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4個進修部工讀生之二:身心傷痕累累的叛逆青年

2022/06/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三個工讀生「恩」,則是個謎樣又令我擔心的年輕人。「原」工讀二年畢業,一直找不到合適接替工讀生,另一個單位同事推薦跟有禮貌的「恩」談看看,面試時,發現大一升大二的「恩」確實彬彬有禮,有著與年齡不相襯的客套,因為一時間實在找不到人,決定錄用。

靠小聰明應付了事的「恩」

「恩」靠著小聰明,做事快速但隨便,每天早上、下午會消失半小時,如果打line找人,他會說在上廁所;左耳時常戴著耳機,只留右耳聆聽,時常得叫他好幾次才會有回應,單位裡電話響也不太會幫忙接聽。

如果詢問:「什麼什麼東西弄好了嗎?」若尚未開始動手做,他會立刻反駁說:「我沒有接到這個工作指令。」就算同事在場證明我有交代過,他仍是死命否認,害得我必須在單位LINE群組上留下指令,或者用便條紙白紙黑字條列式寫下工作項目、完成期限,證明有交代要做這些事。
同事坐在「恩」旁邊,每天看他快速草率完成當天工作後,就陷入我行我素的忘情狀態,愈看愈不對盤,好幾次向我反應:這個工讀生有問題,要求換掉。
斷斷續續從「恩」口中隱約知道,在南部高中念第一志願,出身大家族,父母親管教嚴格,妹妹表現優異,父親脾氣暴躁,動輒丟東西打人,叛逆的他和父母對峙,大學沒考好,離家來到中部讀進修部,自食其力,半工半讀。
身為媽媽的我,感覺得出來「恩」是個身心皆受過傷的孩子,時常利用同事不在或提早下班時間,和他聊一聊,試著想引導他。
然而,「恩」每天上午、下午固定消失的習慣,並未調整,一樣對我和同事交代的工作應付了事,暑假前工作量減少,工讀時數跟著減少,「恩」假日到服飾店打工,得知他服飾店工讀時數可以增加,建議不妨改去服飾店工作較適合,顯然他也覺得可行,工讀一年便離職。
「恩」工作最後一天,特地告訴他,一個人隻身在台中,如果遇上什麼困難,可以找我幫忙。
接任的第四個工讀生「揚」,個性單純善良,有一回無意間提及說,「恩」學長在交接時曾說,平時有在做期貨及股票,還有,右耳因為爸爸家暴受傷重聽,講話要靠近左耳,聽得比較清楚。
終於了解,為什麼上午及下午都消失半小時,原來是躲在廁所投資下單;再者,正常的左耳戴耳機,靠重聽的右耳接收工作場所電話聲、我及同事交代工作的聲音,一心多用,難怪,很多時候都沒聽到我們在叫他。而我們,居然相處一年不知他有重聽,是因為自尊心強不肯直接告知重聽嗎?

「恩」離職彷佛昨日,算一算,如果順利的話,他去年就大學畢業了,這3年來,不曾和我們聯絡過,希望他已經療癒受傷的心,不要那麼投機。

陽光大男孩「揚」

第四個工讀生「揚」,人如其名,是陽光大男孩,大一升大二來到單位當工讀生,今年即將畢業。「揚」來自無殼工人家庭,上有一姊、下有一弟,他不想辦就學貸款,念進修部學費只需要日間部一半,且能夠工讀賺生活費,認為只要自己肯學,念進修部一樣也能學到東西。

「揚」家庭關係緊密,父母關心孩子,一家人一起節省及打拚之下,在他畢業前夕,父母終於買了房子,希望他大學畢業,當完兵,能夠順利就業。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知秋
知秋
已從媒體轉行,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