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心得│家政夫三田園(家政夫のミタゾノ):你說我抱著壞心做好事?哎呀,真是不勝惶恐
迪麥
迪麥

影劇心得│家政夫三田園(家政夫のミタゾノ):你說我抱著壞心做好事?哎呀,真是不勝惶恐

迪麥
2022-06-1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一直久聞男扮女裝家政婦的大名,然而家裡沒有第四台已久,終於在friDay影音跟播第五季的時候看到了,為我帶來不少歡樂。等on檔更新的期間,我決定從第一季開始重看,三田園薰馬上成為我這陣子最喜歡的暗黑偶像。(哈哈哈)
三田園好可愛~
這部劇對一般觀眾來說有幾個門檻要跨過:
  • 要接受女主角的顏值和古怪
  • 要能接受惡搞、誇張的劇情
  • 熟悉日本的笑點
幸好我不是外貌協會,加上我正好喜愛B級趣味(舉例來說,我喜歡《東成西就》更勝於《東邪西毒》)。即使理解日本笑點上有語言、文化上的障礙,回追PTT日劇版的live推文裡有很多高手補充笑點,正好可以學習日本娛樂文化。對我來說,上述門檻反而是這部劇吸引我的魅力,甚至從中感受到某種更深沉的趣味,待我一一道來。

絕對不是抄襲,是致敬

劇名《家政夫三田園》另名《男扮女裝家政婦》,日文劇名為《家政夫のミタゾノ》,讓熟悉日劇的朋友很快就能聯想到松嶋菜菜子主演的《家政婦女王》(日文劇名為《家政婦のミタ》,直譯為「家政婦三田」)。《家政婦女王》於2011年首播,創下收視率高峰,主角三田是冷血又專業的萬能家政婦;而《家政夫三田園》把這個設定翻轉性別再把專業萬能的程度發揮到極致。被認為最惡搞的第二季還甚至在片頭開宗明義地說,一旦被懷疑抄襲的時候就厚著臉皮地說:「我是尊敬他,並向他致敬」。
《家政夫三田園》由男扮女裝的家政夫三田園(松岡昌宏飾)做為主角,以一季八集的單元劇體裁將雇主家庭各個擊破(?)。三田園會於每集片頭與觀眾做引言,並在故事後半以一個彈指暫停時間,再度針對該單元內的事件進行家事小技巧複習和反轉結尾的提示。
這樣的結構安排莫非又是敬致1994年開播的經典日本推理單元劇《紳士刑警-古畑任三郎》?田村正和飾演的古畑任三郎也會在片頭為觀眾帶入耐人尋味的引言,並在直相大白之前突然時間暫停,此時聚光燈打在古畑身上,由他為觀眾進行解謎提示。雖然我不是老日劇迷,卻是連特別篇都不放過的古畑任三郎忠實粉絲,2021年年初看到田村正和過世的消息,還讓我感慨歲月、掉了一兩滴悼念的眼淚。
三田園簡直無所不能,專業的家事技巧加上強大的觀察力、力大無窮、各種雜學知識,總是能在千鈞一髮之際解除緊急狀況(當然有很多緊急狀況是他惡意製造的),這種人才當家政婦實在太可惜了,所以有很多時候雇主還把他當成保鑣或偵探使用。
單元劇類型的好處在於劇情沒有連貫性,起承轉合的形式固定,每集建立在「可預期的期待」之中,觀眾無須接受新訊息(家事小技巧其實很多也是類似做法),都可以輕鬆觀看。但也因為沒有什麼連貫性,主角就必須非常突出才能撐起整部劇。家政婦雖然是個有耳無嘴的工作,三田園卻藉由職務之便神出鬼沒偷聽偷看、地毯式調查(包含物理上的意義,他真的連床墊都翻起來)。每次看到他亂翻別人包包、開人家手機、不小心夾帶了重要文書回事務所,我都忍不住失笑。注重細節的偵查能力加上博學的背景知識(或說主角威能),每次總能揭穿表面祥和下的祕辛,達到大破大立的效果。
除此之外,三田園每集都會說的話語、表情也因為不斷出現,製造出一種專屬主角特色的喜劇效果(也就是所謂的哏),甚至後來還出了「不敢當、不勝惶恐(痛み入ります)」的line貼圖。
痛み入ります=itamiirimasu
就如一般推理劇的偵探般明察秋毫,三田園還在外觀上為大家帶來強烈的衝突感:高大威猛的體型(181公分)卻有大和撫子的舉手投足。看起來嚴肅寡言難以接近,卻是愛捉弄人、愛搞破壞,對外表具有自負心(我好喜歡那個微嘟嘴的小細節)。罵他醜女他會生氣,若是有人欣賞他的美麗,還會壓抑內心的喜悅。看起來無所畏懼又萬能的三田園卻特別怕鬼,真是反差得很可愛呢(腦粉)。

男扮女裝是為何?

由於我是從第5季開始回頭看的,已經沒有什麼人特別表露出初見「女主角」的驚訝。然而剛接觸這部劇,難免會有一個問題:「他為什麼要男扮女裝?」
第一季結尾給了一個模糊的答案:三田園原本是名娛樂記者,得罪高層勢力結果害自己妹妹被害死。妹妹的工作是名家政婦,所以他隱姓埋名男扮女裝當家政婦,躲避追殺他的人並且紀念妹妹。
不管這個答案是不是能說服大家三田園之所以有觀察力又無所不能的原因,又為何要男扮女裝當家政婦,理由合不合邏輯已經不重要了,讓他保持神祕反而角色更具魅力,因此在第四季新的家政婦霧島舞被助手小哥村田光叮嚀不要問他的性別,霧島舞反而說出「是男是女都不重要」的台詞。
第一季第3集片尾出現了三田園的男裝,他對於坪田秋枝的溫柔讓我想起古畑任三郎
然而這又讓我思考到,這系列由一名男扮女裝的角色當主角之必要性。如果職業也有性別之分,一說到家事很自然會聯想到這是屬於「女性」的工作。《家政婦女王》裡的三田已經把家政婦維護家裡環境的溫婉形象轉變成冷酷,而《家政夫三田園》更是貫徹本劇顛覆既有觀念的惡趣味宗旨,刻意請到陽剛味重的Tokio鼓手松岡昌宏反串演出,以魁武的身形挑戰女性的溫婉,告訴你所謂社會崇向的「溫婉」是可以演出來的。從一開始就挑戰觀眾的美感及價值觀,並透過種種手段揭露日本人的表面功夫,達到極度反諷的效果。
又比如說第三季第3集就特別拿出日本「忖度」文化大開玩笑。這集三田園要服務的家庭是官房長官內部忠,他以自己有聞一知十的目光為榮,為了成為下一任總理大臣努力揣摩上意,認為只要自己出來扛鍋就會有所報償,然而他因吃到誠實藥(這個設定太鬧了),一直很想說出真心話,只能不斷掩口。祕書悲痛地說:「有想說的事就說出來不好嗎?您的忖度連藥效都壓抑住了!您的忖度心到底是有多強啊?」
在此我分享一下三田園在本集片頭聊的內容,他提到京都的待客潛規則「茶泡飯」。當京都人問來訪的人要不要來碗茶泡飯的意思不是真心留客,而是暗示對方該離開了。日本人很重視讀空氣,有些事不能明講,而是透過觀察判斷做出適當的行動。然而這樣的猜想真的是有效溝通嗎?是否反而加深種種社會潛在規則,妨礙事情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在這個國家,聞一知十被視為美德,也有聽說有人聞一就能知二十、三十。然而也有往錯誤方向思考的人…
前面提到這部劇的入門門檻有三,若是任一無法接受,就會難以理解《家政夫三田園》的魅力在哪。然而在其B級搞笑又致敬《家政婦女王》的單元喜劇包裝之下,我更喜歡藏在背後對於日本禮教、對於偏見和排外思維的自嘲。我不認為三田園是世俗認同的好人,也不認為他是基於好的意圖才故意揭露這麼多家庭祕辛。然而對社會種種的不滿透過摒除偏見的批判,先破壞再重生,就像是執行某種非法正義的感覺,所以觀眾才會看得很痛快吧!
《家政夫三田園》承繼第五季順勢推出舞台劇版,天啊!即使我聽不懂日語,但在連續五季制式的訓練下已經很熟悉劇情起承轉合的走勢,接下來只需要欣賞三田園如何面無表情的「哼」、用小指把頭髮勾到耳後的嬌媚就足夠了~~
好想看現場啊~~
為了日後有機會看現場(?),我是不是要先學日語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迪麥
迪麥
喜歡人類學、流行音樂、戲劇和電影和冷知識,主要興趣集中在亞洲,喜歡從中發散思考些有的沒的。 關於更多我,請看自我介紹篇:https://vocus.cc/article/615e47d8fd89780001b54649
本文發佈於
電影、戲劇、歌曲、創作,甚至是表演者等有深度或沒深度的推廣心得與介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