣的數字讓我覺得這裡真是具廣度與深度啊!有看到幾則有關綠能光電
看其他部落客的提醒,要前往漢寶濕地須注意潮汐時間。那天潮退大概是在早上八點,可是我抵達濕地時,通往海的道路已被淹沒,只能站在岸上欣賞竹筏飄,水筆仔微露頭的模樣。再加上一陣滂沱來襲,讓這畫面看起來有些失落。過去曾有遊客受困於沙洲,我也不免被海巡多看幾眼,畢竟我如果走下去,不是被困在失落沙洲上,就是隨海浪漂行了。
前有提到舊濁水溪北邊為漢寶園,南岸為加走與鹽埔,但現在於地圖上已看不見這兩個地名,而從老地圖來看,這兩個地名也只出現在日治前期,甚至在後期只剩下漢寶園這個地名。
實際上,這裡過去被稱為牛埔頭。當中,又分成幾個聚落,由北而南分為別牛肚溝 土壟溝 牛埔頭 與新街。北方的牛肚溝,看地圖應該為過去加走與鹽埔的位置,現在戶數不多,但有幾間裝飾頗精美的古厝(可惜最漂亮那間,主人不允許拍)。這裡堂號為榮陽堂,不知道是姓鄭,還是姓潘?
在新寶的老地名中可以看到牛埔頭 牛肚溝,都與牛有關,可想見當時這片舊濁水溪經過的土地,居民可能以放牧維生。而牛肚溝就在舊濁水溪旁,一種說法是舊濁水溪又稱為牛肚溝,另外一可能則是牛肚溝為村民,而後濁水溪才又稱為牛肚溝。
牛埔頭為現在新寶人口較集中處,據說過去牛埔頭位置在現在東方,是個地勢較低的地方。而地勢較高的牛埔頭,則是村民放牛吃草之處。有一次村莊淹水,居民爭相往高處跑,最後選擇在牛埔頭定居。聽完這故事,我只想問那 牛牛們呢
牛肚溝(也就是新寶較熱鬧的地方)似乎比上面的漢寶更有老街的味道,雖然沒有南方的王功這麼濃厚啦! 記得紫雲衍派是什麼姓氏嗎? 新寶有60%為黃姓,堂號有紫雲與江夏二種,是不是與線西很不一樣呢?
在新寶國小旁邊有一整排建商所蓋的透天厝,但很少人居住,細問原因,原來這是九二一地震後,原民會協助原民受災戶購置的住宅。當時開辦原住民貸款信用保證,建商在新寶村建造240戶的三層住宅。總覺得原民會的選址也滿奇怪,似乎沒有考慮到部落的環境特性。再加上地處偏僻,就再轉手拍賣,或者持續荒廢。
看保順宮所在位置,應該是後期才尋地所蓋。在未見廟前,村裡供奉著吳王爺,與趙府元帥,後來才增祀了保生大帝。建廟以後,保生大帝坐主位。在醫藥不發達的年代,據說醫治了不少求治癒民眾的疾病。
剛好看到一位阿伯,開著一輛小貨車經過廟前,覺得很有氛圍便拍了下來。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去載蚵呢,因為潮間帶 濕地的關係,彰化沿海的蚵產業極為發達,從漢寶一路到王功,都可以看到居民與蚵的交錯。
新寶村還有另外一個信仰,那就是基督宗教。總覺得遊走彰化海線讓我認識不少基督教系統,之前在塭仔有提到真耶穌教會,那除了傳播途徑迥異於其他系統,在彰化海線勢力也很龐大。而在芳苑新寶澤有基督教恩惠福音會。
同樣不是走天主教外籍神父傳播那個路線,民國五十九年(1970年)蔡長橋牧師夫婦成立了「台灣基督教恩惠福音會新寶教會」。不像許多天主堂為了傳教,鎖定了幼兒教育這塊,吸引信徒。新寶教會則以拯救靈魂的使命,透過教會支持系統照顧弱勢單親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
還有一個名為新村的地方,顧名思義,大家可以猜想。與前面提到的原住民移民很相似。民國六零年代,政府為了要蓋曾文水庫,透過公地放領的政策,讓那些被迫遷村的十幾戶大埔鄉居民,從山邊移居至海岸定居,怎麼一直都是下山的故事呢?
過了新寶村,看到有許多人在剝蚵,就知道王功到了。不像其他地方可能只有單點,從後港開始就可以看到載運蚵的貨車,在旁等待懂手工的人去幫忙。我連種蔥都有困難了,更何況是剝蚵呢? 但好想坐在那車子上,奔馳在退潮的海灘上。
過了這條後港溪,就是王功市區。王功其實滿大的,我自己是不知道它與新寶的界線在哪裡? 總覺得新寶和王功應該要與後港溪為界,沒想到後港溪以北,名為後港的地方,就已經是王功的範圍了。
王功成港其實頗早,居民依海為生。民國五十四年(1965年)政府規劃開發彰化縣海埔新生地,並將當時漁業旺盛的王功列為彰化縣最優先開發的海埔新生地。王功漁港整體於民國五十八年(1969 年)完工,因屬潮汐港。建設主軸在以人工方式疏通挖深現有航道至外海,並在航道兩岸建築堤道,防止海岸流沙飄進漁港。
因為堤道阻止了季風帶來的漂沙,形成穩固的沙洲潮間帶。起初只是建港的方式所帶來的效果,沒想到成為後來觀光客能在漁港體驗潮間帶生態的伏筆。
王功漁港下一次的大建設,則是民國73年(西元1984年)為維護彰化沿海漁港來往台灣海峽船隻安全,所興建的芳苑燈塔。芳苑燈塔不只是年輕,條紋設計也不同於台灣其他純白燈塔,在西部沿海是特別的存在。此外,它也是台灣唯一塔高比燈還要高的燈塔。
應該有些人跟賊賊一樣,剛開始看這段不太明白。塔高就是燈塔的高度,而燈高則是指海平面算起到燈的高度,王功沿海因為地層下陷,所以塔建的比燈照的還更高。
來到彰化沿海的朋友,應該都聽過「蝦猴」這名字合併了另兩種生物的潮間帶小蝦物,但它學名其實叫螻蛄蝦。雖然保育區這樣畫,但蝦猴跟猴子沒關係,它前面其實長得像螻蛄。蝦猴僅分布在雲林到苗栗沿海,而以王功和伸港最多。蝦猴幾乎終生待在洞穴裡,不過人們很喜歡把它灌出做海產吃。
在鹿港街上可以看到不少賣炸蝦猴的攤位,過去有些漁民會使用馬達抽水機灌蝦猴,與過去傳統方式不同。這樣大量捕捉蝦猴,成為蝦猴日漸減少的一個因素。因此,政府在伸港設兩個,王功設一個保育區,甚至設有巡守隊,但蝦猴依然大幅度減少。
學者考究原因,認為這與環境改變和彰濱工業區開發,導致海岸流沙增加,蝦猴族群南移有關。滿好奇這樣會不會過沒幾年,蝦猴產地就變成在台西至口湖這範圍。這似乎與保育區無關了,沒想到解決了一個問題,還有另一個更結構性的問題在後頭。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雖然依舊隨風所欲在行旅中,也依舊嘗試不同面向的書寫與創作:旅行、地方、音樂、影劇、藝術、展覽、舞蹈,歡迎👏私訊或mail邀約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